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回屋里吧,越來越冷了。”葉風緊緊地摟著大寶貝,微笑道。

    “嗯~”大寶貝聲若蚊啼,嬌羞不已,她都有點不敢看葉風的眼睛了。

    葉風一笑,彎腰一下將大寶貝柔弱無骨的身子抱在懷里,穩穩地朝著屋里走去。

    二樓。

    樓道里鋪滿了禮物。

    這些都是葉風精挑細選的,有口紅、有包包、有首飾……這些東西,加在一起,足夠蘇凝用好幾年的了。當然,最重要的是葉風的心意,夠蘇凝用一輩子的了。

    大寶貝看著這些禮物,大眼睛一下就亮了起來,拍著葉風的胸口道:“葉風,放我下來。”

    葉風看著大寶貝那亮晶晶的眼神,微微一笑,輕柔的將凝凝放在了地上。

    大寶貝就像是放飛了的小鳥,歡快的就跑過去拆禮物了。

    “呀,洛夫斯的口紅。”

    “我喜歡這個面膜。”

    “葉風你看你看,我戴這對耳環好看么?”

    大寶貝舉著一對耳環,笑臉盈盈的問道。

    “好看唄,我選的怎么能不好看呢。”

    葉某人嘚瑟的說道。

    “是是是,我們葉教授的眼光最好啦。”

    凝凝大寶貝笑瞇瞇的,難得的沒有賞他一個漂亮的大白眼,反而是順著葉風的話應和起來了。

    看著大寶貝這開心的樣子,葉風心里也很高興,只要凝凝能開心,他這所有的付出,就有價值。(梅譜:呵呵。)

    這些禮物,凝凝大寶貝興高采烈的足足拆了有半個多小時,葉某人靠在墻邊,一直看著大寶貝,時不時的倆人還得膩歪兩句。

    等把這些禮物全部拆完,大寶貝累的直接坐在了地上,腰酸腿痛的。

    葉風搖著頭走過去,“地上涼不涼啊?快起來。”伸手拉著大寶貝。

    “不涼不涼,讓我歇一會。”

    雖然葉風拉著自己的小手,但是凝凝累了呀,不想動了,要歇一會嘛。

    這時候的凝凝大寶貝,哪有一點往日里女王大人的樣子?更像是依依小寶貝,可愛的撒著嬌。

    家里不是地暖,這大冬天的坐在地板上還行?

    葉某人可不想凝凝著涼,伸出手一下就把大寶貝給抱了起來,摸了摸凝凝的小屁屁,冰涼冰涼的。

    “這還不涼?”葉某人瞪著她。

    大寶貝俏臉一紅,皺了皺小鼻子,“流氓!呸!就知道占人家便宜!”

    葉某人一咧嘴,“我這是關心你呀!”

    “啐,才不是呢,就是流氓!”大寶貝傲嬌的揚著俏臉,滿臉的幸福。

    葉某人挑了挑眉,直接就把手放在了大寶貝的小屁屁上,還不停的捏著。

    “啊~你個流氓!”

    小屁屁突然被襲擊,凝凝驚叫了一聲,胡亂的踢著小腿,焦急的看著葉風。

    這下子,葉某人是真的沒有被冤枉,他這次是真的不折不扣只是單純的在耍流氓了。

    “呀~你放開我!”

    “放我下來!你個流氓!”

    “葉風~葉風~嗯啊~”

    葉某人充耳不聞,一邊抱著大寶貝,一邊揉捏著她的小屁屁,就這樣,把大寶貝抱進了臥室。

    到了臥室,葉風才放過大寶貝,把大寶貝放在了床上。

    才從葉風的“狗爪”中逃出來,大寶貝氣呼呼的就從床上下來了。

    不過一看葉風這樣子,穿著厚厚的狗狗裝,咬他一下吧,也沒地方下口啊。擰他兩下吧,估計也不疼呀。

    “葉風你把這衣裳脫了吧。”

    大寶貝笑瞇瞇的,臉上沒有一點要干壞事的樣子,還主動幫葉風解著身上的扣子。

    “嗯。”

    葉某人對凝凝的“報復”是沒有一點的察覺,這一身穿在身上,他也很不舒服。

    沒兩下,葉某人就把這身狗狗裝給脫了下來。

    “葉風……”

    本來還想偷偷趁葉風不注意咬他兩下的大寶貝,在看到葉風脫了這衣裳之后,頓時心就軟了。

    滿身的汗,身上的衣裳早就濕透了,正黏糊糊的貼在葉風的身上!尤其是頭發,本來葉風的頭發就長,更是出了不少汗,都看出來什么發型不發型的了,就和個雞窩一樣。

    這么冷的冬天,葉風先是出了這么多的汗,又在外面占了這么久,蘇凝都不能想象那種感覺。

    葉某人有點尷尬的看了看自己,“我先去洗個澡吧,身上都臭了。”伸手抓了抓自己的頭發,想弄得梳順一點。

    大寶貝看著葉風那雞窩一樣的頭發,噗嗤一笑,連忙掏出了自己的手機。

    “哎哎,蘇凝!我警告你啊!”

