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其他小說 > 借一劍殺人 > 第307章 深情不及久伴
    林玲玲伸出舌頭說:“你說的不對。既然我來到這里,我已經給了你我的生命。如果你想做壞事,你已經做了。為什么要等到現在呢!此外,這里有這么多的眼睛和耳朵。即使我有勇氣開始,也不會有機會。”

    胡說!本心情不好。你最好冷靜下來,本!”她轉過身,拿出梳妝臺上的八個盒子中的一個。雖然林少玲不知道她要干什么,這時他突然明白,玄垣以前奢華的一切一定是框慕容漢賢!烏蘇魯語

    林少林沒有等她繼續,就沖上前去,從她手里奪過木箱。你打算怎么辦?”他嚴肅地說。

    慕容的冷仙女被他的行為震驚了。他皺著眉頭問道:“本想讓你做什么?”把仙露還給賁賢!“

    “仙女露?”林少玲搖晃著手中的木箱,只感覺到里面果汁的紊亂。這的確是一種很好的液體,但恐怕這不是她當時所說的仙女露。他只是想核實一下他的猜想,然后從她頭上拿出一根銀發夾。他把它從木箱里拿出來,發現它閃閃發光,沒有什么不同。林曉玲很驚訝,他的眼睛僵硬,嘴巴咕噥著:“這怎么會發生?我看見他很清楚地改變了。

    慕容漢賢本非常生氣。當他看到他的粗魯時,他非常生氣,直接打了他一巴掌。林少玲被毆打絆倒了。他倒在地上說:“怎么可能呢?”我剛才看見他換了!”慕容漢賢不理睬他的自言自語,從舞臺上拿出一個小木箱。他正要打開它,被林少玲搶走了。這一次,她再也忍受不了了,憤怒地說:“林少玲!別太放肆了!”

    林少玲把木箱放在梳妝臺上。他說:“信不信由你,我只想說一句話。有人故意要把你框起來,把魚從你的眼睛里移開,然后把你桌上的木箱換掉。我不知道到底是哪一個我改變了,但里面一定有毒藥。”

    慕容非常生氣,問道:“你怎么知道的?”

    林少玲說:“我在你的房間里,直到我聽到有人進來藏了起來。”

    慕容心里想,在惡魔的世界里,她冒犯了很多人,那些想傷害她的人總是在那兒。

    林少玲看著她疑惑的樣子,說:“別那樣看著我。如果我想傷害你,我可以早在竹林里開始。為什么要等到現在?”此外,你的武術和你的思想比我高。即使我有任何動機,你也會發現的。你和我一起載著一艘船。如果我殺了你,我能得到什么好處?”

    他說的是合理的。慕容漢賢哼了一聲,說:“小臭氣,美麗,誰帶著船,不羞于說!”嗯,那樣的話,告訴,究竟是誰在背后毒害?”

    林少玲說:“當你說的時候,你可能不相信。我不太相信。當他被魔鬼的皇帝寵愛的時候,他怎么會暗中傷害你呢?”

    慕容急切地不耐煩地說:“本,這是誰,誰在背后殺了這個仙女?”你在那里嘀咕什么?

    “哦!那個人是魔鬼身邊的大師,名叫軒轅。軒轅華…軒轅華是什么?

    “軒轅奢華”?

    林少玲高興地點頭,“是的,是的!是他,是他!我剛才看見他偷偷溜進你的房間,換了這張桌子上的藥水!”

    慕容的冷仙女想:“軒轅奢侈嗎?”他為什么要傷害這個仙女?他的出身確實很神秘,姓軒轅,與軒轅分不開。一看到他就覺得他不是好人。他真的潛伏在魔鬼的世界里,是真的嗎?她看著林少林,看見他咯咯地笑著,自言自語道:“這個傻瓜剛才好像沒有欺騙本縣,但是為什么他對本縣這么好呢?”

    九個鬼怪和竹林換了幾天之后,他們的感情很深。盡管慕容漢賢不斷地責罵他,但他每次都不知不覺地消失了。即使每次見到他,他心里都會感到莫名其妙的親密和溫暖。當他離開他時,他很快就會感到孤獨和孤獨。感覺真的足夠深,可以分離嗎?

