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其他小說 > 奶爸的肆意人生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詩詞正統
    “的確,這首詩的體裁太過怪異,雖是七言,卻不是律詩也不是絕句,古體詩?可又是工整的七言。”趙荒名也皺著眉喃喃道。

    人大中文系的一個教授也道:“這首詩的體裁和紫夜那首《琵琶行》到是有幾分相像,說是古體詩也過得去吧。”

    “確是有些怪,不過……”

    “沒什么不過的,這首詩太過偏門,不是主流大道,我看胡院長沒有說錯,這首詩就憑這一點,就當不得第一詩的稱謂!”

    許多中文系的教授開始議論,這首《春江花月夜》初聽之下,的確令人驚艷不已,但是現在品來,它的體裁的確是個不容忽視的問題。

    要知道,唐詩講究的格律之美是很重要的,不管是絕句也好,律詩也罷,它們都有自己那一套完整的格律,令人一眼就能辨別的出來。

    可這首《春江花月夜》,你說他是律詩?

    不是!

    絕句?

    那就更不是了!

    就說它是一首古體七言詩,都牽強的很!

    看著這一幕,禮堂里的學生們都傻眼了。

    咋個意思?

    剛才這些教授不還都是一個個震驚的合不上嘴了么?

    怎么現在又一個個的開始批評葉教授了?

    “這首詩不好?”

    “胡院長說的體裁是咋個意思啊?”

    “什么古體詩啊?七言?詩歌不就是這樣的么?”

    “葉教授有麻煩了!”

    許多同學不太懂,嘰嘰喳喳的說了起來。

    不過也有懂得同學,就像是學霸孫學姐正皺著眉解釋道:“所謂古體詩,是唐朝之前詩歌發展的還不成熟,是從民間向士大夫文人階層發展演變時候的一種詩歌體裁,不過這種體裁的詩歌流傳于后世的并不太多,到了隋唐之后,詩歌發展的已經成熟,這種體裁也就漸漸的被取代了。”

    旁邊的竇泥萬學長也道:“這種類型的詩歌,雖然在唐朝時候也有,但是現在的專家們認為,這不是當時的主流。現在詩壇的人研究唐詩,大多以律詩和絕句為主。所以說,因為體裁的限制,葉教授的《楚江花月夜》難以問鼎大唐。”

    “而且這首詩,不管是音律還是格調,都極為優美押韻,比之律詩都猶有過之,可卻又不是律詩,的確是怪異的很。”竇學長疑惑的說道。

    ……

    不理會臺下各種的議論聲,葉風只是看著胡院長,淡聲道:“如果這首《春江花月夜》算不得詩歌的話,那你說說什么才是詩歌?”

    葉風開口,場下又靜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胡院長和葉風的身上。

    “呵呵。”

    胡院長冷笑了兩聲,在他看來,葉風現在就是在做無畏的掙扎。

    是!

    這首《春江花月夜》的確驚艷,的確超凡入圣!

    這一點,胡院長也承認!

    但是!

    它先天就有缺陷!

    “我國詩詞源遠流長,綿延數千年之久!自先秦萌芽開始,自《詩經》打下基調之后,詩句以四言為主,多用重詞疊句;后又有楚國地區的楚辭興起,多用六七言錯落,多用‘兮’字,稱騷體。”胡院長中氣十足,講的頭頭是道。

    葉風也不打斷他,淡然自若的看著他,任由他繼續。

    “由秦入漢之際,經過一段時間的民間發展,詩歌興起,至魏晉之時,詩歌成熟,涌現出了像建安七子等偉大的詩人。”胡院長冷著臉道:“隋唐之際,詩風大盛,涌現出了燦若星河的大批詩人,也正是這個時期,絕句和律詩最終定型。而在唐中期,詞定型,晚唐涌現出了一批甚好的詞作品。而至宋元,詞曲大興……”

    “行了行了,你說的這些詩詞發展史,誰不知道?”葉風伸手打斷了他,胡院長說的這些關羽這個世界詩詞發展的東西,和葉風了解到的差不多。

    和以前那個世界一樣,都是先秦啟蒙、兩漢興起、魏晉成熟、隋唐興盛、宋元繁榮……,這沒什么好說的。

    但重點是,兩漢興起這段時間里,詩詞是以一種什么形式興起的?

