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大國重工 > 第七百九十一章 馮嘯辰的底牌
    在場的官員們都是認識馮嘯辰的,也知道這位裝備公司的總經理在發改委領導的心目中有很高的地位,屬于發改委手上的大殺器,經常可以用于解決一些棘手的問題。此次韓宏隆重推出馮嘯辰,顯然是又打算要布一個很大的局了,大家不由都有了一些期待感。

    “剛才邱部長說了,我們新建的那幾家大型煉油廠,用的是中東石油國家提供的建設資金。這幾家煉油廠投產之后,生產情況良好,到目前為止上繳的利稅已經相當于投資的70%。此外,這幾家煉油廠還為國民經濟各部門提供了大量廉價的國產成品油,為國家節約了大量的外匯,為企業降低了生產成本,這些也是應當計算在煉油廠的收益之中的。綜合各項收益,可以這樣說,發改委用于建設這幾家煉油廠的投入,已經全部收。就算這是別人給我們設的一個套,我們也已經從套里鉆出來了,并不存在無法解套的問題。”馮嘯辰首先向眾人匯報道。

    “你的意思是說,現在這幾家廠子就可以關門大吉了?”邱建興沒好氣地嗆聲道。

    馮嘯辰笑道:“最糟糕的情況也不過就是關門大吉,這項投資至少可以算是不賠不賺的。”

    “哼!”邱建興只能用一個鼻音來表示自己的不滿了。馮嘯辰這話簡直就有些耍賴了,但他還真沒法反駁。我從國外借了錢,建了廠子,現在錢都賺來了,國家沒有任何損失,還白白落下三家工廠,你能說啥呢?

    馮嘯辰的目的,也就是惡心一下邱建興,見老頭不吭聲了,他便轉過頭對眾官員說道:“剛才的話,其實只是開個玩笑。這幾家工廠技術先進,產能充沛,怎么可能關門大吉呢?目前中東原油的進口價格是每桶45美元,我們煉油依然是有收益的。即使到下半年,油價漲到60美元,只要國民經濟各部門需要成品油,我們就不可能讓煉油廠關門。”

    “如果國際原油價格無法打壓下去,那么國際成品油價格肯定也要上漲,咱們自己煉油依然是比進口成品油要便宜的,甚至還可以通過出口成品油來獲得利潤。所以,這三家煉油廠的建設,是沒有任何問題的。”王振斌替馮嘯辰做了一個注解,順便也給邱建興的墳頭添了一鍬土。

    馮嘯辰向王振斌點了點頭,以示贊同他的話,接著說道:“事實上,我們在幾年前引進中東資金建設這三家煉油廠的時候,就已經考慮到了國際原油漲價的風險。在當時,發改委領導深謀遠慮,在資金非常緊張的情況,拿出了幾百億用于支持研發石油替代技術,就是為了應對今天的局面。現在,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們國家的煤炭制油技術已經比較成熟,具備在一定程度上替代石油的能力,這就是我們與中東油霸議價的底牌。”

    “什么?煤炭制油!”

    在場的多數官員都瞪圓了眼睛,只有少數事先了解過一些情況的官員表現得較為淡定。財政部的那位官員詫異地問道:

    “馮總,煤制油的項目,我們財政部也是給予過支持的。不過,我聽說煤制油的成本一直居高不下,所以缺乏經濟上的可行性,怎么,現在你們已經把成本控制下來了嗎?”

    馮嘯辰說:“我們的確已經把成本降低了一半有余,不過相比原油價格,依然是偏高的,煤制油的經濟性還存在問題。但是,如果油價繼續上漲,達到60美元,煤制油的成本就相對更低廉了,屆時使用煤制油,要比進口原油更經濟。”

    “也就是說,你們裝備公司是最盼望石油漲價的。”來自商務部的司長徐振波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道。

    “徐司長把我們想得太自私了。”馮嘯辰假裝不悅地說,其實他與徐振波也是老朋友了,知道對方這樣說只是一個玩笑而已。他解釋道:“我們只是預先做個準備而已。如果油價不漲也就算了,如果油價繼續漲下去,我們就可以啟動煤炭制油的項目,用來替代進口石油。有了這樣一個底牌,中東那幾個國家要漲價的時候,也就需要掂量掂量了。”

    “原來是這樣。”guózīwěi的官員笑道,“我就說嘛,發改委韓主任這么睿智的人,怎么可能會掉到人家設的套子里去呢。原來韓主任早就有布局了,反而是把別人給套進去了。”

    此言一出,大家都忍不住去看邱建興的臉了,這尼瑪就是紅果果的打臉啊。邱建興的嘴張了張,想說點什么硬氣的話來還擊,卻又找不出合適的說辭,最關鍵的是,他發現全場的人沒有一個是站在他這邊的,他就算是有再多的道理,沒人捧場也是白搭。明白了這一點,邱建興也不想再呆下去了,他氣乎乎地站起身,也不向眾人打招呼,推開身后的椅子,便向會議室外走。

    王振斌是負責主持會議的,見狀趕緊追上去,低聲問道:“邱部長,怎么,您是有其他事情嗎?”