    林少玲看見她盯著自己,問道:“嘿,你怎么了?你為什么這樣盯著我?

    慕容轉過臉來,說:“不!我到哪兒去了?”

    一句話打動了林少玲的神經。他嚇了一跳,然后笑了。唉?”你終于改名為“我”了嗎?

    過去,這樣的笑話會給她的對手帶來悲劇性的結局,但在他面前,她心中的憤怒無論如何也無法燃燒。她露出一副無助迷人的樣子,說:“別胡鬧了!這個仙女,這個仙女剛才說錯了,馬失蹄有個絆腳石,誰還沒犯錯誤!好的。你把仙女的所有露珠都打翻了,你說:“你怎么付錢?”

    談到生意,林少玲搔了搔頭。嘿,嘿,是露水。很重要的是,你不記得小人物的生活,少養一匹小馬!”

    慕容韓賢假裝是個豐滿的身材,真的很可愛,臉上微微一笑,然后說:“不!”這些露珠不是普通的東西。它們是來自的精靈泉水的露珠。它們如何與普通事物相比較?

    “那你怎么說?不管怎樣,我去云武峰,我再帶你回來。”

    “哼,說起來容易!云峰離這里很遠。此外,即使你到達,你也可能無法承受。

    聳聳肩說:“那我情不自禁。我現在只有一次生命。我想什么時候去都行。”

    慕容漢賢自然不會再為他感到難堪了。他說:“算了吧,賁賢無論如何都會回到云曉峰那里去收集的。你為什么不跟賁賢一起去?”

    說到出去玩,林曉玲的眼睛閃閃發光。太好了!”林少林忽然想起自己的處境,沮喪地說:“可是現在我們是魔鬼的境界,你不知道,你走后,衛兵沒有像看囚犯一樣看著我。否則你一個人去。如果你告訴魔鬼皇帝知道我要離開,你會懷疑的。”

    “不!”冷仙女慕容立刻反駁說。這個仙女帶你出去,賁賢,看看誰敢說話!”

    “但是,如果惡魔問我,我害怕……”

    “你害怕什么?有個仙女,你怕他會殺了你嗎?”

    “不,只是……”

    “好吧,別那么說話!這個仙女只問你:“你去還是不去?”

    “走!”去吧!當然,無論你走到哪里,我都會很高興陪你。”

    冷仙女慕容對他的心很滿意,臉上掛著微笑。記住,當你出去跟隨這個仙女之后,你不會回答任何要求你的人。你知道嗎?”

    林玲玲反復點頭,然后離開了魔鬼的內殿,慕容的冷仙女走了。

    魔鬼世界里有很多人。在途中,巡邏警衛達到了六批。他們對林少玲的看法是不同的,就像他說的,就像囚禁的囚犯一樣。但是慕容的冷仙女在他面前開路,那些巡邏警衛不敢阻止他。當我到達魔鬼之地的隧道時,我遇到了一位不速之客。玄垣華貴和一名衛兵把守著門,仿佛他們預料到他們會有這樣的意圖,故意等在這里。

    在十步,林琳玲在慕容的冷仙女后面顫抖著說:“他為什么在這里?”太可怕了!”

    慕容韓賢還是很冷靜,輕聲對他說:“別害怕,老實呆在本賢后面,別說話,本賢會處理的!”

    兩個人走到隧道的出口,一群人在停在路的前面。看到他的兩個男人走近,他微笑著說:“哦,xiaojie!”

    慕容瀚賢瞥了一眼前面的衛兵,不敬地說:“師父,您別說話,本賢還沒看見您呢!”你連續干什么?你想找這個仙女找麻煩嗎?

    慕容冷不朽氣勢逼人,玄垣豪華臉微紅,鞠躬道:“xiaojie話重,你怎敢冒犯下xiaojie!”但是這位年輕女士剛剛從外面回來嗎?為什么?”

    “仙女去哪兒了?”你還想讓這個人管理嗎?”

    玄垣很奢侈,也很不舒服,但是他仍然保持著尊敬的微笑:“xiaojie的教訓是,接下來有很多好管閑事的事。但這幾天世界上的人都很亂,到處亂七八糟,如果沒什么嚴重的,錯過還是不出去。慕容漢賢生氣地瞪大眼睛。他不敢多說一句話。他急忙走開,揮揮手說:“別給xiaojie讓路!”

