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穿越小說 > 神雕之顛鸞倒鳳 VIP未刪節全文 > 第227話 真假皇后
    張碧奴卻抱住楊追悔,呢喃道:“要死,上次你偷看碧奴洗澡便該死了。第二书包网:shubaoi.com”

    “那時欺負皇后是個瞎子,所以就……呵呵,抱歉。”楊追悔撥開張碧奴額前秀發,道:“明明知道我在偷窺您洗澡,那時您怎么不說呢?”

    “因為……我怕……”張碧奴盯著楊追悔的臉,捧住它,踮起腳尖吻住楊追悔嘴唇,輕輕吮吸著,正當楊追悔想張嘴迎接時,張碧奴卻松開了,繼續道:“那時碧奴是個瞎子,生死都握在你手里。要是碧奴說破你在偷看我,你說不定會發了瘋將碧奴……羞死了……不說了!”

    “您快可以看到心愛的初彤公主了。”楊追悔感嘆道:“真是不枉此行!”

    “我也很想見她,只是……”

    “怎么了?”

    “我有點怕珧貴妃。你們都說她是壞人,又有個假皇后在,我真的很怕。楊公子,怎么辦?”說完,張碧奴嬌軀貼得更緊,胸前兩團軟肉蹭得讓楊追悔有點受不了。

    感覺到正慢慢,楊追悔忙將思緒引入正軌,道:“該面對的總要面對,而且皇后別忘了還有我在,我不會讓惡人當道,我會讓您重新回到母儀天下的后座!”

    “其實跟在你身邊也挺好,在獨石城是我最開心的日子,每個人都坦率而真誠,后宮明爭暗斗太嚴重了。”張碧奴苦笑道。

    “這個以后再談,先把正事辦好。我有些事想請娘娘幫忙。”

    “說吧。”

    “待會再細說,我們先回去。”

    “好的。”

    和民宅主人告別后,兩人便往回走。

    得知皇后眼睛痊愈,寄寒香并沒有表示什么,不過這兩天她一直都是如此,只思考著如何對付邵元節,對于其他事一律沒興趣,和以前那個風成性的泰豐艷簡直是天壤之別。

    兩天后,他們三人悄然到達京師,暫時住在尚書府。怕徐階知道張碧奴的身份,楊追悔特意幫她買了一頂斗笠,到了廂房才讓她摘下,卻仍蒙著面紗。

    休憩片刻,得知嘉靖隔天又要到景仁宮打坐,楊追悔的計畫已隱隱浮出水面,遂通過徐階與道士藍道行牽線,為扳倒上清宮做準備。

    第二天一大早,嘉靖正在兩名御史以及多名宮女、太監的陪同下前往景仁宮。

    上次因為嚴嵩,他在大殿內大發脾氣,怕驚怒八方神仙,所以決定再次靜心打坐,以表誠心。

    走到景仁宮前,宮女和太監依次站在大門兩側,嘉靖在兩名御史的陪同下走進大殿,和藍道行說了幾句話,他便脫下龍袍,換上道袍,盤腿于蒲團上。藍道行則像上次那樣點燃咒符,咿咿呀呀的念著咒語。

    藍道行施法完畢,正要招來元始天尊,假扮成奏樂道童的楊追悔忽然走了出來,抱拳道:“參見圣上。”

    嘉靖睜開眼看著楊追悔,不滿道:“愛卿怎么此等打扮?”

    “圣上,微臣有要事相告,斗膽懇請圣上,令藍道長屏退眾人。”

    “圣上。”藍道行拱手,等著他下旨。

    嘉靖顯得非常不滿,擺了擺手,道:“愛卿,有事待會再說。”

    楊追悔壓低聲音道:“圣上,有人想要謀朝篡位。”

    “大膽!”嘉靖拍案而起,道:“藍道長,將他們都帶出去,沒朕的命令,誰都不能進來!”

    “是!”藍道行帶著奏樂道童退出大殿,卻有一名道童還站在那兒,一直低著頭。

    “還有你。”嘉靖冷冷道。

    道童抬起頭,不是別人,正是當今皇后張碧奴!

    張碧奴摘下道帽,長發散開,眼泛淚水的她忙跪在地上,道:“皇上,臣妾是碧奴!”

    嘉靖顯得很驚訝,忙道:“這時你不是應該在寢宮,為何會在這兒,還打扮成這樣?”

    “皇上,其實臣妾已離宮好些時日,您在皇宮中看到的根本不是真正的臣妾。”

    “怎么可能?”嘉靖龍軀一震,忙將張碧奴扶起來,問道:“你該不會是和朕開玩笑吧?”

