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穿越小說 > 神雕之顛鸞倒鳳 VIP未刪節全文 > 第203話 黃蓉偷窺
    「唔……干……干什么?」寄寒香身體猶如被閃電擊中,嬌喘連連。第二书包网:shubaoi.com

    「這里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之一,鳳兒會讓秦夫人明白的。」說箸,阮飛鳳用兩只手抓著寄寒香的大腿外側,整張臉壓在她,舌尖開始在寄寒香上舔著。

    「唔……唔……別這樣子……啊……」

    寄寒香顯然沒受過這種優待,那種怪異的感覺讓她變得更加的敏感,甚至覺得自己好像被拋入了大海,狂風巨浪不斷拍打著她,道道巨浪更將她整個人都推向了高空,卻又無情地將她拋棄,任憑她落向百丈之下的大海。

    的感覺不斷侵襲著寄寒香的身體,和舌頭同時進攻著,她都快受不了了,嗚咽道:「楊公子……我快要來了……快點……唔……快點……」

    前些天,楊追悔認認真真地研究了一遍第六式「龍吟春巢」,起初還不明白「配以吮陰心訣」到底是什么意思,後來大致參透了,更明白第六式最最重要的一點其實是「切勿點鳩尾」,鳩尾一點,再封女體的四滿,意味著女體將泄盡而亡,和吮吸心訣其實沒什么兩樣,但只要不點鳩尾,情況卻會大不相同,如今便是用寄寒香的身體做實驗的時機!

    楊追悔先封了自己的大赫、和膻中,感覺到寄寒香肉急速蠕動吮夾著時,楊追悔便點了她的四滿。

    「羨霓,快點!」楊追悔突然道。

    「嗯。」武三娘忙端起桌上的瓷碗走到他們面前,會意的阮飛鳳已讓開。

    「出、出來了……」寄寒香全身痙攣著,噴灑而出,在吮陰心訣的作用下,她的噴得特別多,連續噴了兩次。要是楊追悔點了自己的鳩尾,恐怕此時寄寒香已因連績而死了。

    楊追悔的大還堵著寄寒香的,感覺到整個都被浸泡著,楊追悔才慢慢抽出,武三娘還握著讓它慢慢滑出,瓷碗則置于寄寒香正下方。

    噗!

    亀頭滑出,絲絲黏膩晶亮的像雨露般滴在瓷碗,沒一會兒便將底部鋪上一層。

    淡淡臊味在房內散開,首當其沖的武三娘并不覺得的臊味難聞,反而覺得這亮晶晶的蜜汁似乎充滿廣誘惑,使得她幾乎想嘗一嘗。

    寄寒香被干得全身虛脫,楊追悔便把她抱到床卜。剛想去干施樂,卻覺得一直處于狀態的肉櫸被溫熱小嘴含著,低頭一看,施樂正用力吮吸著,那雙媚眸還帶著些許的無辜。

    「你這小,比相公還主動!」楊追悔笑道。

    施樂吐出,用手著,嗔道:「反正都要做的,主動點相公也會喜歡,不是嗎?」

    「當然。乖,把翹起來。」

    「嗯,被小月弄得都濕了。」施樂忙翻過身子,頭枕著小月的大腿,高高撅起,早已張開,顯得粉紅幽深,略深處的肉還锜無規俅蠕動著,折射出亮晶光亮。

    楊追悔俯身親了一下施樂,道:「我就先好好滿足你這騒貨。」

    頂住口,用力一挺,噗哧一聲,粗大肉榨整根沒入。

    「啊!相公……你要弄死我了…………好脹……我好喜歡……」

    面對騒成性的施樂,楊追悔根本不需要什么前戲,只需往死里插,所以賣力不到一刻鐘,施樂已經受不了,接近卨潮。

    楊追悔本想讓施樂多享受一會兒,沒想到她已經快要了,他只好點了她的四滿,如同之前那樣收集著。

    抽出依舊挺拔的,看著瓷碗內的。

    寄寒香的臊味有點重,施樂的卻如仙瓊玉釀,兩人混合在一塊,那股臊味便減淡了不少,還散發出淡淡的香味。

    搞定施樂,楊追悔當即把一旁的小月拉到身邊,嘴巴作她親吻著,足夠濕潤後,他便挺著長槍刺入。

    小月永遠都顯得那么的害羞矜持,就連被干得十分舒服,她也是咬著薄唇,不想發出呻吟,可每當被捅到,小月還是會不由自主地哼出聲。

    用同樣的辦法收集了小月的,楊追悔的目標便落在武三娘和阮飛鳳身上,看著她們兩個,楊追悔冒出一個非常邪惡的想法。

    讓寄寒香、小月和施樂三人好好休息,楊追悔整理好衣服,便讓武三娘和阮飛鳳跟自己走進小月、施樂的房間,楊追悔便附到她們耳邊耳語著,說得兩人面紅耳赤,可都點頭了。

    根據楊追悔的指示,身體熟得好似多汁蜜桃的武三娘和阮飛鳳都褪去了衣裳,赤裸裸地站在床邊,矜持片刻,阮飛鳳便爬到床上躺著,一只手遮住,另一只手遮住。

    「該你了。」楊追悔捏了一下武三娘的翹臀。

    「嗯,妾身明白。」看了媚態初顯的阮飛鳳一眼,光著身子的武三娘也爬上了床,但并不是躺在阮飛鳳身邊,而是壓在她身上,四只頓時壓在一起,輕微摩擦著,玉白已呈現斑駁的嬌紅,可口至極。

    楊追悔脫光衣服爬上去,看著她們兩人幾乎貼在一起的肥凸凸,他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一龍戲雙鳳,還是兩只處于成熟期的鳳凰!