    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研究明白!

    民間發展?

    民間發展你個二大爺啊!

    胡院長陰沉著臉,自己說話被葉風打斷了,他心里很不高興,“自先秦起,縱觀詩詞發展的整個歷史中,可有你這《春江花月夜》這樣的體裁?”

    順著胡院長的話,趙荒名等教授也都認真的思索了一遍。

    沒有!

    真的沒有!

    歷史上,真的沒有出現過類似的體裁!

    當然,這只是他們自己認為的,葉某人可從來沒有這么認為過。

    “你覺得沒有,那只是你學問還沒有做到家罷了。”葉風輕飄飄的說了一句話。

    頓時,整個禮堂的人都開始懷疑人生了。

    無數雙瞪的老大的眼睛呆呆的盯著葉風。

    啥玩意?

    葉、葉教授剛才說啥?

    他、他說北大中文系的胡力源院長學問做的不到家?

    不到家?

    握了個槽!

    大哥,人家他么是北大中文系的院長啊!

    你他么以為人家是海大吳校長是個教體育的?

    人家是正經八百的文學教授啊!

    你丫的一個搞數學的說人家學問做的不到家?

    膽大包天啊大哥!

    就連趙荒名都差點噴出一口老血!

    大哥,您就算想為自己想為海大找回場子,那您老人家也他么的別胡說八道啊!

    要是胡院長學問做的都不到家,那我們是個啥?在您眼里是不是和小學生沒啥區別啊!

    胡院長都被氣笑了,“我活了大半輩子,這還是第一次聽人說老夫的學問不到家!”胡院長身體挺得倍兒直,嘴角含笑,就像是看笑話一樣的看著葉風。

    葉風也笑了,“您老也不用激動,以前沒人說您,那是您老早沒遇見我。”

    “呵!”胡院長嗤笑了一聲。

    葉風也不在意,站在講臺邊上,摟著自己的寶貝閨女,看著胡院長,看著臺下的所有人,泰然自若。

    “你們不是說這首《春江花月夜》的體裁怪異么?”葉風一字一句的說道:“我告訴你們,這首詩的體裁不僅不怪異。

    “而且,是詩詞正統!”

    此言一發,禮堂里瞬時鴉雀無聲呢。

    一千好幾百人,就這么無語的看著一臉認真的葉風。

    一秒……

    兩秒……

    三秒……

    “哈哈。”

    忽然,胡院長笑了,笑的是那個高興啊,笑的是那個前仰后合啊,笑的眼淚都要出來了。

    “哈哈哈……”

    緊跟著,那些中文系的教授們也都笑了,而且是爆笑。

    此時此刻,看著臺上的葉風,場下不知道有多少人爆笑不止,就連那些記者都一個個的捂著臉笑個不停,估計都該有人笑岔氣了。

    整個禮堂里,瞬間就被嘲諷的爆笑聲淹沒了。

    “他剛才說啥?《春江花月夜》是詩詞正統?哈哈哈哈!”

    “不行了,笑了我了!葉教授果然是搞數學的啊!”

    “我的媽呀,這可能是我這幾年聽過的最好笑的笑話了,還正統,我哈哈哈哈,我不知道說啥了。”
真人捕鱼V8 股票开户最少多少钱k 北京快三怎么玩稳赚 天津时时彩早上几点开始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一定牛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牛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水果走势图 快乐赛车官网1560vip效果 股票k线图入门图解 广东11选5中奖规则 江西多乐彩综合走势图 上证指数20年走势图 广东11选五任5开奖记录 时时彩平台送50 时时乐西餐厅官网 安徽快三遗漏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