    “圣上,娘娘說的確實是事實。”楊追悔抱拳道:“當初娘娘知道珧貴妃與邵元節要對圣一:不利,所以被人打暈,醒來后便在大牢中,奄奄一息,雙眼也失明了,恰好那時微臣被打入大牢,才救了娘娘。前幾日,微臣帶著娘娘到南方尋求名醫,這才治好了娘娘的眼睛。”

    “邵道長不可能背叛朕。楊過,你說話可要有證據!”嘉靖怒道。

    “圣上息怒。”楊追悔忙單膝跪地,拱手道:“只需請來另一個張皇后對質,便知真假!”

    嘉靖看著張碧奴,又將目光移到楊追悔身上,道:“你憑汁么讓朕相信這個是真的?

    也許她是你找來,存心想挑撥朕與邵道長!”

    “皇上……”張碧奴哽咽道:“春色惱人眠不得,月移花影上欄桿。”

    “你真的是……”嘉靖震驚得說不出話來,目光移向楊追悔,道:“朕現在將假皇后傳來。朕倒要看一下,邵元節到底想做什么!”

    “圣上英明!”楊追悔忙附和道。

    兩刻鐘后,假皇后在兩名太監的引導下走進景仁宮。

    走進大殿,她忙行屈膝禮,道:“臣妾參見皇上。”

    躲在內堂的楊追悔和張碧奴都嚇了一跳,因為眼前這個假皇后和張碧奴長得一模一樣,仿佛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就連舉止和氣質都非常接近。要是沒有先遇到張碧奴,楊追悔絕對不會懷疑眼前這個皇后是假的。

    楊追悔看了張碧奴幾眼,又看著外面的假皇后,實在是分辨不出誰真誰假。

    “春色惱人眠不得,月移花影上欄桿。”背對著假皇后的嘉靖朗聲道。

    假皇后忙附和道:“皇上真有雅興。”

    “你還記得,上次初彤公主是何時吟誦這首詩的嗎?”

    “臣妾最近記憶力非常差,好多事都記不住了。”

    “是去年中秋之時,那時候你還夸初彤才識過人,你難道忘記了?”嘉靖反問道。

    假皇后連忙點頭,頓悟道:“臣妾想起來了。呵呵,這事怎么能忘記呢?”

    “假的。”嘉靖嘆息道:“愛卿,出來吧!”

    話音剛落,楊追悔和張碧奴一道走了出來。

    一看到張碧奴,假皇后愣了一下,馬上意識到發生了什么事,一個箭步上前,欲劫持嘉靖。

    “護駕!護駕!”嘉靖嚇得面色如土。

    “中!”楊追悔喊出聲,隨手拈來的竹簽已甩出。

    “呀!”一聲慘叫,竹簽已刺穿假皇后的手背,鮮血灑得滿地都是。她握著手腕,惡狠狠地看著快速走向她的楊追悔。

    知道自己不是楊追悔的對手,假皇后轉身飛奔向門口。

    “關門!”楊追悔喊出聲,守在門口兩邊的御史便將門關上。

    假皇后見狀,只好往左邊跑去,想從窗戶逃走,可楊追悔已飛奔而去,一手抓住她的肩膀,用力一捏。

    “快放開我!”假皇后痛得跪在地上,另一只手已受傷,根本反抗不了楊追悔。

    楊追悔將她抓到嘉靖面前,喝道:“你為何假扮皇后?”

    假皇后抬頭看著嘉靖,全身都在哆嗦,俯身道:“皇上,臣妾知罪。”

    “大膽!”嘉靖拂袖道:“你到底是誰?”

    “我……”假皇后干咳了一聲,顫抖道:“民女只是個普通人,有人說我長得和當今的皇后很像,而且又愿意花一百兩黃金讓我當皇后,所以民女才……”

    “再不說實話,我會把你整條手臂都卸下來!”楊追悔喝道。

    “快說!否則朕直接將你拖出去斬了。冒充皇后的欺君之罪,足以讓你被誅九族!”嘉靖怒道。

    “民女說的都是事實!”假皇后哭道。

    楊追悔微微用力,五指幾乎都陷進了她的皮肉內。

    “啊!”假皇后面孔蒼白,喊道:“民女是受珧娘娘的吩咐!”

