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穿越小說 > 神雕之顛鸞倒鳳 VIP未刪節全文 > 第189話 當著她老公的面
    片刻后,站在最前面的一個戰俘跪在地上,匍匐于地,喊道:「神明在上,受我查干巴拉一拜!」

    一個戰俘跪下,其他的戰俘也跟著跪在地上,重復著査干巴拉那句話。

    「神明……」

    鄧子龍臉上冒出了冷汗,斜眼看著楊追悔,在艷陽照耀下,楊追悔那身金甲熠熠生輝,真的有點像被佛光籠罩著的神明,讓鄧子龍腿有點發軟了,幾乎有種下跪的沖動。

    不僅是鄧子龍,在場的守兵都有這種感覺,好幾個負責驅趕戰俘的守兵也都跪在了地上。

    「處理好戰俘,受傷的記得替他們包扎傷口再放回去,我要回去休息了,頭有點痛。」

    說完,楊追悔轉身離去。

    「知……知道了。」

    鄧子龍忙點頭。

    回到總兵府,早已獲得捷報的柯興寧為楊追悔準備了豐盛的午餐,桌上還擺上7三瓶上好的女兒紅,就算有病在身,柯興寧也想和楊追悔好好喝一杯。

    楊追悔不喜歡酗酒,只有心情很好或者很差時才會喝,至于現在心情好還是差,楊追悔也不知道。大同府能夠安然無恙,楊追悔是該高興,可這一切都是拜罌粟所賜,恨不得將自己撕碎的罌粟竟然役使肉獸搭救自己,這實在是太不合理了!

    「來,來,楊兄弟,我敬你。」

    柯興寧舉起酒杯,「腿不方便,柯某無禮了。」

    「我們共患難,你怎么還跟我客氣。」

    楊追悔連忙起身,碰杯后,兩人一飮而盡。

    將最后一道菜端上來的寄寒香替他們斟滿酒,本想退下讓他們好好聊聊,柯興寧卻要求她也坐下一起吃,寄寒香只好陪著他們了,只是還裝得很矜持,滴酒不沾,只負責幫他們斟酒或者夾菜,偶爾自己也吃點菜。

    看上去十分賢良淑德,可楊追悔知道她這都是裝出來的,至少在后花園的她比妓女還蕩,喝得有幾分醉意的楊追悔,恨不得將寄寒香壓在酒桌上好好干一干。

    「如今韃靼短期內不可能進攻大同府,楊兄弟此行算是順利完成圣上交代的任務,那楊兄弟打算何時回京師?」

    寄寒香目光也落在楊追悔身上,似乎不希望他離開,畢竟余下的四個位都要靠楊追悔才能解開,現在的她雖然有了一點內力,可還是個弱女子,要想和邵元節那種變態道士斗,不解開她余下的四個位是絕對不行的。

    見兩人都想知道自己的打算,楊追悔便道:「這邊的事處理完畢,我一定要回去向圣上稟告這邊發生的事,還要回獨石城和我的家人圑聚。」

    「也是,能夠娶到黃蓉的女兒,證明你很有福氣,以后徐大人的位子一定是你接的,到時候我們一起抵御韃靼的侵略,為大明的國泰民安獻出一點綿薄之力丨,」

    說得有點激動的柯興寧吩咐寄寒香替他們斟滿酒,又是一飮而盡。

    見他們臉都有點紅了,寄寒香勸道:「可別喝太多了,要不然待會我要叫家丁把你們揹進屋子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夫人今天可不能打攪了我們的興致。」

    酒量本就不行的柯興寧有點搖搖晃晃,抓起空酒杯,往桌上敲了好幾下,道:「斟酒,斟酒,斟酒。」

    寄寒香只好再替他們斟滿。

    酒過三巡,楊追悔沒有完全醉倒,不勝酒力的柯興寧則直接趴在桌上。楊追悔撐著下巴,道:「總兵大人,再來,再陪我喝,才喝這么點,你怎么能退縮呢丨,」

    「都已經喝很多了。」

    寄寒香將柯興寧手里的酒杯掰下,有點不滿的道:「你們男人喝酒就發酒瘋,又吵又鬧,平時的君子作風都蕩然無存了。」

    楊追悔起身,走過去將寄寒香摟進懷里,嬉笑道:「我楊過向來不是什么君子,現在要和夫人好好親熱親熱,你摸摸,我這里都硬起來了。」

    說著,楊追悔抓起寄寒香的纖纖玉手便按在自己。

    「他在這,你別瘋了!」

    寄寒香白了楊追悔一眼,將他推開。確實有點醉的楊追悔搖搖晃晃,一坐在了地上。

    「真是的。」

    寄寒香有點郁悶,走過去想將楊追悔拉起,卻反被楊追悔拉倒,更被他騎在身上。

    「別這樣子,會有人進來的,而且他還在,晚點再弄,行嗎?」

    寄寒香求饒道,可瘦弱的她完全反抗不了楊追悔。

    楊追悔俯身,酒味噴在寄寒香臉上,嬉笑道:「夫人,你長得可真漂亮,我要進去好好探索探索。」

    「別這樣子,現在不能。」

    寄寒香盯著虛掩著的大門,又望向醉得一塌糊涂的柯興寧,就怕他突然醒來。

    「好,好,好,我放了你,起來。」

    楊追悔一把拉起寄寒香,卻沒有放她走,反而將她壓在酒桌上,手已伸進她的裙內,觸到軟綿綿的,便笑道:「看來夫人永遠都沒有穿褻褲的習慣呀!」

    「還不是為了方便你!」

    寄寒香瞪了楊追悔一眼,還未完全反應過來,楊追悔已將火熱的塞進她的內。

    「唔……」

    寄寒香怕叫得太大聲,忙搗住嘴巴,眼睛則盯著已發出鼾聲的柯興寧。意識模糊的楊追悔只顧著往死里插,壓根就不在意近在眼前的柯興寧,大起大落,狠狠沖擊著寄寒香的深處。

    「唔……唔……」

    寄寒香表情痛苦,怕叫出聲,她拼命咬著手指,頂著衣裳的雙乳在酒桌上不斷蹭著,木質酒桌隨著楊追悔的抽動頻率而前后搖晃著,桌腳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雞湯都灑了出來,沿著桌邊滴向地面,有些還弄臟了柯興寧壓在桌上的袖子。

