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其他小說 > 美人持刀 > 第618章 女子有毒
    想到杜克仁就這么死了,蘇落月一陣暗喜,卻又怕他說了些什么。

    但想到自己已經向眾人下過毒,不聽話的話,還有能要挾她的手段,不怕她不聽話,便穩下心來。

    蘇落月強裝驚訝的問道:“大人,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我師叔手段如此陰險,竟然被大人輕易的燒了?”

    “你說的手段是下毒嗎?”莊柔把盆中的水倒入陰溝之中,站起身笑道,“他是下毒了,還煮了三大鍋肉湯,打算今早去賣給百姓吃,還想繼續給百姓下毒。我一看這家伙太壞,就把他扔湯鍋之中煮了個半熟。”

    她抬頭看看天色,忙了一晚上,現在天已經快蒙蒙亮了,便笑了笑說:“那個老毒物,好像全身到處是毒,誰也不敢收尸,我就放火把他連著房子都燒了。對了,你也是玩毒的,這樣燒掉應該就可以把毒都毀掉了吧?”

    蘇落月點點頭,確實任何毒都怕火燒,當然在燒的過程中會產生些毒煙,但只要不是悶在那聞,被風吹散便沒有太大的危險。

    見莊柔的態度和之前一樣沒有變,她有些懷疑杜克仁死的太快,都沒講出什么不利于自己的話來。

    她就捂住胸口說道:“大人,昨天關泉府被下毒,難道是他所為?”

    “我那杜師叔一向心胸狹窄,好殺無辜,這次可能是有人無意中得罪了他,便懷恨在心的向百姓下了毒,真是可怕的人。”

    莊柔只覺得她有意思,不知是不是玩毒的人都這樣,總要擺出一副很好親近的樣子來方便下手。

    她便若無其事的說:“那杜克仁在臨死前,哭著求我別殺他,饒他一命,因為他有件事必須去做,想要尋找到一人才能死而瞑目。”

    “說是他的娘子帶著錢財和祖傳秘籍,跟著野男人跑掉了,扔下了兩個嗷嗷待哺的兩個孩子,和癱瘓在床的老人給他,就這么一去沒了影子。”

    “所以他求我放過他一命,等找到自家娘子時,就要讓她回去。就算是有了外心,也愿意原諒她,只要能回家撫養孩子和老人便可。”

    什么!

    蘇落月大吃一驚,杜克仁怎么能在外面這樣胡說八道,誰跟男人扔下孩子跑了?根本就沒和他成親好不好!

    她的臉色變得漲紅,氣憤的罵道:“他胡說!哪來的娘子,根本就沒有成親,還是一個人!”

    隨即,蘇落月反應過來,趕快解釋道:“大人,你別被他蒙騙了,他只是想騙你把我找出來交給他。”

    “竟然為了尋到我,在外面說這種無恥之話,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嫁給他的!”

    莊柔咧嘴笑道:“我當然不會相信,因為你是他師妹杜水月,而不是他的妻子。雖然杜克仁是你師兄,不是你師叔,就算你殺了養大你的師父偷走毒經,這些都沒什么,畢竟是你們江湖人的事。”

    “更別說,還是一家人在自己折騰,可你們為什么要下山到外面,把無辜百姓牽涉進去?”

    蘇落月睜大眼睛,卻又馬上冷靜下來,身份被識破她也不怕,反正早已經布置了后手。

    莊柔走到廳中拖了條板凳坐下,歪頭瞧著她慢條斯理的說:“你們倆千不該萬不該,不該跑出來毒殺百姓。杜克仁昨天下的毒殺了不少體弱的孩童和老人,罪無可赦。”

    “而你在逃亡的路上,殺了個女子,把她扮成你的樣子,布下陷阱引杜克仁入圈套。加上你師父那條命,兩條命足夠你掉腦袋了,當然一條命就夠你死。”

    蘇落月抬起頭,態度變得高傲,面色冷峻的說:“看來我那師兄和大人說了不少話,不過我殺人那也是被逼無奈,大人真的不能放我一馬嗎?”

    “不行。”莊柔堅決的回道,講什么笑話,關泉府這么多條人命都得要這兩師兄妹填呢。

    見沒有談下去的必要,蘇落月咬了咬嘴唇,“大人,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是假,那應該知道我精通下毒,你們這幾餐吃的飯菜,都被我下了毒。每日不服解藥,就會頭痛不止,直到受不了痛苦發狂撞擊頭部而死。”

    “飯菜之中我都放了緩解的解藥,今早等大家起床時,如果吃不到我做的飯菜,那種滋味可就難受了。”

    她自信滿滿的說道:“此毒是以我血養了十年的毒蛤所練制,普天之下除了我之外,再也沒有任何人能調制出解藥。大人為了自己著想,還是幫我一把吧。”

    聽了她的話,莊柔卻一臉不信的說:“我不信,江湖上不是說內力深厚的人,可以把毒給逼出來。我就不相信,你這毒蛤練的毒,用內力還逼不出來了!”

    蘇洛月冷笑了一下,“大人,那說的可是內力深厚之人,就連我師父有近四十年的內力,都沒辦法逼出我這天蛤神毒,更別說大人的內力了。”

    “除非有超過一甲子內力的高手,但只要一天不服用解藥,大人連半個時辰都撐不住,就會用頭撞擊硬物而死。”

    “有那個人脈,也趕不上救大人這條命啊!”她呵呵呵的笑了起來,給自己下毒裝病弱女子這么久,她自己都嫌累了。

    還是現在好,看不順眼的人,就全給下了毒。聽話的就多留幾天,不聽話的就讓他們活生生痛苦而死。

    毒的魅力不就是在這點,就算武功不高,一樣可以殺死高手。

    看她笑得如此得意,莊柔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頭,“真是讓你失望了,我正好有一甲子的內力,你下的毒當晚就被我解掉了,而秦秋根本沒吃你的東西。”

    “中毒的只有尋常百姓,真心喜歡你的掌柜和蠢貨莊錦而已。掌柜要是死了,你身上就多背一條人命,如果是莊錦死掉的話……”

    “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早看他這樣的無用小紈绔不耐煩了,巴不得早點打發他走。”

    莊柔壞壞的笑道:“所以杜水月,杜姑娘,你這什么天蛤神毒,是想要拿來要挾誰呀?”

    她的話讓杜水月大驚失色,她驚呼道:“不可能!你如此年輕,怎么可能有一甲子的內力!”

    說話之間,她手一揚便撒出股粉末,濃郁的香味撲面而來。

    莊柔邊發動內力,邊迎著粉末往前猛沖,伸手就扣住了杜水月的手腕,用力咔嚓一聲便折斷了她的手腕。

    “啊!”杜水月慘叫一聲,卻從口中噴出根毒針,直刺莊柔的眼睛。14
真人捕鱼V8 陕西快乐十分app 11141期博彩老头 体彩幸运赛车走势图 广西快3和值投注技巧 秒速快三官网hf12vip领先 业绩增长股票推荐 重庆时时果记录3d之家 浙江龙盛股票行情查询 云南快乐十分胆拖投注表 青海快3形态走势图 辽宁35选7结果 2010排三走势图南 浙江11选5选号技巧 南洋股份东方财富股吧 江苏十一选五前三直选走势图 体彩河南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