    一看見手機,葉某人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幾個健步就竄進了浴室里,“啪嗒”一下,就把浴室門給關上了。

    見葉風這樣子,臥室里的大寶貝捂著小嘴笑的花枝亂顫。

    葉風這是被自己嚇到了呀。

    葉某人洗澡是相當快的,不到十分鐘他就出來,之前的衣裳肯定沒穿,就穿著睡衣出來了。

    葉某人不著痕跡的看了眼墻上的鐘表,問道:“你要不要也洗洗?”

    大寶貝點了點頭,剛才拆禮物也出了點汗。

    現在的凝凝,對葉風早已經沒有什么潔癖了,兩個人用一間浴室也已經成為了常態。小姨子蘇靈現在算是威脅不到葉風了。(以前寫過這個事情。)

    凝凝去洗澡了,葉風卻沒有閑著,現在是已經十一點十分多了,等凝凝大寶貝洗完澡出來,估計也就快十二點了。

    葉風躡手躡腳的出去了,他還有最后一項活動呢。

    ……

    果然,葉風對凝凝也是相當的了解的了,隨隨便便洗個澡,也得四五十分鐘。

    也直接換上了睡衣,不過凝凝才開門出來,頓時屋里的燈就熄滅了。

    瞬間,雙眼一黑,大寶貝嚇了一跳,心里一慌,本能的就叫起了葉風的名字。

    “葉風、葉風……”

    大寶貝有點怕怕。

    不過突然,幾只蠟燭燃起了點點的燭火。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葉風緩緩地走向凝凝,一邊輕輕拍著雙手,嘴里還還一邊淺淺的唱著這首《生日快樂歌》。

    “happybirthdayyou、happybirthdayyou、happybirthdayyou~”

    沒有音樂,只有葉風簡單的哼唱,可此時此刻,聽在蘇凝的耳中,卻比什么都要動聽。

    當葉風走到凝凝身前的時候,墻上鐘表的時間,也正好來到了十二點。

    “凝凝,生日快樂。”

    葉風笑著,拿出禮冠,輕柔的給凝凝戴上。

    今天的驚喜實在是太多了,大寶貝一次又一次的被感動,此時都已經不知道該怎么表達了。

    嘴角明明掛著笑,可是眼睛里又不爭氣的充滿了淚水。

    大寶貝抿著嘴,再次摟住了葉風,趴在他的懷里。

    過了一會,大寶貝才趴在葉風胸口,聲音不大的說道:“謝謝你,葉風。”

    葉風揉了揉凝凝的腦袋,輕輕一笑,“傻瓜。”

    說什么謝謝?

    這是應該的。

    不過這些話,葉風卻沒有說出來。有些東西,不一定要說出來。有些時候,無言勝得過萬語。

    “走,去吹蠟燭吧。”

    葉風拉著大寶貝的小手,來到了這個大大的蛋糕面前。

    屋里雖然很黑,但是映著燭光,凝凝還是能清晰的看見這個蛋糕上寫的字跡,“凝凝,生日快樂。”

    簡單到不能在簡單的了,可卻令蘇凝無聲的感動。

    凝凝閉上眼、合起手放在胸前,默默地在心底許下了生日愿望。

    “希望他能一直健康、快樂。希望他能一直無憂、無慮。希望他能一直……傻乎乎的。”

    凝凝突然咯咯一笑,旁邊的葉風一頭霧水,等大寶貝睜開眼,“呼呼”的吹滅了蠟燭,葉風才好奇的問道:“許的什么愿望啊?咋還笑出來了呢?”

    “才不告訴你呢,說出來就不靈了。”

    大寶貝哼哼道。

    葉某人一挑眉,“咱們倆誰和誰啊?說出來我聽聽,沒事的。”

    “不要,我不說。”大寶貝咯咯一笑,跳到了一邊。

    “呀,不說是吧?”

    葉風笑哈哈的朝著大寶貝撲了過去,雖然沒有開燈,但是屋里其實沒有黑到什么也看不見的地步呢。14
真人捕鱼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