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官梯 > 3655:找茬
    按照葉怡君的意思,丁長生晚上去了梁可意家里,和吳雨辰三人一起喝酒,三個人喝的有點多,也忘記了后面發生的事,但是早晨起來的時候,卻發現三人赤條條的窩在一張大床上,丁長生拍了拍腦袋,依稀記起來昨晚發生的事。

    趁著這兩人都還沒醒過來,丁長生小心翼翼的爬出了臥室,然后匆匆忙忙的穿了衣服開門離開了,回到自己家里收拾東西。

    其實這三人中,最后醒來的是丁長生,只是她們都沒動而已,都覺得昨晚玩的太瘋了,現在看看這場景,昨晚發生了什么事,她們內心都有數,除了大罵丁長生之外,再也找不出第二個可以罵的人了。

    丁長生走后,吳雨辰也悄悄起床溜了,當這兩人都滾蛋了,梁可意才長長的出一口氣開始起床。

    有些事心照不宣即可,都說明了就沒意思了,心照不宣是最好的處理方式,梁可意做夢也不會想到自己和吳雨辰還有丁長生會滾到一起去,這事要是傳出去了,那自己這臉就真的沒地方擱了,不但意味著自己的仕途將就此中斷,也意味著自己可能連國內都呆不下去了,所以這樣的事就此一次,再也不能發生這樣的事了。

    本來丁長生想把那輛牧馬人留給鄔藍旗,但是她堅決不要,知道丁長生去哪里都離不開車,所以堅決不要,于是丁長生開車帶著吳雨辰一起上路了。

    吳雨辰坐在副駕駛上,久久都沒說話,但是這么一直下去也挺尷尬的,長路漫漫,開車到合山早著呢。

    “你是不是經常玩昨晚的游戲?”吳雨辰問道。

    丁長生一愣,問道:“什么意思?昨晚不是喝多了嗎,都不記得發生了什么事了,怎么了?”

    “你就瞎扯吧,不過也正常,你這么多女人,要是一個一個來,那得多久才能輪過來一輪啊,所以還是這個方法好,一天晚上就好幾個,多簡單”。吳雨辰撇撇嘴說道。

    丁長生聞言一愣,敢情她不是很在意這件事啊,于是問道:“你什么意思,看你這樣子,好像很享受這樣的過程啊?”

    吳雨辰聞言白了丁長生一眼,說道:“你才享受呢,像你這樣的流.氓才能干出這種事來吧,我看梁可意也不是什么好鳥,你不記得她昨晚多瘋狂了吧,最可恥的是,她居然,居然親我,真是難為情死了,她,她,她怎么能干出這事來,我簡直是小看她了”。

    吳雨辰說這話的時候,臉都紅到了脖子了。

    丁長生大笑起來,說道:“那你的意思呢,你的意思是你我先忙活著她在一旁看著,不參與進來,那等的多難受啊,這樣的事,重在參與,都要參與起來才行吧,不然的話就太沒意思了”。

    “無恥理論,我真是小看了你,唉,我算是完蛋了,要是在幾年前,你要是敢這樣對我,我非得閹了你不可”。吳雨辰說道。

    “你這樣的思維就不行,沒讀過書嗎,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大家一起玩才有意思嘛,就你自己,你不是沒試過,一次就讓你顧頭不顧腚了,睡的和死豬似的”。丁長生笑道。

    “你才睡的和死豬似的呢,你簡直就不是人,怪不得都叫你二狗呢,我看你真是一條狗,一條只知道交配的公狗”。吳雨辰的真性情是丁長生喜歡的,說話不走腦子,想到什么就脫口而出,從不拖泥帶水。

    “是嗎,如果我是公狗的話,那你是什么,不就是小母狗了?”丁長生哈哈大笑起來。

    吳雨辰這才明白自己又掉進了他的語言陷阱里,伸手就要擰他的耳朵,但是奈何丁長生是在高速上開車,她不敢造次,只能是忍著,氣的臉色通紅,但是卻讓丁長生看的心癢癢。

    “算了,說點正事吧,我有個朋友叫杜山魁,他現在一直都在合山呢,你去了之后和他會合,離我不要太遠,但是也不能太近,他的身手不錯,應該能保護你,你和他幫我暗地里查合山的一些事,有什么發現就告訴我,這樣的話,我們離的不會太遠,還能經常見面,好吧?”丁長生問道。

    “嗯,我聽你的,你說怎么辦都行,反正我現在就是賴著你了,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天,你說什么都好”。吳雨辰少有的依靠在丁長生的身邊,丁長生一邊開車,一邊伸手摟住她的肩膀,汽車在崇山峻嶺的山路上盤旋,有時候她在想,什么都不要了,就這樣和他一起浪跡天涯也好,走到哪里算哪里,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搜索關注公眾號:釣人的魚本尊,如果不能更新,將在公眾號更新,新書將在公眾號率先發布。

    有時候也在想,如果沒有過去幾年的糾葛,自己就在他的莊園住下來,現在又是什么樣的情況呢?

    想著想著,她居然就這么睡著了,感覺到了汽車輕微的剎車,吳雨辰睜開了眼睛,發現汽車果然是停下了,在一個高速服務區里。

    “累了嗎,下車歇歇,你這呼嚕打的震天響,我都想睡覺了”。丁長生打趣道。

    “去你的吧,你才打呼嚕呢”。吳雨辰不承認。

    下了車,兩人手牽手走在服務區里,放水吃飯。

    “現在這里到了合山地界了吧?”吳雨辰拿出手機看了看位置,問道。

    “嗯,進入合山了,所以接下來要小心了,我看著已經有人在歡迎我們了”。丁長生淡淡的說道。

    “什么?”吳雨辰不解的問道。

    丁長生朝著窗外的停車場努了努嘴,吳雨辰看到了幾名交警圍在他的車旁,好像是在等著他回去呢。

    “他們在干嘛?”吳雨辰問道。

    “肯定是在等我們回去了,看看能不能找茬,這幾個人一看就是奔著我們來的,你看看他們開的警車,堵住我們的路,從別的地方開過來的,直奔我們的車,一看就是一路跟過來的,或者是這邊有人報告的,反正在接下來的時間里,有人陪著我們走了,這也好,省的我們請保鏢了”。丁長生說道。

    吳雨辰看向窗外的停車場,已經有警察開始隔著玻璃往車里看了。
真人捕鱼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