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其他小說 > 奶爸的肆意人生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你笑我,我就罵你!
    “一個人的精力總應該是有限的吧?”

    “就是啊,我聽說這葉教授最開始不是搞文學的,而是一位數學工作者,他怎么還有這么多時間來研究書法?”

    “別說那些沒用的了,就說下一場怎么辦吧?”

    “還能怎么辦,只能上隸書了!讓老楊上去試試吧。”

    “唉,只能這樣了,但愿他沒有那么變態吧。”

    對岸的大師們終于商量完了,這時候第五只小船也已經緩緩漂了出來。這邊,葉風正神態迷離的喝著第四杯美酒。

    桃花釀!

    在這初冬的季節,能喝上一杯桃花酒,真的是太難得了。那芬芳四溢的花香,甚至就連對岸的大師們都能聞見。

    羨慕啊!

    四杯美酒,他們是一杯都沒嘗到啊!

    而且最氣人的是,葉風這個混蛋每次喝酒還都喜歡吧唧嘴,簡直是故意的啊!

    大師們暗地里一個個的都攥緊了拳頭!

    必須贏!

    這局必須贏!

    小船越來越近,大家能看清旗子上寫的什么了。

    “酒”!

    就一個字!

    楊老直接站起來了,朝葉風道:“葉教授,可敢用隸書一試?”楊老這話說的比上一局的李老還要直接,簡直是毫不遮掩了。

    “有何不敢?”

    葉風大笑一聲,仰脖狂飲,毫不在意酒水打濕了衣襟,臉上也早就濕漉漉的了,甚至還有酒液順著他的下巴緩緩滑落。

    放浪形骸之外,遨游天地無窮!

    此時此刻的葉風,真的進入到了一種絕妙的佳境,那就是……他真的喝多了!

    四杯酒,一杯四兩,葉某人已經喝了一斤半還要多了。說真的,葉風現在還能站起來都是個奇跡!

    葉某人雖然還能站起來,但是也已經是晃晃悠悠的了,左手托著酒杯,右手抹著嘴角,左晃一下,右搖一下,看的眾人是啼笑皆非。

    喝酒喝多了的我們見多了,但是他么的因為比賽老贏而喝多了,還真他么的是第一次見!

    “姐夫,這局我來吧。”

    旁邊的冷妹見葉風站都站不穩了,便起身道。

    “不!不用!”葉某人口齒不清的叫道:“我沒事!給我拿筆來,我還能寫!”

    葉某人晃晃悠悠的,竟然一個沒站穩,摔在了地上,幸好他現在離小溪有點距離了,要不然這下子絕對掉河里了!

    那樂子可就大了啊!

    縱然沒掉河里,可這樂子已經不小了!

    眾人見葉風竟然摔倒了,現場頓時就哄然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

    “這小伙子能不能行啊?”

    “哈哈哈笑死我了,都喝成這樣了?還能寫啥啊!”

    “趕緊回去睡覺吧!”

    “這下子大師們要贏了喲!”

    “能在這種場合喝醉的,這也是一號人物了!哈哈!”

    一時間,不管是賓客,還是蘭家的小輩,紛紛爆笑不已,其中更不乏嘲弄之聲。

    就連蘭家的人都捂著臉沒眼看了。

    “我也是服了姐夫了。”

    “一開始我看姐夫喝酒那么猛,我還以為他海量呢,原來鬧了半天是心里沒點數啊!”

    “曾經,我以為姐夫不靠譜,后來他展示了他那無敵的書法,我又以為見到了希望。可是,姐夫用實力證明了,我對他的第一感覺是多么正確的!”

    “……”

    這邊,冷妹連忙將葉風扶起來了,“姐夫?”

    “沒事兒。”葉風搖了搖頭,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酒杯,嘿,里面的酒竟然還灑多少!

    那邊楊老已經開始寫上了,葉風迷迷糊糊的發了會呆,好像才想起來是在比賽一樣,醉眼迷離的靠在冷妹的身上,左手執杯,右手提筆。

    葉某人靠在冷妹身上,一邊寫字還不忘一邊飲酒,都有不少的美酒灑落在了宣紙上,葉風也毫不在意。

    筆走龍蛇之勢,游龍飛鳳之姿!

    很快,葉某人就將筆一甩。

    真的,他真的是一甩。這大哥寫完之后,也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咋的,反正是把手里的毛筆給扔出去了三米遠,直接掉在小溪里了。

    眾人直接都無語了,這家伙是有耍酒瘋的節奏啊!

    那邊的楊老雖然是先動筆的,但是還沒寫完呢,這邊的侍者連忙就葉風的作品先舉起來了。

    隸書!

    果真是隸書!

    而是是代表了隸書巔峰時期的漢隸!

    對岸的書法家們都呆滯了,看著那滿是酒漬的宣紙上,排列的整整齊齊的扁平字體,大家既是震驚,卻又不太意外。

    很矛盾!

    但是卻又很真實!

    他們其實已經有所準備了,葉風會隸書他們也能接受。但是讓他們震驚的是,你丫的都他么的喝成這樣的了,還他么能寫出這么漂亮的字?