    “沒錯,我還有一個會,就先走了!”邱建興撂下一句話,便大踏步地向著大門走去。王振斌搶先一步幫他拉開了門,然后眾人便用幸災樂禍的目光看著老頭灰溜溜地離開了。

    “唉,邱部長這人”有人低聲地嘟囔了一句,不過后面的話也沒說出來。

    中國經濟的發展速度太快,像邱建興這樣思維跟不上經濟發展的官員,在部委里并不罕見。有些官員對于自己分管的領域或許是比較了解的,但對于其他的領域就比較陌生了,有些認知甚至還停留在十幾年前甚至幾十年前。

    其實又豈止是官員呢,很多社會精英在年輕的時候思想還是非常開放的,也能夠接受新生事務,等到有了一定的地位,成天忙于各種應酬的時候,接受新信息的機會和能力就都下降了。他們往往拿自己年輕時候的一些觀念來看待今天的世界,卻不知道今天的世界與過去已經截然不同。

    后世朋友圈里許多陳年段子還能夠讓局長、主任們津津樂道地傳播,就是這個道理。相對于90后、00后的年輕人來說,80后都已經算是老頭老太太了

    韓宏制止了大家對邱建興離場一事的低聲討論,把話頭引了正題,說道:“不管國際油價是不是會上漲,我們都已經決定要啟動煤制油項目了。在初期,煤制油的成本肯定是會大于石油的,但隨著建設規模的擴大,技術會愈發成熟,設備成本也能夠大幅度降低,屆時煤制油的成本就可能下降到與油價相差無幾,甚至低于油價。我們目前的考慮,是利用煤制油技術作為砝碼,迫使歐佩克與中國簽訂xiànzhì油價的協議。如果歐佩克拒絕我們的要求”

    “那很簡單,我們會把煤制油技術做成白菜價,讓歐佩克徹底破產。”馮嘯辰淡淡地說道。

    “讓歐佩克破產,這話也就是你馮總敢說啊。”徐振波咂舌說。作為一名長期搞外貿的官員,他是知道歐佩克有多么牛氣的。在今天的世界上,手里握著石油,的確是可以為所欲為的。可眼前這位馮嘯辰,居然放出讓歐佩克破產的狂言,這是太過于自信了,還是底牌足夠硬呢?

    馮嘯辰沒有在意徐振波的評價,他說:“徐司長,我希望商務部能夠盡快地約一下歐佩克方面的人員,說我們需要和他們確定未來一段時間原油供應的保障問題,其中既包括原油的供應數量,也包括供應價格。”

    “這個會談,是以馮總你們這邊為主嗎?”徐振波問。

    “是的,這次會談是以我們為主的,商務部為我們提供一些配合。我們的想法需要向對方通報一下,這也算是先禮后兵吧。”馮嘯辰說。

    徐振波點點頭:“那好吧,我來安排這件事。不過,我可得事先向韓主任匯報一下,既然是裝備公司與歐佩克方面的洽談,我們只負責安排洽談的時間和地點,至于談成什么結果,我們就不敢保證了。”

    韓宏明白徐振波的意思,說:“這件事就交給小馮他們去談吧,徐司長從外事政策上幫著把把關。如果小馮他們談不成,再由你們商務部來談,屆時談判的條件就可以由你們確定了。”

    徐振波苦著臉說:“如果馮總他們沒有談成,我們再去談,恐怕就被動了。不過,我對于馮總的談判能力還是非常相信的,我想,大家也都是這樣的看法吧?”

    他說著,向全場的官員掃視了一圈,眾人一齊點頭附和。馮嘯辰早已是惡名在外,大家都知道他最擅長于與外商zhōuxuán,而且屢屢能夠突出奇兵,讓外商不得不屈服。

    馮嘯辰向大家微笑著示意,接著說:“我們要把這場戲唱好,還需要各位鼎力相助。guózīwěi這方面,我們希望幾家大型石化裝備企業能夠全力以赴地配合我們完成煤制油項目的建設。財政部方面,我們可能需要一些財政支持。還有科技部,能不能配合我們完成一些重大技術攻關任務”

    767e;5ea6;641c;7d22;3010;4e91;6765;9601;3011;5c0f;8bf4;7f51;7ad9;ff0c;8ba9;4f60;4f53;9a8c;66f4;65b0;6700;65b0;6700;5feb;7684;7ae0;8282;5c0f;8bf4;ff0c;6240;6709;5c0f;8bf4;79d2;66f4;65b0;3002;6
真人捕鱼V8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 正规股票配资 三明期货配资公司 吉林快3群98群 股市行情300793 快三甘肃快三一定牛 急速赛车开奖官网 黑龙江6+1技巧 中国福利彩票安装 股票指数是什么意思 宁夏十一选五规则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爱彩 天津快乐十分时时彩 000001上证指数 十一选五走势图安徽省 时时彩软件刷钱 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