    兩邊散開的人,慕容漢賢能感覺到林少玲在身后顫抖。他抓住他的手腕,把他帶到了隧道電梯。

    沒有兩步走,只聽見軒轅豪華,突然喊道:“等等!”

    林少玲渾身發抖,雙腿無力,不能向前走。慕容的冷仙女回來了,他積極地看著貴族。軍隊教師有什么建議?

    玄垣嚴肅的臉上掠過一絲微笑,笑得很燦爛,說:“我不敢教你,但是魔王命令不要讓這個孩子離開魔界。”

    慕容望著林少玲的眼睛。他說:“哦,太荒謬了。他被本縣帶回,自然屬于本縣。有人關心想帶他去哪里嗎?軒轅是奢侈的,仍然有反駁的意圖。慕容漢賢說:“告訴他把他帶走了。他怎么了?以后讓他去找本縣。到底是什么讓本仙忍不住!”然后,他抓住林少玲的胳膊,走進小屋,匆匆離去。

    離開魔法世界,兩個人同時在電梯里呼氣,無意中瞥了一眼對方,他們覺得對方的手還緊緊地握在一起。慕容突然停住手,像閃電一樣行動。林少玲望著她漸漸模糊的面頰。她的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那感覺就像蜜一樣甜,卻像水一樣蒼白。他悄悄地走近她,用害羞的聲音說:“仙女,你……”你能……”

    他的話是那么猶豫不決,一定有什么不好意思說的,慕容冷不死不禁想象,心一下子跳個不停。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他吐出了他身后的話:“你能帶我去見兄弟嗎?”

    慕容的冷仙女很冷,像一桶冷水從上到下傾瀉下來。當你看到他時,你會忘記你的身份嗎?”

    “不,我沒有忘記。但我真的很想念他。畢竟,我們已經很久沒有見面了。

    慕容靜靜地嘆了口氣,“如果他知道你在做什么,他還能讓你感覺好些嗎?”

    林玲玲低下了頭。即使是兄弟,他也責備我,我沒有怨言。我為他感到難過。我應該向他道歉.”

    慕容冷冷的心微微動了一下。這個仙女絕對不可能帶你去見他!這個仙女是路上的魔鬼,和他面對面,絕對無法避免一場激烈的戰斗!如果這個仙女放走了你,如果你逃跑了怎么辦?所以,你只能呆在這個仙女身邊,沒有地方可去!”

    一個來自蜀山的弟子一大早就來到報社,說北方有十英里的廢墟,那里似乎有幸存者的跡象。

    宣天樂昨晚喝了太多酒,當時沒有表現出異常狀態,但酒是一種反沖。直到第二天中午,他才被敲門聲吵醒。蕭瀟非常焦慮,忽視了37個二十一,大聲喊道:“我們走吧!”然后一只飛腳踢開了門。人群沖了進來,但宣天樂正坐在床上,打哈欠的一半沒有完成,很驚訝地看到許多蜀山門徒闖進門來。

    “你在干什么,你在干什么?”

    朱玉和其他蜀山弟子無言以對。匆忙沖進屋里是不禮貌的,更不用說蕭曉闖進來了。蕭瀟不怕他。他走上前去,把黑眼睛往后轉。喲,你還活著嗎?本xiaojie以為你生氣了。

    喧鬧聲過后,宣天樂興致勃勃地說:“你說的是什么意思?”

    “你是什么意思?”蕭瀟突然轉過頭來,露出了他的眼睛。你知道我們在外面等你多久嗎?”我們擔心你的生活,但你就像一只懶豬*!

    “我……”

    “你是什么?還有嗎?”蕭瀟的口才,只有這兩個字壓得他沒有動力。

    宣天樂撫摸著他的后腦勺,只覺得沉重、恍惚和一絲不醒,“.…我怎么了?你們都站在這里。你在找我嗎?”

    朱宇宮和其他門徒互相看了看。朱宇宮說:“如果你打擾了張門師父的其余部分,門徒們真的很粗魯。請原諒我!”

