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牧神記 >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不能激動(第四更)
    不易神通與太始神通同時爆發,兩種神通碰撞,魏隨風的法力勝過秦牧不知凡幾,而秦牧的太始神通克制不易神通。

    兩者遭遇,這一瞬間時空仿佛完全紊亂,不復存在!

    船上眾人仿佛陷入一種非生非死存在非存的詭異狀態之中,甚至連彌漫在涌江上的迷霧也在劇烈變化之中!

    而那個試圖將鬼船拖回現在的神秘強者也不由得驚呼一聲,加dàfǎ力,努力的將鬼船拖回現在。

    而在此時,兩種神通的碰撞更加劇烈,即便是這等存在也不由臉色大變,急忙松開鬼船,沿著迷霧狂奔,試圖從迷霧中回到現在。

    那神秘強者只看到迷霧外的天地變得極不真實,變得扭曲,如同一重重的漩渦,試圖將他拉入漩渦之中!

    他瘋狂逃竄,然而漩渦旋轉越來越快,迫使他也不得不鼓蕩所有力量,加速奔逃。

    他回頭看去,看到漩渦中心詭異的一幕。

    那里,鬼船上的物質在瓦解,時空在崩潰!

    鬼船上的秦牧、魏隨風以及萬千羽línjūn將士像是變成了一個個人形的能量體,不復存在,但同時又存在。

    “鬼船完了,鬼船上的帝后尸身也完了……”

    這神秘強者眼見鬼船上一片恐怖的光芒爆發,急忙轉過頭來,倉皇逃竄。

    轟——

    耀眼的光芒將迷霧中的所有人和物悉數淹沒、吞噬!

    而那神秘強者也在光芒及體的一瞬,終于逃出了鬼船。

    他驚魂甫定,眼前的一切恢復如常,天地時空不再扭曲。

    他松了口氣,四下看去,只見妍天妃抱著白貓站在江岸邊,含笑看著他。

    “陛下。”妍天妃笑吟吟的順著白貓的腦袋,白貓則炸著毛,口中發出嗚嗚的聲音,死死盯著他。

    那神秘強者散去籠罩面目的神光,露出曉天尊的面容。

    妍天妃目光閃動,安撫著懷中的白貓,笑道:“陛下對臣妾的肉身似乎極為關心,真是諷刺。我生前,陛下不在乎我半點,我死后,你卻如此惺惺作態,甚至不惜以身犯險,得到我的肉身。”

    她突然嗤笑一聲:“是了,陛下并非是關心我,而是想取得我的肉身來威脅我。”

    曉天尊露出笑容,道:“梓潼,朕是想你了,因此才舍身闖入鬼船,試圖與你相會。朕對你的心意,難道你還不懂?”

    妍天妃冷笑道:“化身為人,睡我妹妹,也是對我的心意?賤婦殺我,別人分辨不出,你分辨不出?然而呢?你又去睡絕無塵!是了,你還睡了新地母,那個從元木中誕生的丫頭。你管不住你的下半身!”

    曉天尊柔情蜜意,輕聲道:“梓潼,我只是犯了一個所有男人都會犯的錯誤,你又何嘗不是如此?你與御天尊……”

    “住口!”

    妍天妃面如寒霜,冷冷道:“我與御天尊沒有半點私情!你不是正人君子,他是!我扶持他,也是看到了古神的未來,沒想到你卻將他殺了!然而你也未能挽救古神的命運!你的腦子,長進下半身里了!”

