第二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修仙歸來當奶爸 > 409 念念,等我。
    搭魂橋,開天門。

    重返人間。

    陳曦并不是很關心這個問題。

    他唯獨只關心的一件事,那就是——

    魂鑒。

    據古籍記載,一旦承天效法浮黎鑒全面啟動。

    那么下界的五座圣殿、以及分部各地的十三座聚魂鼎便會在同一時間被激活,從而搭建一座橫跨兩界的超大型傳送陣法,也就是所謂的——魂橋。

    魂橋?

    準確來說,魂橋應該叫做奈何橋才對吧?

    奈何橋邊忘川河。

    上古修行者在橋上踏步漫行,橋下的忘川河里卻流淌著司命玄女的鮮血和冤魂。

    實際上,成為司命玄女并沒有什么特殊條件,只要是女性即可。

    隨著司命玄女逐漸變成一種身份象征,下界的傳承之地這才逐漸添加了一系列的額外條件。

    當然,村子里人人敬重的司命玄女,其實只不過是上古修仙者們過河的墊腳石罷了。

    在她們成為司命玄女的那一刻,地魂就已經被獻給了聚魂鼎。

    哪怕死后,她們的殘魂也會自動飛入聚魂鼎,并以魂體形式儲存于鼎爐之中。

    而這時,司命玄女才會真正迎來自己的悲慘人生。

    因為她們的神魂并未消亡,反而會在聚魂鼎里忍受著無窮無盡的折磨與煅燒,直到魂鑒開啟,方才是她們真正解脫的時候。

    灰飛煙滅,既是解脫。

    ……

    陳曦將古籍還給了姜彥。

    隨后,他卻是一句話也沒說,拱手謝過姜彥后,就默默的轉身走出了姜氏宗祠。

    白虹一直外面等候。

    見陳曦出來以后,白虹便立刻上前想要詢問一下情況。

    但沒想到,陳曦卻是一把抓起他和水湘,然后徑直朝著上京飛了回去。

    陳曦前腳剛走,姜彥后腳便跟了出來。

    可等到他抬頭望去的時候,陳曦的身影卻已經徹底消失在了岱嶼島上空。

    見狀,姜彥的嘴角頓時勾起了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

    陳曦飛的很快,轉眼就回到了上京。

    這一次,他沒有讓白虹和水湘進屋,而是隨意的將兩人丟在胡同里,并用真元將他們控制了起來。

    陳曦剛才走的太過突然,小家伙在院子里找了一圈也沒找到爸爸,于是就自己跑到房間里看齊了電視。

    要知道,陳曦雖然路上沒有耽擱多少時間。

    但這一趟又是找水湘又是找姜彥的,因此還是足足浪費了陳曦一個多小時。

    眼下天色已經徹底暗了下來。

    昏暗的夜空下,后海邊的小酒吧再次熱鬧了起來。

    唯獨這座曾經熱鬧非凡的四合大院……

    此刻依然一片冷清,甚至連庭院燈都沒有打開。

    小家伙早就餓了。

    可即使肚子餓得咕咕叫,這孩子卻也沒有哭鬧著要找爸爸,而是一個人默默的蜷縮在沙發一角。

    偌大的家里,只有大貓依舊陪在她身旁。

    “大貓,你知不知道爸爸去哪里了吖?”

    “喵~喵~喵~”

    大貓發出一連串甜甜的叫聲。

    似乎是為了安慰小家伙,所以大貓便湊到她身旁,然后伸著腦袋在她腿上蹭了一番。

    “大貓你餓了吧?”

    “我也餓了……”

    一邊說著,小家伙一邊摸了摸自己的小肚皮。

    她沒有修仙,自然不會辟谷。

    肚子餓了的感覺,她也已經沒有體會過了……

    “爸爸不在家,我們不能亂跑,要在家里乖乖等爸爸回來給我們做好吃的!”

    小家伙將大貓摟在懷里,然后就像是在給自己打氣一般,嘟著嘴說出了這么一番自我鼓勵的話來。

    話雖這么說,小家伙卻還是會時不時回頭看看床上的秦若盈,然后又轉頭望向窗外。

    外面一片漆黑,只能聽到些許冷風刮過的聲音。

    她那明亮的大眼睛,也因此出現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困惑感覺……

    爸爸究竟去哪里了呢?