    宣天岳舉起手說:“嗯,你在找我什么?”

    朱宇道:噢,那是真的。我們最近派弟子四處巡邏,其中一人偶然發現有幸存者的廢墟。

    談話時,蕭瀟把手絹擰好,遞給宣天樂。他只是個活生生的人。你救不了他。你是否需要向你的高級經理詢問這樣一件小事?

    “哦,這個女孩誤會了。“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朱玉看著周圍聚集的門徒,似乎有些顧忌。

    宣天樂擦了擦臉說:“這兒沒有陌生人,但你可以說沒有壞處!”

    “是的!”朱宇道:“我們現在和軒轅別墅分開了,往北走十幾英里就是慕容廳的所在地。我們的弟子在那里找到了幸存者,這兩個幸存者是南宮飛燕女孩和北境的前身。

    “什么?“天上的音樂震撼了,手帕掉在地上摔倒了。提到南宮燕子,必然會提醒玄天騏的人。宣天樂急切地問道:“還有其他人嗎?”

    朱玉看上去有點沮喪,搖搖頭說:“現在不行。當我們到達時,北方的祖先已經離開了世界。只有燕子女孩只有一口氣。

    震驚被蕭瀟取代了。她那雙眼睛很蒼白,禁不住叫道:“爸爸!”

    雖然北蒙正德的真實身份是蕭曉的叔父,但他們多年來一直和睦相處,已經習慣了這樣的說法。即使她知道他的真實身份,他也可以在她的心中。

    宣天樂的心動了一下,看著含淚的眼睛,靜靜地握著她的手,“蕭曉,冷靜!”

    “這不是你父親的死。我怎么才能冷靜下來?”蕭瀟大叫了一聲。他把手放在一邊,站在一邊哀嚎。

    宣天樂的心很柔軟,因為他的親生妹妹還不確定。當這樣的事情發生時,他怎么能冷靜下來?

    朱玉看到這兩個人失去了控制自己的情緒,忙著說:“先生,別擔心。我們派人去尋找。也許軒轅世杰,像一樣,只是藏在廢墟下。你放心,我會派人去搜查的。”

    朱玉的幾個兄弟互相看了看,轉過身,匆匆忙忙地走了,天上的音樂突然叫了起來:“算了!”

    回過頭來看,宣天岳在視野里突然看起來很老,只是聽他說:“我最好親自去做這種事,你在門外等一會兒。”

    朱玉和其他人退出后,宣天樂對蕭曉說:“蕭曉,冷靜下來,我知道你很傷心,但是……嘿,我甚至不能感覺到我的心情。我有什么資格來安慰你?

    蕭瀟看著他,他的眼淚似乎很悲傷。這時,不管男女之間的區別,她都跳到他的懷里大聲哭了起來。宣天樂環顧四周,用心看著蕭瀟。數起來,她是第三次在自己的眼淚里,而且每次的學位都會顯著提高,她越來越不像原來那個專橫跋扈的年輕女士,這就是生活、婚姻。

    他拍了拍她的背,低聲說:“好吧,別哭了,收拾行李,我們去看看。”

    他們一起走到慕容大廳前的別墅。這個地方到處都是傷疤,與現在的別墅毫無關系。當時,慕容山莊赤雪峰山的一場激烈戰斗,使得慕容堂一夜之間從江湖中完全消失了,就像軒轅一樣。

    只有到了這里,我才感到絕望。不比軒轅別墅少。它太大了,很難找到幾具尸體。

    廢墟被一些蜀山門徒稀少地搜查過,但已經整整一個上午了,仍然徒勞無功。朱玉把宣天樂等人帶到了廢墟中的一個地方。這個地區的bàozhà痕跡很清楚。很明顯,他們最近剛剛爆發。朱禹指著腳下的泥土,說:“這就是我們發現飛燕女和北朝前人的地方。”但是玄垣姐姐和林公子,我們什么也找不到。

    說到這里,玄天樂突然想到:“我記得,玄天騏的隊伍和林少林、林少中、北正德、南宮飛燕一起沖向慕容堂。現在只發現了兩具尸體。甚至林少玲也被殺了。“林少玲和林少宗是蕭曉的哥哥。雖然他們很奇怪,但他們的血比水濃。這樣,她在瞬間就不再是孤兒了。這是宣天樂第一次同情蕭曉。他壓抑內心的悲傷,假裝鎮定地說:“林兄有很強的武術能力。即使遇到強大的敵人,他也會輕而易舉地逃脫。“我想他們可能逃過了災難,逃到別處去了。”她的眼睛轉向小曉的臉,她的眼睛和鼻子因淚水而通紅,但現在平靜了許多。她搖了搖頭,微笑著說:“我不介意。不要安慰我。”

    “兄弟!過來看看!”

