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其他小說 > 寵巫紀元 > 第三百九十八章 清冷的光
    浮空島域,是卡刀爾金在遺書中所記載的對這片地域的稱呼。

    在書中記載了這里的水源很少,而且有高玄妖獸鎮守,所以要穿過這片區域要多備一些飲用水。

    果兒在織倫木林的時候,就備了很多水了,從樹洞里的水潭里舀了很多水。

    說來也奇怪,那汪水潭不夠果兒晚上舀了多少,果兒早上醒來時又是滿的了。

    其實果兒也想過接雨水,但是雨水里的影玄元不少,死氣濃重的很,過濾凈化起來太過麻煩,果兒就放棄了。

    穿過這片浮空島域需要至少半個月的時間,卡刀爾金的遺書中標注了一些可以暫時休息的地方,也標注了水源。

    而且卡刀爾金的書中還強調了,卡都淵谷的雨水不能淋,一淋雨準會生病,而且會讓人全身乏力沒有氣力。

    卡刀爾金當初就是淋雨了,但是他運氣比較好,快死的時候遇到了一群垂露兔。

    這也是果兒這些天下雨沒有趕路的原因,一來是為了不想淋雨,二來是那西文如月受傷,三來就是這雨水中有毒。

    果兒知道這里不好生存,但是她如今沒有退路了,只能硬著頭皮走下去。

    根據卡刀爾金記載,浮空島域這里,晚上地上會有一種有毒的爬蟲出來覓食,所以晚上最好不要趕路。

    果兒對照著地圖和遺書,去找晚上需要居住的地方。

    那里是毒云雞的地盤,它們喜歡吃匡葫,當初卡刀爾金是用一包匡葫籽求得它們的庇護的。

    而果兒的羅方里沒有匡葫籽,她也不知道那群毒云雞能不能收留她們。

    但是等果兒順著地圖找到那里的時候,卻發現那里沒有毒云雞,只有一片密密麻麻的匡葫。

    匡葫是一種方形的葫蘆,它們的種子味道很美味,有一股烤雞蛋的香味,花是和蔥花一樣的味道。

    果兒她們剛剛接近那里,就發現那里遍地都是匡葫藤,它們擋住了去路。

    至于傳說中漂亮的毒云雞,完全就沒看到。

    剛剛靠近那里,匡葫藤就向果兒攻擊而來。果兒才發現是自己不小心踩到了一根匡葫藤。

    粉紅色的匡葫藤花朵里,噴出粉紅色的毒煙。

    蘿蘭獸連忙化作盾牌,擋在果兒前面,但是祂的花瓣殘缺了,一部分毒煙噴到了果兒臉上,果兒瞬間就昏迷過去了。

    “咻咻咻……”果兒昏過去之后,蘿蘭獸無力地說了一聲之后,也消失了。

    那西文如月連忙接住往后倒的果兒,手中放出兩根冰刺飛向匡葫藤。

    那朵朝果兒吐毒煙的花朵正中那西文如月的冰刺,發出慘烈的叫聲,那聲音喚醒了周圍沉睡的花朵,一同朝那西文如月吐毒煙。

    那西文如月也知道現在不是逞能的時候,而且天色已晚,周圍的溫度已經降低了。他看不見,只能通過溫度來感知外加的時間。

    多條匡葫藤向是章魚觸手一般襲擊而來,那西文如月背朝著匡葫藤,任由它們攻擊自己的背部。

    那西文如月的背部堅硬得如同玄冰一般,但是在這些匡葫藤的攻擊下,上面開始出現蛛網似的裂縫。

    該死,這匡葫藤到底是什么東西啊?果兒現在昏迷,根本不知道該怎么辦啊。

    喚醒昏迷的人,該怎么辦呢?果兒不是治療系寵巫么?怎么也會中招?治療系的寵巫都這么弱的么?

    那西文如月抱著果兒,一面向后跑,一面躲避著匡葫藤的攻擊。雖然他看不見,但是他可以通過風的聲音來判斷匡葫藤的攻擊,然后躲過。

    即使這樣,那西文如月還是受了傷,本來傷就沒好的他,如今傷得更重了。

    匡葫藤的攻擊很猛烈,那西文如月踩過的地方,地面都被戳破了。

    那西文如月不停地跳躍,來躲避匡葫藤的攻擊。快速的跳躍是畢竟耗體力的,那西文如月很快就體力不支了。

    好在匡葫藤是植物妖獸,只能固定在一個地方,攻擊范圍不廣。

    那西文如月聽著那些攻擊不到他的匡葫藤,松了一口氣。

    植物即使化成妖獸,它的天性還是保留的,比如很少有植物化妖獸可以離開徒土地,再比如木系妖獸都比較怕火。

    怕火?這樣子的話,就比較好對付了。不過現在最要緊的是把果兒弄醒。

    “啪嗒!”那西文如月腳下被一根樹枝絆倒了,關鍵時刻他連忙向地面發出冰柱,以支撐住自己不摔倒。

    然而前方不是平地,而是一條難聞的油溝。

    那油脂如同燒焦的肉一般,那味道有些難聞。

    那西文如月抱著果兒,跌入進了那條油溝。難聞的味道cìjī到了果兒,果兒醒了過來。

    “哎呀呀!這是怎么了?”果兒連忙把蘿蘭獸喚了出來,幫她把那西文如月扶到岸上。

    果兒全身上下都是黑乎乎的油脂,難聞得很,那西文如月也沒有好到哪里去。

    那西文如月被果兒和蘿蘭獸一起齊心協力弄到岸上。他對果兒說了匡葫藤成妖獸的事。

    附近沒有歇腳的地方,而且天色越來越晚,毒蟲和毒霧就要來了,再找不到住的地方,她們這個晚上會很辛苦。

    對于那只變異的匡葫藤獸,果兒決定用火攻。

    這溝里不知名的油脂肯定能燃燒,因為炎雀獸很喜歡這些油脂。

    果兒從羅方里拿出酒壇子,在酒壇子里裝滿了這種黑乎乎的油脂。

    雖然她和那西文如月身上都是黑乎乎的,但是在天空完全暗下來的時候,果兒必須去那片曾經是毒云雞的領地。

    因為在卡刀爾金的記載中,那里有一片水源,還有一個山洞,可以避雨。

    果兒裝了五壇子黑油脂,一想到待會這些酒壇子就得碎裂,果兒心里一陣疼。但是為了生存,根本顧不了那么多了。

    那西文如月帶著果兒再次回到匡葫藤那里,那西文如月把那些裝了黑油脂的酒壇子扔向匡葫藤。

    匡葫藤見有東西砸來,第一時間是把那些酒壇擊碎。小塊石頭砸在身上比大塊石頭更不疼,匡葫藤獸雖然是妖獸但是智商還是有的,可是那西文如月扔向它的,根本就不是石塊。

    (是假章啦。)14
真人捕鱼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