    “珧玲兒!”嘉靖聞言,似乎一下子老了好幾歲,腳步都有點不穩,捂著額頭,道:“你還知道些什么,都說出來。”

    “民女只知道這些。”

    “要是我沒有猜錯,你應該是受邵元節指使才對。”楊追悔冷笑道。

    “民女……”假皇后語塞,忙磕頭道:“只要皇上能饒民女一命,民女知無不言。”

    “可以。”

    “民女是受邵道長所托,后由珧貴妃調教,之后便取代了張皇后的身份。民女只是一時鬼迷心竅,并非存心欺騙皇上,請皇上明鑒。”

    “你老家在哪里?”楊追悔問道。

    “蘇州。”

    “家里還有誰?”

    “年邁的爹娘、剛剛娶妻的弟弟,還有我的丈夫和一個十歲的女兒。”

    “就這樣子?”

    “是的,絕對沒有騙人!”

    楊追悔手又加重力道:道:“若真如此,你根本不可能會武功。要是我沒有猜錯,你應該是上清宮的人!”

    假皇后身冒冷汗,又重重磕了幾個頭,道:“皇上恕罪,民女確實是上清宮的入門弟子。”

    “別說了!”嘉靖煩躁的看了她一眼,道:“愛卿,先讓鄒應龍將她柙到牢里聽候發落。”

    “不可!”楊追悔叫道:“要是被上清宮的人知道假皇后已被拆穿,他們絕對會發動叛亂。上清宮現在又是國教,幾乎每個地方都有他們的教徒,牽一發而動全身,所以懇請皇上將她交給微臣處置。”

    “隨便你吧!朕的心情非常不好。嚴嵩父子意圖謀反,如今朕一向很器重的邵元節也想謀反,難道朕如此無能嗎?”嘉靖攤開手臂,大笑道:“要是祖先知道我如此無能,他們絕對會死不瞑目的。”

    “皇上,現在不是自責的時候,應該想辦法解決眼前的問題才是。”

    “楊愛卿,朕都聽你的,你有什么計策便說出來吧。”

    楊追悔看了假皇后一眼,一掌擊中其后頸。悶哼一聲,假皇后已暈倒在地。

    “皇上,其實上清宮很多勾當您還不知道。當初徐階徐尚書家里鬧鬼,還發生婢女被之事,主使其實都是上清宮。他們將一些動物,如熊之類的加以改造,讓熊的舌頭變成,而且比我們的腿還粗,一,女人的都會裂開。”

    第二百二十八章很濕很濕

    “有這種事?”

    “皇上身處深宮中,很多事都不知道。”楊追悔想了想,繼續道:“他們還可以將人改造成動物,做法非常邪惡,所以皇上切不可明目張膽地斥責邵元節,必須以智謀將他抓住!”

    嘉靖嘆息道:“朕一直希望他能替朕煉出長生不老藥,沒想到他居然欺君犯上,朕一定要重罰他!”

    “此事切不可過急,需從長計議。”楊追悔雖表現得胸有成竹,其實他也很擔心,最怕就是罌粟的改造完成;若如此,他必須要和罌粟來個生死大戰。

    “楊愛卿,你安排吧!朕現在和皇后回宮,裝作什么都不知道。你想到辦法,立刻和朕稟報。”嘉靖從袖里掏出一張金牌,道:“有此金牌,你可以去任何地方,可以抓任何人,當然也可以直接晉見朕。”

    “謝圣上!”楊追悔忙接過金牌。

    “皇后,隨我回去。”說著,嘉靖已走到門口,御史立刻將門打開。

    “這……”張碧奴看著楊追悔,非常不舍。

    “圣上,如今假皇后在微臣手里,也許珧貴妃會來找真皇后,所以微臣必須交代娘娘幾件事。”

    “嗯。”

    嘉靖離開后,張碧奴突然撲進楊追悔懷里,呢喃道:“我不想離開你,我不想回皇宮。”

    “你不怕被他看到嗎?”楊追悔笑道。

    “大不了這皇后不做了。”張碧奴嗔道。

    楊追悔忽然勾起她的下巴,狠狠吻了一下她的紅唇,溫柔道:“回去陪著初彤,我這兩天便會搞定上清宮,到時候你這個獨一無二的皇后就要和我私奔喔!”

    “真的?”