    不遠處,一聲巨響吸引了人們的目光。有兩個或三個弟子指著一個血跡斑斑的棉布衣服。宣天樂和其他人來了。三個弟子敬禮說:“棕櫚樹,我們在這里找到了這件棉布衣服。玄天樂拿著它,一瞬間渾身發抖,仿佛突然進入了寒冷的空間。

    仔細檢查棉襖,它已經完成一半,只有一個袖子留下未完成。但是它從里到外看起來很精致,手工制作,無縫,填充著高檔純棉,穿起來一定很暖和。棉襖的另一個袖口繡有一朵鮮艷的牡丹花,開得鮮艷美麗。也就是說,刺繡喚起了軒天樂的記憶,永遠不會被遺忘。

    十年前,清明山,

    “啊!姐姐,看它是什么花,多么美麗啊!

    宣天啟仔細回答說:“如果我猜得好,應該是牡丹。”“兄弟,你喜歡嗎?”

    宣天樂有力地點點頭:“好吧!姐姐,看看它有多漂亮,就像你姐姐一樣!唉?姐姐不繡繡花嗎?你能繡這朵花嗎?”

    “這個……”宣天啟有點尷尬。這是非常困難的。我害怕我現在的技術。”

    “沒關系!姐姐,你知道了,你能給我的一件衣服繡花嗎?”

    宣天啟點點頭笑了笑:“當然!”

    回到現實,天上的音樂仍然沉浸在溫暖的回憶中,面頰上咯咯地笑著。宣天啟似乎在日夜工作,在業余時間練習刺繡。這朵花和他哥哥和弟弟當時看到的牡丹花完全一樣。也正因為如此,他不禁落入了記憶之中。但是現在,我感覺不再快樂和溫暖,而是悲傷。棉襖后面有很多血。那一定是宣天啟的生活。他把它抱在懷里,好像她抱著她,淚水灑在她的臉上,沒有眼淚。

    不經意間,他注意到他的內衣袋里有東西。他看了看,那是一封信。當我打開書本時,我看到上面寫著:“天樂,這是我姐姐第一次給你寫信,或者可能是她最后一次給你寫信。”有些事情我在現實中無法告訴你,所以我必須寫這封信,但是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也許我已經死了。事實上,我不是你的親生姐妹。十九年前,我只是一歲以上的孤兒。那時,我的父母和爸爸帶我進來,今天就有宣天啟了。我不是軒轅的血管,也不戴軒轅的頭銜。多年來,我一直奉命照顧你,除了真愛之外,還有一點感激之情。,當我姐姐說這些話的時候不要生氣,因為我妹妹也被強迫了。你和我哥哥相依為命十年多了。我真的把你當作我的兄弟,但這是一個真正的把戲。這幾天我逐漸感覺到我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事實上,我很早就得了絕癥。如果我叔叔這些年沒好好照顧我,我早就死了。現在我病得很重,病情越來越嚴重。我沒有告訴你這個消息,只是因為我不想分散你的注意力。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有好親戚,像父親、母親和叔叔,還有一個真正陪伴我的好兄弟。我對這個世界的經歷感到滿意。經過這么長時間的練習,我認為你的大腦也應該被鍛煉。從現在開始,你應該學會照顧、保護和珍愛自己。千萬不要讓此刻的風毀了你的未來!至于向鞏,你不應該因為他將來做出的任何決定而責怪他。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愿望。因為我,他無法抑制他一生的幸福。他希望他能找到比我更好的伙伴。最后,我的好兄弟把我埋在叔父墓旁。我想陪他的老人一直等他。

    (本章完)9
真人捕鱼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