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永夜君王 > 章二九零 永夜已老
    狼祖獰笑,獠牙上流動著宛若實質的光,慢慢揚起巨劍,道:“我老了?”

    還沒等千夜回答,巨劍就如閃現般出現在千夜頭頂,一劍如開山斷岳,當頭斬下!劍落同時,還伴隨一聲聲雷霆暴喝:“我老了?!”

    “我老了?!”

    “我老了?!”

    ……

    九聲暴喝,九記劈斬,每一劍都如天外飛來,無從閃避。劍重如山,其快若電,無須其它花式,只以力取勝!

    劍法至此,已無須技巧,只須更快更重。

    九劍一出,天地變色,除了看不出神情變化的永燃之焰外,其余大君都是動容。他們完全沒有想到狼祖歸隱百年,甫一出手,就是如此驚天動地。

    九劍剎那斬過,狼祖收劍,徐徐退后。

    千夜凝立原處,劍尖指地,就似沒有動過,只是青金血劍的劍鋒上,出現了九個小如米粒的缺口。

    若不是有這些缺口,幾乎無人能看出千夜已經擋過九劍。

    劍劍硬擋,一步不退。

    狼祖瞳孔急縮,胸口起伏幾下,才慢慢平復,緩道:“好劍法!”

    千夜笑了笑,道:“我有劍法嗎?”

    狼祖瞳孔再縮,不再多說,橫劍當胸,擺出守勢。

    剛剛千夜只守不攻,明顯還有余力殺招在后,狼祖心知若是再出手狂攻,一旦攻不下,那千夜的反擊勢必凌厲無匹。

    千夜卻沒有立刻動手,而是道:“你的先祖之力呢?都用出來吧。”

    狼祖也不多說,一聲沉喝,左手凌空虛點,每點一下,空中就會出現一根圖騰,每根圖騰上都浮現了一個狼人的虛影,剎那之間,整個圣地上空都充斥著蒼茫、古拙、強橫和暴虐的氣息。

    狼祖一口氣召喚出七根先祖圖騰!

    每根先祖圖騰,要么意味著一項強悍能力,要么意味著某一項身體素質的增幅,七根圖騰加在一起,已經將狼祖的實力提升到相當恐怖的程度。

    先祖之力加身,狼祖冷笑道:“就讓你看看,我老沒老!”

    千夜緩緩舉劍齊眉,然后以指撫過劍鋒,青金血劍劍鋒上的缺口就平復如初,然后燃起淡淡緋金火焰。

    千夜看著火焰,徐道:“其實,不是你老了。”

    狼祖放聲大笑,道:“現在才想要改口?晚了!”

    千夜笑笑,道:“先給你看看我的天王之力。”

    說話間,青金血劍高舉過頭,徐徐落下,慢吞吞地向狼祖斬去。

    然而劍鋒一動,方圓百里之內忽起銳嘯,有若鬼泣神號!

    縷縷黑氣,繞上青金血劍劍鋒,讓劍鋒變得若有若無。所有大君一齊變色,永燃之焰都放下身段,撲向千夜,想要出手救援。可是在陣陣鬼泣聲中,永燃之焰的動作變得異常緩慢,甚至比千夜那慢吞吞的一劍更慢!

    狼祖一臉駭然,雙眼都要突出眼眶,兩根長長獠牙更是出現詭異扭曲,仿佛一點都不再堅硬。

    狼祖緩慢轉身,顯然想逃,可是絲絲黑意不知從何出現,蔓延在他身上,讓他的動作變得有若龜爬,還不如永燃之焰快。

    千夜雙手持劍,手也在微微顫抖。世界實在太脆弱,他必須全力控制,才能避免提前把世界結構碾碎。

    這一劍,千夜要將狼祖和他所處的世界空間一同斬為虛無。哪怕有三位大君環侍在側,也無法改變狼祖的命運。

    至于之后怎么逃走,千夜完全沒有去想,此時此刻,他心中全心全意,就只有這天王一劍!

    狼祖已無路可逃。

    危急之際,狼祖一聲咆哮,全身膨脹,體型驟然增大數倍,巨人般的身軀中,沖出七道狼人虛影,匯合一處,變成一個無比巨大的狼人。

    千夜一劍落下,無聲無息斬入巨大狼人身軀。劍鋒所過之處,一切都化為虛無,只剩下片片如霧般蕩漾的黑意。

    狼祖一聲哀嚎,身軀急劇縮小,但終于擺脫了纏繞在身上的層層黑氣,迅速退到三位大君身后。他的面容每時每刻都在衰老,氣息也在不斷下降,似乎隨時都有可能中斷。

    千夜那一劍,將他附身的七個先祖之靈全部斬滅,狼祖受創之重,有生之年都不可能恢復。而且狼祖召喚的都是狼人最強的先祖,這次被千夜一口氣滅殺七個,對整個狼人都是極為沉重的打擊。

    千夜一劍即落,永燃之焰速度就恢復了正常,他出現在千夜身前,自蒼焰中伸出一個拳頭,擊向千夜胸口。

    千夜左手輕抬,將永燃之焰這一拳擋下。一觸之際,千夜臉色驟然蒼白,飄退一步。

    永燃之焰得勢不饒人,又是一拳轟出!可就在這拳將出未出之際,他忽然看到千夜神情,不知怎地心生寒意,遽然后退,一步退回大君中間。

    千夜掩口,輕咳一聲,指間已現一片殷紅。但他絲毫不以為意,手放下時,鮮血已然消失。

    狼祖氣喘如牛,盯著千夜的眼神中充斥著扭曲的仇恨,吼道:“你竟敢在……”

    話說到一半,他聲音忽然啞了,然后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索薩和帕洛奇亞都是色變,沒想到狼祖傷的比想象中還要重。

    此刻他們看向千夜的目光,已是隱隱透著震驚和恐懼。千夜連擋狼祖九劍,戰力雖然驚人,卻總還在理解范圍內。但他方才那一劍,怎么會突然強到那種地步?這種連天地萬物俱要湮滅的一劍,如何可擋?!

    帕洛奇亞和索薩心中,同時浮上一個念頭:他的天王之力,究竟是什么?

    永燃之焰看著千夜氣息開始徐徐攀升,嘿的一聲,緩道:“原來人族又出一個青陽。”

    千夜目光掃過眼前四位大君,除了圣山至尊外,幾乎永夜大半壁江山都集中在這里了。過去如高山仰止般的存在,如今已是平起平坐,甚至其中過半都曾敗在自已手下。

    而這,不過區區十年不到的辰光。

    千夜一聲嘆息,緩道:“黎明永夜,本是世界兩極,但到達至境卻是大不相同。永夜成就大君,就已是一切之終,終生無望寸進。而我人族修成天王,才是大道之始!”

    “永夜之終,黎明方始。所以狼祖,老的不是你,而是永夜。”

    永夜已老。10
真人捕鱼V8 欧洲股票指数 北京11选五开奖 极速赛车公式图片 广东福彩36选7详情 双人棋牌小游戏 股票配资 广州 河南省11选5开奖结果 官方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东北期货配资网 6码倍投哪种方案好 心水一点是什么字 pk10预测在线网页 腾讯分分彩官网代理 产业基金配资比例 湖南快乐十分6选5遗漏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