    楊追悔掀起寄寒香的薄裙,手拍打著她的肉臀,笑道:「拍一拍,夫人就夾得更緊了,很爽吧?」

    「別這樣子……會被發現了……唷……」

    過于激動的寄寒香竟然輕易被楊追悔送上了巔峰,滾燙的澆灌著楊追悔,又順著處溢出,在地上畫著一幅水墨畫。

    「要不要讓他睜眼看一看你被我干的場面?」

    楊追悔舉起酒壺,揭開蓋子,昂首,直接往自己嘴里倒,則很有規律地抽動著,讓在寄寒香那不斷收縮著的內沖刺著。

    「好酒!」

    楊追悔甩開酒壺,打了個酒嗝,腦子不太清醒的他干脆環抱著寄寒香,機械性地干著。

    「別這么用力。」

    寄寒香求饒道,可楊追悔哪里聽得進她說的話,繼續自娛自樂著。

    這時,柯興寧忽然抬起頭。

    「完了!」

    寄寒香忙撐起身子,與柯興寧目光相遇。

    覺得自己的夫人變成好幾個的柯興寧問道:「楊兄弟呢?」

    「去……去……去茅廁了……」

    寄寒香忙答道。

    楊追悔的身子被寄寒香擋住,可那雙手正抱著她的腰肢,若柯興寧看得仔細點,就會看到那雙手,更會發覺自己的妻子塞著楊追悔的大,還在忙碌進出著。

    「我頭好暈,你好好照顧楊兄弟,我要先回房間了。」

    柯興寧站起身,一瘸一拐地走向內堂。

    「快點。」

    寄寒香咬牙道。

    這次楊追悔倒是挺聽話,往后一挺,已從濕淋淋的熱滑出,像不倒翁般站在那兒,看著柯興寧,楊追悔喊道:「過來再喝幾杯,總兵大人!」

    柯興寧頭也不回道:「我不行了,我要去休息,我夫人會好好照顧你的。」

    扶著墻角,柯興寧已走進了內堂。

    「你男人要你好好照顧我。」

    楊追悔壞笑道,再次將寄寒香抱住,則在她臀溝亂頂著。

    「差點被你害死了!」

    寄寒香轉過身,一手抓住楊追悔的,死瞪著他;壓在酒桌上,大方地分開雪白大腿,夾住楊追悔的虎腰,「進來點。」

    看來寄寒香也欲火焚身了。

    楊追悔壓在寄寒香身上,寄寒香則將楊追悔引入內,并緊緊夾住楊追悔虎腰,一聲悶響,已整根塞入,只留下兩顆蛋蛋在外面。

    「好脹。」

    寄寒香咽下口水,用筷子夾起一根青菜,道:「把嘴巴張開,我喂你。」

    楊追悔緩慢著,傻笑著張開嘴,寄寒香卻將青菜送入自己嘴里,然后吻住楊追悔雙唇,雙手緊緊摟住楊追悔脖子,將青菜一點點地送進他嘴里,并非常主動地聳動臀部,好得到更大的快樂。

    吃著青菜,楊追悔手隔著衣裳揉著寄寒香,并大肆吮吸著她的香舌,幾乎將它呑下去,兩人的唇邊都是彼此的津液和油漬,可帶來的熱潮完全讓他們忽略了一切,他們只想從彼此的身體里尋找著更大的快樂,并用自己的身體滿足著對方的,以共同攀上高峰。

    「夫人,你里面越來越熱了。」

    楊追悔左右手各抓住寄寒香一瓣香臀,一使勁,寄寒香整個人都被楊追悔抱了起來。

    「啊!」

    寄寒香發出驚叫聲,大腿更是夾緊楊追悔虎腰,雙手也不敢放開,整個人就像樹懶般依附在楊追悔身上,這種懸空的錯覺讓她的顯得更緊,直接導致了她的來臨。

    全身都在痙攣的寄寒香都快沒了力氣,嗚咽道:「不能……不能再做了……我會死的……」

    「可夫人明明很享受。」

    楊追悔在酒桌前來回走動著,大不斷沖刺著,偶爾還頂到了寄寒香口。

    「唔……要死了……」

    寄寒香被干得連話都說不清楚,咬著牙享受著這種的快樂。

    可快樂總會結束,這次則結束于楊追悔的噴射。

    在寄寒香還未反應過來時,楊追悔已將她壓在大廳的木柱上,快速了11十多下,虎軀一震,灼熱全部射進了寄寒香內。寄寒香睜大眼,驚道:「你還沒有點我的道!」
真人捕鱼V8 兼职平台哪个靠谱 广东11选5规则及奖金 新疆11选5前三直选遗漏 好运彩彩票app下载ios 腾讯欢乐棋牌 万料堂论坛网址 篮球5个位置走位技 一肖免费中特 龙头股份股票 浙江体彩6 1中奖规则 长沙258麻将打法 怎么进入豪利棋牌官方网络 e球彩投注技巧 精准单双中特公式 欢乐捕鱼人官方最新版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