    「讓為夫嚐一嚐你們的蜜汁。」楊追悔俯身,舌頭開始在兩女間來回敵甜著。

    「唔……唔……」

    聽著兩女的呻吟聲,楊追悔舔得更賣力,偶爾還將兩人的拉開,卷成柱狀的舌頭濕內,并起兩指另一人內。

    武三娘與阮飛鳳對望著,眼神迷離,有女同傾向的阮飛腿遂勾住武三娘脖子,吻住了她的香唇,并乘著她呻吟之際將香舌探入。

    「唔……」

    武三娘睜大雙眸,從未和女人舌吻過的她覺份這飩感覺非常新鮮,加上楊追悔的舌頭正在內著,已進入狀態的她遂服從了他們兩倘,一方面將番舌伸進阮飛鳳口腔內攪動著,一方面則輕微搖著,讓早已充血的陰鋝摩擦轉楊追悔的面頰,老是被楊追悔嘴唇碰到的更是帶給她無盡的享受。

    「味道真好。」楊追悔啾啾地吃著武三娘溢出的蜜汁,并攪拌著阮飛鳳,偶爾還品嚐著黏在自己指上的蜜汁。

    片刻後,楊追悔讓阮飛鳳和武三娘將臀部都翹得高一點,他則先將塞入武三娘內。

    「哨……相公……」武三娘渾身顫抖著,肌膚被香汗點綴得異常皎白。

    「我要開始了。」楊追悔拍了下一武三娘的臀部。

    受到刺激,肉更是箍緊,褶皺的肉頻頻震動,這是名「飛龍在天」的特性,所以楊追悔幾乎把持不住,忙開始,他可不希望武三娘未前自己便了。

    「羨霓,你應該很舒服吧?」阮飛鳳問道,她那不規矩的手正捧著武三娘的,隨意揉捏著。

    「唔……」力氣似乎都被抽空的武三娘乾脆趴在阮飛鳳身上,喘息道:「都是女人……唔……你明白那種感覺的……」

    「很舒服,我知道。」阮飛鳳勾起武三娘的下巴,嘴唇遂湊過去,兩女又開始舌吻,吃著彼此的津液。

    了一一十多下,楊追悔便拔出,對準阮飛鳳的狠狠。

    「啊!」阮飛鳳緊緊抱住武三娘,差點被這突如其來的充實弄得登上巔峰。

    「舒服嗎?」這回換武三娘問她了。

    「真舒服!又熱又癢,還有點麻。」阮飛鳳嬌喘著。

    「那這樣子呢?」武三娘伸手捏住阮飛鳳,輕輕旋扭著。

    「啊!別……別這樣子……我會噴的……」阮飛鳳道。

    此時,正和郭靖談完去云南細節的黃蓉,抱著女兒襄兒從門外經過,一聽到他們的呻吟聲,黃蓉愣住了,兩女的呻吟聲讓她面紅耳赤,而且她還聽到了楊追悔的聲音。

    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黃蓉忙點破窗紙,眼前一男大戰兩女的香艷場面赤裸裸地暴露在她眼前。看著正賣力干著女巫王的楊追悔、正用手揉著女巫王的葉羨霓,黃蓉不僅臉紅了,某個器官更是被刺激得騒癢異常。

    呼吸都快停止的黃蓉移開目光,不敢再往下看,忙朝自己房間走去。

    坐在床上,黃蓉腦海里還浮現著他們的靡場景,身體的空虛開始侵犯著她,她又開始將手伸進褻褲內,搓弄著漸漸升溫的,襄兒則躺在床上安靜地睡覺。

    自慰根本解決不了她的生理需求,可郭靖都成了太監,她又能怎么辦?

    正自慰著,黃蓉突然驚叫出聲:「怎么回事?過兒怎么和芙兒她乾娘搞在一起,還有女巫王!」

    一想到自己這個人見人愛的女婿竟然如此亂,黃蓉的心有點痛,可她的手還在不斷摩擦,尋求著更大的刺激。

    當她用手指讓自己達到,黃蓉的思路才變得清晰。她雖知道楊追悔與小月、施樂有染,卻不知道他連芙兒的乾娘和女巫王都上了。一想到一路上女巫王也要同行,黃蓉總覺得會發生什么事情。

    「真不知道是造什么孽。」黃蓉微微嘆氣,玉指在襄兒紅嫩的臉上輕輕撫摸著。

    此時,楊追悔、武三娘和阮飛鳳又換了新姿勢,早被楊追悔干得丟了身子的武三娘平躺在床上,阮飛鳳趴在她雙腿間舔著她的潮濕,舌尖時不時正不斷收縮的內,弄得武三娘嬌喘吁吁,而楊追悔正扶著阮飛鳳蛇腰,從後面用力干著她。

    「別舔了……我受不了了……」武三娘嗚咽道。

    同樣也在呻吟著的阮飛鳳可沒有理會武三娘,而是繼續舔著,懂得女人最敏感之處為的她,還用舌尖在武三娘周圍來回舔著。

    「……不能弄那兒……」
真人捕鱼V8 浙江体彩6十1什么时候开始 手机麻将 昨天英超联赛比分结果 棋牌游戏网址? 快乐扑克051377期 欢乐捕鱼大战下载 熊猫棋牌游戏官网 甘肃快3计划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开发商 成都遇乐棋牌大厅官网 幸运农场手机app注册 正版街机上下分捕鱼 好玩的棋牌游戏 体彩浙江6+1中奖规则 香港49选7永久公式 手机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