    “假的。”

    張碧奴瞬間變得失落。

    “真的。到時候你可要做好和我浪跡天涯的準備。”楊追悔又吻了一下張碧奴,道:“回去后盡量別接近珧鈐兒,我怕你會露出馬腳,到時候事情便不好辦了。”

    “好的。”張碧奴掙脫楊追悔懷抱,跟著他一塊走出去。

    交代鄒應龍將假皇后關在景仁宮內,楊追悔便回到了尚書府。

    找到寄寒香,楊追悔和她討論對付上清宮的諸般事宜。

    “上清宮現在主要由邵元節和石羽負責,只要能制住他們兩個,其他事情都好辦了。”寄寒香得意道:“而且我又是前任長老,只要我出馬,其他人都會歸順于我。當然,前提是制住邵元節和石羽。”

    “還有珧鈐兒。不對,她現在已經沒什么危害了。”楊追悔這才想起,上次利用龍第五式廢了珧鈐兒的內功。

    “我們來場豪賭如何?”

    “我和你?”

    “不是,是我們和上清宮,讓嘉靖做為見證人。”寄寒香陰笑道:“必須盡快進行,否則消息走漏,邵元節就會有所防備。要是他派出獸,我們會倒大楣的。”

    “既然寄前輩如此有信心,不妨將計謀告知晚輩,晚輩定效犬馬之勞。”

    “不介意到床上聊吧?”寄寒香撫摸著楊追悔臉頰,嫵媚道:“空虛了好幾天,需要你將我下面的塞得滿滿的,沒問題吧?”

    “當然!”楊追悔一把抱起寄寒香,有點粗暴地將她扔到床上,放下幔幟,手已仲進她的裙內,捂住軟綿綿的使勁搓弄著,輕易找到了那條微微分開的裂縫,笑道:“前輩好,這兒都濕了。”

    寄寒香大方地張開雙腿,道:“因為知道你要進來,所以它自己便濕了。”

    楊追悔掀開寄寒香的裙子,將她的褻褲扯下,盯著那兩瓣肥厚肉氐,楊追悔仲出舌頭舔著那顆早已充血的,并起兩根手指內旋轉著。

    “楊過,轉過來,我要吸你的棒棒。”寄寒香欲火焚身道。

    楊追悔大話不說,當即脫鞋跨到床上。

    寄寒香掏出楊追悔的,聞了聞,道:“有點臭。”

    楊追悔正要辯解,卻覺得深入了一片泥濘之中,原來寄寒香已將它含住,香舌正在上舔舐著,并賣力吮吸著,發出啾啾聲響。

    “吸我那里。”寄寒香忙道。

    “我會好好服侍前輩的。”

    楊追悔兩指撥開濕潤,舌頭她的內轉;互相了一刻鐘,楊追悔便將寄寒香大腿分開,在其口摩擦了數下,便用力。

    啪唧!

    整根,處還噴出了不少。

    寄寒香夾緊楊追悔虎腰,不斷挺起楊柳腰,道:“快點,動一動,我。”

    “前輩還真是蕩啊!”楊追悔笑道。

    “我知道你喜歡,所以我要變得更加蕩。快點,快點,用你的大棒棒……”寄寒香渴望道。

    楊追悔搓弄著寄寒香,并沒有動靜,還故意去刺激寄寒香的,讓她的欲火升騰到最高點。

    “快點嘛!”寄寒香瞪了楊追悔一眼,并威脅道:“要是你不動,我可要你了。”

    “前輩也會干這種事?”楊追悔疑惑道。

    寄寒香忽然支起身抱住楊追悔,玉臂一用力,楊追悔整個人被她翻過了來,她則騎在楊追悔身上。由于動作過猛,都頂到了,寄寒香一陣痙攣,差點泄了身子。

    楊追悔枕著手臂,準備享受著寄寒香的奸。

    寄寒香休息片刻,等到的錯覺煙消云散,她便雙手撐著床,開始搖擺著肉臀,開始在內進出著。

    由于采用女上男下式,寄寒香的流得更多,將楊追悔邵叢鬈曲邰打濕了,有些甚至都噴到了他的上。

    看著寄寒香那蕩至極的表情,楊追悔忽然用力挺了一下,洱次捅到。

    “唷!”寄寒香弓起身子,噴道:“你別亂動,人家還想多玩一會兒。”

    “前輩不想和我談談上清宮的事嗎?”