    小家伙苦苦等待著。

    終于……

    陳曦到家了。

    剛一踏進院子,陳曦就發現家里黑燈瞎火的,于是便用真元將所有的燈都打開了。

    剎那間。

    燈火通明,流光溢彩。

    秦若盈臥病在床,小姨子自然也不可能逃過此劫。

    喬媛放假回家,老丈人則還在房里閉著死關,對外界一無所知。

    眼下這偌大的秦家四合大院,也只剩下了一個五歲大的孩子還在zìyóu活動著。

    可是她還那么小……

    甚至連燈都不知道去開……

    想到這里,陳曦不禁神色一暗,快步走向了西廂房。

    “爸爸回來啦!”

    燈光亮起的一瞬間,小家伙就興奮的從沙發上跳了下來,然后屁顛屁顛的抱著大貓沖出了房間。

    “爸爸你去哪里了吖!我好想你!”

    雖然才一個多小時沒見,但小家伙對陳曦卻著實思念的緊。

    一方面是因為她怕黑,另一方面當然是因為她餓啦!

    “餓了吧?走,爸爸帶你去做飯!”

    和往常不同,陳曦這回沒有第一時間跟小家伙道歉,而是抱著她直接去了廚房。

    小家伙自然不會察覺這些異樣。

    一聽到爸爸要給她做好吃的,這小東西就瞬間把所有的煩惱都拋在了腦后,然后一臉興奮的騎在陳曦肩上,笑嘻嘻的守著爸爸給她做好吃的。

    很快,父女倆便吃了頓飽飯。

    肚子填飽了,小家伙便又像往常那樣貼在陳曦身旁,然后拉著陳曦陪她看起動畫片。

    但因為生物鐘還沒調整的緣故,所以才不到九點,小家伙就不停地打起了呵欠。

    見狀,陳曦便領著她去了衛生間,然后為她洗漱了一番。

    “洗白白、擦香香,躺在炕頭上……喲嘿!”

    可能是因為心情還不錯的緣故,小家伙甚至還哼起了老師教的小曲兒。

    看她那天真可愛的模樣,陳曦的臉上也終于出現了一絲發自內心的笑容。

    然而……

    這縷笑容卻并沒有維持多久。

    等到陳曦抱著小家伙回到床上,看著小家伙像往常那樣,躡手躡腳的爬到秦若盈身邊躺下后……

    陳曦就再也壓抑不住心中奔騰肆虐的情緒,眼淚頓時流了出來。

    這與修為無關。

    而是他此刻內心最真實的感受。

    為防被小家伙看見,陳曦用幻術擋住了自己的臉。

    “爸爸,你給我講個故事嘛!就一個!聽完我就乖乖睡覺!”

    “好,看在你這么聽話的份上,爸爸給你講兩個。”

    “mua!爸爸真好!”

    于是,陳曦便摟著小家伙,并在她耳邊柔聲講起了一個又一個簡單幼稚的小故事。

    直到小家伙沉沉睡去后,陳曦才終于停了下來。

    他就這么靜靜的看著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

    她們甜美安穩的睡著,沒有什么可以打擾到她們。

    正如陳曦曾經許下的承諾那樣:

    即使天塌了,也有我為你們扛著。

    我是盈盈的丈夫。

    也是念念的爸爸。

    為了盈盈,他不可能讓天都搭起魂橋。

    因為魂橋成型的那一刻,便是盈盈魂飛魄散的時候。

    所以他必須敢在魂橋搭好之前,去天都為愛人討一個說法。

    可是這一去……

    他卻不知什么時候才能回來。

    因為他沒有十足的把握。

    而這,也是陳曦自從回歸以來,第一次去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但是又非做不可。

    陳曦不會無聲無息的離開,所以他要好好陪念念一晚,明天再把一切都告訴她。

    為了救媽媽,所以爸爸必須要暫時離開一段時間。

    念念,等我。

    爸爸一定會回來的……

    ……

    ……

    吶,為了防止大佬們心態bàozhà,打個預防針吧……

    這不是什么虐文,我也沒興趣殺妻證道……

    但劇情總要推進不是?

    總不能整天窩在茶館水日常吧?

    人生嘛,總得有點起伏才是。

    人嘛,只有經歷了才會成長。

    很有道理吧?

    理解萬歲!

    耶!15
真人捕鱼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