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開個診所來修仙 > 0645章 齊天大圣
    這個動作讓所有的人都為之呆了一下。

    這不是齊天大圣孫悟空的招牌動作嗎?

    孫悟空的金箍棒就藏在他的耳朵里,要用的時候báchūlái放在手心里一吹,繡花針大小的金箍棒就變大了。

    可尼瑪誰的動作不好學,你偏去學齊天大圣掏棒子打妖精的動作?

    談生意講究一個場面,這打架也講究一個氣勢,所以起手式非常重要。

    寧濤想來想去就覺得大圣的掏棒子的動作合適,非常合適。

    他這個動作與大圣變金箍棒出來的動作簡直是一個模具之中刻出來的,很酷。雖然他要救的人是滅心師太而不是紫霞仙子,卻也被這個動作活生生的渲染出了腳踏七色云彩的感覺。

    場面有了,氣勢也有了。

    可是……

    什么都沒有發生。

    “哈哈哈!”笑的不是狐姬,而是武玥,她還補了一句譏諷的話,“寧濤,你以為你是齊天大圣轉世嗎?”

    卻就在這一剎那間,一團水墨煙云般的槍氣從寧濤的右手掌心之中冒了出來,那根繡花針大小的肉中槍,快速變粗變長,一眨眼就變成了一支槍桿兩米,槍頭七寸的長槍。

    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大了,誰的眼睛之中都不缺驚訝和好奇。

    武玥笑不出來了。

    這貨難道真的是……

    齊天大圣孫悟空轉世!

    肉中槍出,寧濤雙腳一蹬,右臂一抖,人與墻便形成了一條直線刺向了狐姬,在他身后留下了一道水墨煙云般的殘影。

    他不是齊天大圣,可是這從掏槍到出槍的一連串的動作和氣勢,那逼格,與大圣相比也差不了多少了。

    出槍,槍就到了。

    槍氣之中赫然有龍形,又隱約又大鯤之影,十分詭異!

    狐姬明顯感受到了強大的壓力,腳尖在地上輕輕一點,身體離地飛起往后急退,手中的孟婆湯刀也就在那一剎那間劈了出去。

    一道慘綠的弧形刀氣劈向了肉中槍的槍頭。

    嚓!

    刀氣崩碎。

    槍勢不止。

    那水墨煙云一般的龍形槍氣擊碎孟婆湯刀的刀氣之后,轉瞬間又到了狐姬的面前。

    狐姬手中的孟婆燙刀劈在了肉中槍的槍頭上。

    轟!

    槍尖與刀刃的碰撞,也是能量與能量的碰撞。

    沉悶的炸裂聲中,孟婆湯刀咔嚓一聲斷裂,一半刀身飛上了天空。

    狐姬一臉驚容,但反應卻不曾遲緩分毫,借著肉中槍上的沖擊力,她的身體躍上虛空,雙臂一展,身后頓時浮現出了一個巨輪形狀的虛影。

    那巨輪置于無常死主口中,上三道,下三道,飄飄渺渺,幻幻真真。

    那口銜巨輪更為巨大,幾十米米高,它一顯現出來,金頂之上好像又多了一座山頭,那陰影遮天蔽日。它的腿猶如撐起天空的巨柱,只要它一腳踏下來,這金頂就會崩塌,地上的人就會被踩成齏粉!

    剛剛才消散的烏云再次出現,云海翻滾,狂風呼嘯。

    《六道輪回圖》,十大兇惡法器榜上排名第七的兇惡法器。尼古拉斯康帝的幽靈船雖然排名比它高一名,可那畢竟是海里的法器,在海中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而它卻與它的器主完美結合,圖畫器主皮,圖既是人,人既是圖,這才是它作為法器的最大威力!神話世界大冒險回到三十年前

    詭異的能量場再現,這處空間被籠罩其中,光線扭曲。

    一些修為淺薄的修真者陷入前世幻境,有的在懸崖邊吟詩,有的在觀日臺上翩翩起舞,還有的仰著脖子發出狗叫的聲音……

    沒有陷入幻境的人卻也不好受,誦經的誦經,念咒的念咒,拼盡一身的修為抵御《六道輪回圖》的鎮壓。

    “裝神弄鬼!”寧濤挑起掉在地上的半截孟婆湯刀,右臂一揮,那半截孟婆湯刀便從肉中槍的槍頭上飛了出去,化作一線寒光,一頭扎向了狐姬的胸膛。

    無常死主的巨壁一揮,撈走了那半截刀刃。

    這樣的攻擊對狐姬來說,沒有半點威脅。

    “這些人要殺你,你卻幫助他們與我為敵。在此之前,我不曾動殺你之心,是你逼我的!”狐姬的聲音從天空中碾壓下來,震耳欲聾!

    寧濤說道“我說過,有些人我在乎,你殺不得。有些人不該受苦,你欺負不得。你要作惡,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只要我遇上了,我都會阻止你。”

    “那你就去死吧!”狐姬一聲怒吼,隔空一腳踩向了寧濤。

    也就在她動腳的那一剎那間,她的身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那巨大如山的口銜巨輪的無常死主。它的撐天巨柱一般的巨腿罩著寧濤的腦袋踩了下來,陰影籠罩,那腳掌就像是一座巖石山丘!