    “現在不行,我腦子很亂,只想和你做。”寄寒香抬起肉-臀,一沉,沖向深處,頂到不斷吐出蜜汁的,摩擦著它,寄寒香便發出聲。

    每次頂到,寄寒香身子總會僵住片刻,不希望這種酥麻感覺消失,可她還想尋求更多的快感,所以又抬起,讓吐出,接著又將它吞吃。

    玩弄了楊追悔足足兩刻鐘,寄寒香身體已經變得非常敏感,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趴在楊追悔身上喘息著,卻還伸出舌頭舔著楊追悔的。

    感覺到寄寒香的肉不斷箍緊,楊追悔便知道她快要了,遂左右手各握住一瓣肉臀,屈起雙腿,開始用力著。

    啪、啪、啪……

    “哦……哦……唔……啊……”

    急速了五十多下,寄寒香嬌軀一陣痙攣,已被楊追悔帶到了巔峰。

    “我也要!”楊追悔虎軀一震,一股濃熱射入寄寒香內,澆灌得她進入第二次。

    寄寒香趴在楊追悔身上喘息著,喃喃道:“和你做真的舒服死了。”

    “前輩要是喜歡,擺平了邵元節他們,我們有空還是可以一起玩。”楊追悔吻了一下寄寒香的額頭。

    “擺平了他們,我便是上清宮的宮主,得對上清宮內部進行大整頓,可能沒有那么多時間和你玩了。”寄寒香舔了舔嫣紅的嘴唇,道:“現在我可以和你說說怎么做了。只要你按照我說的做,只需一次,邵元節、石羽和那個什么貴妃,都將落入我們手里。”

    “前輩請講。”

    寄寒香附到楊追悔耳邊,將自己的計策大致說了一遍。

    聽完,楊追悔眉頭皺緊,分析著她這辦法的利與弊。思考了一會兒,楊追悔點頭道:“那我晚上便進宮面圣,讓他早點將一切準備好,到時候你可要好好教訓邵元節那老賊!”

    “嗯,好累。”寄寒香的手在摸索著,肉臀一抬,那根半軟半硬的滑了出來,她忙搗住,躺在楊追悔旁邊,道:“都流出來了,你好多。”

    “這證明我很能干。”寄寒香杏眼含媚,笑道:“是,是,是,你最能干,難怪有那么多的女人。要是我女兒薔薇想跟你做夫妻,你要怎么辦?”

    “我聽前輩的。”

    “算了,先不講這個了,我們先把大事做完,小事日后再說。不過等這邊的事情解決了,我要讓薔蔽留在我身邊,讓她跟著柯興寧完全沒有前途。”

    “讓她成為上清宮的圣女嗎?”楊追悔笑著問道。

    “要是她愿意,這自然不成問題,我要用實際行動告慰我師父輕仰道人在天之靈。”

    楊追悔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寄寒香那堅決的神色,似乎更不了解這個心狠手辣卻又喜愛男歡女愛的女人。

    休息一會兒,恢復了些體力,寄寒香便走下床,清理了的穢物,之后又用嘴巴清理楊追悔的。

    由于被干得太累,寄寒香倒頭就睡,就連中午楊追悔叫她起來吃午飯,她都懶得動彈,楊追悔只好幫她留了一碗玉米粥。

    下午,楊追悔乖乖地坐在徐悅晴閨房里聽她彈琴,還要故意裝得很懂音律,不時搖頭晃腦。因為一旁有小曲這個電燈泡,楊追悔不敢放肆,直等到快吃晚飯時,他才趁著小曲離開時將徐悅晴抱在懷里,說著懷春少女都愛聽的甜言蜜語。

    飯后,楊追悔在尚書府轉悠到天黑才離開。往腰際摸了摸,確定金牌還在,他大搖大擺地走向皇宮。

    金牌在手,真可謂是通行無阻,不論是錦衣衛、太監還是宮女,都不敢阻擋楊追悔,而且又有陸炳這個被蛇蠱控制的錦衣衛在,楊追悔自然更加的如魚得水。

    走到嘉靖的寢宮太極宮前,等看門小太監進去通報后,楊追悔才走進去。

    此時嘉靖正坐在金絲楠木矮桌前,桌上擺著的不是奏折,更不是書,而是一堆瓶瓶罐罐,立著、倒著都有,滿桌都是黑色小藥丸,有些甚至滾到了地上,楊追悔不禁覺得眼前這個男人不像是皇帝,倒有點像煉丹道士。
真人捕鱼V8 胆拖投注中奖计算器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查询今天 炒股杠杆哪个平台好 精准三肖中内部公开 天星棋牌下载? 山西大唐麻将安卓版官方网站 甘肃11选5中奖规则 街机捕鱼10000炮版 2019团队免费带你赚钱的项目 微乐麻将辅助淘宝 福建快3走势图 有哪些股票平台 香港精选六肖期期准 河南体彩481走势图最近200期 大众麻将游戏 赛车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