    你丫的拿筆的手不會抖么?

    還沒有寫完的楊老也把筆甩了,也甩進了小溪里。

    不寫了!

    這尼瑪的還咋寫?

    這王八蛋他么的不是人啊!

    你他么的詩詞好就算了,你他么的就算是書法好我也能忍!

    但是,你他么能不能不要兩樣都占了?

    啊?

    詩詞好,書法也好!

    這他么的還能比?

    楊老是氣的胡子都飛起來了!

    他不僅僅是因為葉風的隸書才認輸的,而是被葉風這首詩給刺激到了!

    真的!

    他真的被刺激到了!

    而且不僅是他,幾乎是剛才笑話過葉風的人,在見了這首詩之后,都他么的傻眼了。

    都感覺自己胸口好像憋了一碗老血,不吐不快啊!

    胡院長扯著嘴角,無奈道:“這葉教授真是不肯吃虧的主啊,也就他有這才華了。”

    旁邊的馮老也咧嘴道:“這首《桃花仙詩》,要不是在今天這場合寫出來的,那絕對是一首上乘佳作,可是放在這里我在感覺不太對呢?”{原名《桃花庵詩》,作者唐伯虎。}

    “當然感覺不太對啊,這是葉教授寒顫那些人呢啊。”胡院長看著那首詩念道:“桃花塢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換酒錢。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還來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復日,花開花落年復年。但愿老死花酒間,不愿躬鞠車馬前。車塵馬足顯者事,酒盞花枝隱士緣。若將顯者比隱士,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將花酒比車馬,彼何碌碌我何閑。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見五陵豪杰墓,無花無酒鋤作田。”

    “呵呵,也就葉教授有這功力,硬生生把自己喝醉摔倒的事兒寫的這么高雅,什么花前坐、什么花下眠,那不就是喝多了甩了一跟頭嘛!”胡院長呵呵笑道。

    馮老接道:“那可不是啊,這葉教授的摔跟頭,那能叫摔跟頭么?”

    “哈哈哈!對極對極!”

    倆人相視一笑,反正剛才他倆是沒嘲笑葉風,這詩和他來沒關系。

    不過,現場的很多人可就沒他來這么悠哉悠哉了,他們很多人剛才可都是笑話葉風了!

    葉風這詩啥意思?

    啥叫但愿老死花酒間,不愿躬鞠車馬前?

    嗯?

    啥叫車塵馬足顯者事,酒盞花枝隱士緣?

    你丫的氣人不氣人啊?

    哦,你他么喝多了就叫隱士,我們他么的沒喝多的就是俗人?還他么的若將顯者比隱士,一在平地一在天?

    你丫的這意思是喝多了還挺光榮是不?

    下面這句話就更他么的氣人了,“若將花酒比車馬,彼何碌碌我何閑”,你他么的嘲諷誰呢?

    啊?

    我們的無所事事就叫碌碌無為,你他么的閑的蛋疼就叫悠閑自在?

    這尼瑪就過分了吧!

    當然,這還不是最氣人的,最氣人的絕逼是下面這句“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你他么的喝醉了摔倒了,然后說我們看不穿?

    我們他么的笑了兩聲就看不穿了?

    這詩寫的太尼瑪的欠揍了啊!

    要不是老爺子等人在這呢,葉某人絕對已經被人打死了!

    這個王八蛋嘴太毒了啊!

    這他么顛倒黑白、擺弄是非的手段也忒熟練啊!

    明明是你丫的喝多出丑了,丫的最后在你嘴里說出來咋就成了我們癡癡傻傻了?

    不管是對岸的書法大師們,還是在座的親朋賓客,一個個的都是滿頭的黑線。

    這家伙太他么的氣人了!

    更氣人的就是,他埋汰你,你還他么一點辦法沒有!

    他就罵你了!

    你能咋地?

    你是寫的字比他厲害啊,你還是能寫詩罵回去?

    在這個王八蛋面前,這一群人是他么的連站出來說句話的資本都沒有啊!

    人世間最大的痛苦莫過于此了吧,他罵你,你還聽懂了,但是你他么的罵不回去!

    但是不管咋說,這場又是葉風贏了。

    正好,葉風上杯酒剛喝完,這下子就又來了一杯新的。

    接過侍者撈上來的酒杯,葉某人美滋滋的在小溪邊駢腿一坐。

    仰脖一飲,豪邁異常。

    眾人看著葉風這么大口大口一杯又一杯的喝酒,心里其實還是比較服氣的。

    這一杯就是四兩啊!葉風這酒量可以了!現在還沒喝吐呢!

    不過葉風這一口酒喝下去,立刻臉色就就成了豬肝色!

    尼瑪!

    二鍋頭!

    這杯酒絕對是他么的二鍋頭!

    至少六十度!

    我擦!

    “咳咳……”

    葉某人差點沒噴了,這是強忍著給咽下去了。

    這給葉風嗆得啊,眼淚都出來了。

    前幾杯都是米酒或者花酒,都比較清香,可這二鍋頭滿是酒曲的味道,異常辛辣!

    這一口酒下去,葉某人感覺自己好像已經看見月亮在朝他招手了。
真人捕鱼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