    寧濤持槍而立,口中誦念“我在胎中息,聽聞大道音。”

    當!

    神鐘敲響,大道之音跌宕。

    天空烏云退散,陽光普照。

    那巨大如山的魔神無常死主也散了,什么都沒有留下。

    觀日臺上,那些陷入前世幻境的修真者從幻境之中走了出來,可臉上卻還是一片迷茫的神情。那些苦苦支撐《六道輪回圖》的鎮壓的強人,身上的壓力驟然消失,他們的視線聚集到了寧濤的身上,他們的臉上也是一片茫然的神情。

    就一句奇怪的經文,它何以能破《六道輪回圖》的法術法力?

    而且還一次二次!

    如果狐姬再啟動《六道輪回圖》來第三次的話,這句奇怪的經文毫無疑問會再將它打回原形!

    狐姬真身顯現出來,虛空懸浮,《六道輪回圖》在她身后獵獵舞動,居高臨下俯瞰著寧濤。

    她其實才是最吃驚的那一個。

    其實,答案一點都不難找。

    寧濤修的是天道,在六道之上。他的經文來自《你的經》,那是天道因他而生的經文。你一個六道輪回的法器,怎么鎮得住天道的經文!

    寧濤突然動了。

    一槍刺出,水墨煙云里,人隨槍飛,一槍破空!

    沒人知道這是寧濤從地上沖天而起,還是那槍帶著他在飛。

    可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速度。

    槍動,寧濤與肉中槍便到了狐姬的面前。

    一槍刺出,槍尖刺向了狐姬的肩頭。

    砰!

    突然一聲槍響,一顆子彈呼嘯而來,幾乎沒有時間間隔,槍響的那一剎那間便擊中了寧濤的后背。

    轟!

    槍彈炸裂。

    寧濤的身體斷線風箏一般向懸崖下飛跌下去。入錯新房嫁對人超神話時代

    這個變化太快,以至于唐子嫻和唐天風想要救他的時候,他已經掉下去了。

    “寧大哥!”慈心一聲悲呼,拔腿沖向了寧濤墜落的懸崖,眼淚從她的眼眶之中飄落,一滴,一滴,落地有痕。

    而那槍聲,還在空谷間回蕩。

    人的速度擁有不可能快過子彈,哪怕是追日搶也快不過子彈,更何況是來自黑火公司的qiāngxiè法器。

    開槍的是沙里奇。

    那槍是一戰時期的qiāndàn火統,可只是一個假象,它是一支威力巨大的法器qiāngxiè。此刻,從槍口之中飄散出來的也不是什么硝煙,而是攜帶著死亡氣息的靈氣!

    沙里奇一直在等一個機會,寧濤攻向狐姬的時候,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狐姬的身上,虛空之中無處借力,而直線飛刺的攻擊路線無處躲閃,也更容易擊中!

    沙里奇的槍法在黑火公司那是出了名的精準,這種情況下的偷襲絕無失手的可能。

    成功總是青睞那些有準備的人。

    沙里奇成功了。

    觀日臺上一片死寂。

    “我殺了你!”唐子嫻一聲怒吼,拔劍,就要撲向沙里奇。

    沙里奇手中的火統移到了唐子嫻的方向,槍口也對準了她,他冷笑道“一個kǒngbùfènzǐ,我們共同的敵人,你竟然要為他復仇嗎?”

    這話,他顯然是斷定寧濤已經死了。

    唐天風的身形一晃,擋在了唐子嫻的身前。

    鏘!

    唐天風的飛劍出竅。

    場面劍拔弩張。

    武玥忽然說道“你們這是在干什么?寧濤是我們共同的敵人,誰殺他怎么殺他,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死了!我們不能自相殘殺,我們的另一個強敵還在!”

    她抬手指向了天空。

    狐姬還在。

    可是狐姬并沒有趁機攻擊,她冷笑道“你們這些人啊,你們說我是惡魔,可我狐姬自問比你們這些人干凈。我壞,我不否認。可你們壞卻還要裝好人,你們不覺得惡心嗎?寧濤雖然很討厭,可就連我這樣的壞人我也知道他是一個好人,如果沒有他出手救你們,你們這些家伙又有幾人能活?可你們卻不只想要他的命,還污蔑他的聲譽!更可惡的是,我狐姬殺人從來都是堂堂正正出手,你們卻是背后開黑槍!”

    有的人面慈,做的事也都是好事,可是心里卻藏著很壞的心思。

    有點的人不像好人,做的事也很壞,可有時候卻懷著好的心眼。

    善惡之間有界壁嗎?

    沒有。

    “寧大哥!”慈心在懸崖邊呼喊,淚如泉涌。

    這么多人,只有她為寧濤哭泣。

    吟!

    深淵下忽然傳來一個穿透力極強的聲音,那聲音似龍吟!

    下一秒鐘,一道水墨殘影從深淵之中沖天飛起。

    寧濤回來了,腳踏一團水墨煙云,那煙云似龍形,隱隱藏鯤影。給人一種大圣駕臨的既視感,可他腳下不是什么七彩祥云,而是肉中槍的槍氣。

    槍上的人兒,血流浹背,天寶法衣赫然破了一個洞,可它不沾血,血水順著后背和褲管流下,當空灑落,一滴,一滴,雪地上開出了一朵朵觸目驚心的花。

    /bk
真人捕鱼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