    曉天尊面色有些尷尬。

    妍天妃轉怒為喜,笑吟吟道:“我雖與御天尊沒有任何瓜葛,但是我為了報復你,這些年我也養了一些面首。小七,來見過天帝陛下。”

    她懷中的白貓散去兇氣,慵懶的舔了舔爪子,喵的叫了一聲。

    曉天尊的面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

    “喵。”白貓懶洋洋的向妍天妃懷里拱了拱。

    曉天尊臉色愈發難看。

    妍天妃咯咯笑道:“你謀奪我的肉身,是為了再度牢牢的掌控我罷?可惜啊可惜,我已經借這次死亡,跳出了古神的束縛。而今的我,比從前更加強大。”

    曉天尊面色恢復如常,柔聲道:“梓潼,你我畢竟都是古神出身,這世界容不下我們,我的身份暴露會死,你的身份暴露也會死。所以我們應該放棄成見,相互扶持。”

    妍天妃悠悠道:“等到你再遇到賤婦,再一腳將我踢開嗎?”

    曉天尊臉色一僵。

    妍天妃懷抱白貓離去,笑道:“男人啊——,無論如何,這具肉身是我的肉身,我雖然不太急切,但我的畢竟是我的。我會自己取回來!你別想動歪主意!”

    她的聲音轉冷:“別忘記了,你與賤婦的寶貝兒子殺你之心,還在殺我之上!當心我與他聯手,徹底除掉你!”

    曉天尊臉色陰晴不定。

    鬼船上的光芒散去,秦牧、魏隨風等人站在甲板上,突然一個沙啞的聲音傳來:“我們已經擺脫鬼船了嗎?”

    秦牧循聲看去,只見說話的人是龍伯王,他已經從石化的狀態解脫出來,變成了一個純粹的發光體。

    他還保持著龍伯的形態。

    龍伯是龍漢時代的一個巨龍種族,龍首人身,可以化作巨龍,血統極為古老,傳聞是祖庭的龍脈所化的神龍的后裔。

    光芒組成的宮殿中,八位龍伯化作人形走了出來。

    他們也與龍伯王一樣,從石化的形態中解脫,變成了純粹的發光體。

    不僅他們,船上的所有人,甚至包括魏隨風、上皇帝尸,也統統變成了一團團能量發光體。

    即便是鬼船,也保持著這種奇異的形態,只有能量而無物質。

    這是太始的狀態。

    “這種情況不太妙啊!”

    一位龍伯驚恐的看著自己的雙手,激動萬分,嘶聲道:“我的血肉,我的身體……我沒有肉身了,我的元神呢?”

    他越說越是激動,體內的光芒也越來越是明亮!

    秦牧臉色大變,高聲道:“不要激動——”

    轟!

    那位龍伯體內,能量失控,一股無比恐怖的能量爆發!

    眾人急忙四下飛去,狂暴的力量便將鬼船上所有人淹沒!

    天河轟然炸開,被這股可怕的力量攔腰切成兩段!

    秦牧等人剛剛逃出天河,便被這股失控的能量沖擊得四面八方跌去,秦牧只聽到魏隨風的聲音傳來,叫道:“穩住心神,千萬不要激動!激動的話,體內的能量便無法保持形態!”

    他的話音剛落,鬼船被那龍伯bàozhà沖擊得也變得明亮起來,眾人驚恐無比的看著那艘長達百十里的大船。

    這艘船如果爆開的話……

    轟——

    湮滅一切的能量爆發開來,鬼船徹底化作失控的能量,比剛才的龍伯bàozhà所化的能量波動強大了萬千倍之多!

    眾人心中絕望,這么近的距離,他們根本無法躲避。

    就在此時,一朵桃花飄飄蕩蕩的出現在斷裂的天河上,花枝旋轉,花瓣飄零,一片花瓣如同一個世界,飄零的粉紅色花瓣將這股能量隔絕開來。8
真人捕鱼V8 河北11选五走势图11选5一定牛 在线股票投资 甘肃快3电视走势图 京海策略 多乐彩开奖 宁夏十一选五电子走势图 上海11选5任五 股票技术分析10版 广西快乐十分稳赚技巧 后三 北京快三 黑龙江省福彩22选五 广西快乐十分规律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技巧 时时彩开奖赛车微彩app 银行基金配资业务 福彩3d十位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