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穿越小說 > 神雕之顛鸞倒鳳 VIP未刪節全文 > 第188話 燃火前線
    哈達忙跑到斜坡處,挺胸收腹,深吸一口氣,再次吹響號角。第二书包网:shubaoi.com

    悶沉的聲響傳向四周,如潮水般涌向北城門的韃靼兵更是加快腳步,喊著嘹亮的口號。

    相較之下,北城門之上的守軍顯得安靜多了;他們正蹲在箭樓處,透過方形窗口觀察著韃靼,箭都已上弦,只要各組旗牌官一聲令下,他們就將進行射擊。

    城門里面的投石車也都已準備妥當,每個人都堅守著自己的崗位,誓為守住大同府盡一分力。

    「守城將軍已到!」

    鄧子龍喊出聲,大家臉上都露出了興奮的神色,紛紛扭頭看著在艷陽下策馬飛奔的楊追悔,那身耀眼金光讓眾人不禁肅然起敬,完全將他當成了救世主。

    勒住韁繩,楊追悔已和鄧子龍沿著馬道跑到正樓之上,觀察著越來越近的韃靼兵。

    「先讓投石車準備,進入射程馬上拋射。」

    楊追悔叫道。

    一名專門負責目測射擊距離的守兵應了一聲,并前后不斷張望著,偶爾還讓下面的守兵改變投石車的拋射角度,以圖一次多殺點韃靼兵。

    「拋射!」

    他一邊喊,一邊做著手勢。

    負責投石車的守兵舉刀砍斷好不容易拉緊的粗繩,腦袋大小的尖石被拋出城外,像暴雨般砸在韃靼兵之間。慘叫聲頓起。

    但韃靼兵完全不畏懼,加快了前進速度。

    「我看到他了,還真是顯眼。」

    朝魯冷冷一笑,道:「你們將炮口瞄準正樓第二層。」

    八門毒火飛炮都準備好后,朝魯一聲令下,炮響震天,燃燒著的炮彈已朝正樓飛去。

    楊追悔還沒反應過來,眼前的垛口已被炮彈炸得粉碎,引起的巨大沖搫波更是將他整個人掀飛,身體重重砸在正樓上,跌下,恰好落在箭樓處。

    同時,他剛剛落腳的垛口周圍又受到至少五枚炮彈的攻擊,石塊、碎屑四處飛散,那兒也出現了一個很大的缺口。

    「將軍,你沒事吧!」

    躲在箭樓內的守兵急忙將口吐鮮血的楊追悔扶起來,「我送將軍下去休息。」

    「不用了,小事,準備迎擊那群王八羔子!」

    楊追悔勉強站起身,頓時覺得全身上下的骨頭都被重組了般,更覺得胃中好像有無數只手在攪拌,差點吐了出來。

    「楊兄弟!」

    安然無恙的鄧子龍從缺口跳到箭樓,急道:「如何?」

    「幸好沒被命中,要不然死定了。」

    沒聽到炮聲的楊追悔忙道:「他們絕對是在塡充炮彈,下一波攻擊就會將城門轟開,到時候大同府的防御將功虧一簣,快點讓投石車撤退,城門一開,投石車首當其沖!」

    「子龍明白!」

    鄧子龍忙下令,守兵拉著投石車退到后方,為下一次拋射做準備,而他們的最遠射程都定位在城內,也明白下一波的炮彈定會轟破城門。

    透過方形窗口,楊追悔觀察著韃靼,他們都未再前進,恰好站在箭矢射程邊緣,等待著炮彈的再次射擊。

    「不能再等了。」

    深知城門可能失守的楊追悔遂拔劍跳出箭樓,腳在閘樓上蹬了一下,人已飛向韃靼兵。

    正以為楊追悔已經被炸死的朝魯得意洋洋地站在那里,一見楊追悔又出現,還跳出城墻,他氣得差點將手里的金弓折斷,怒吼道:「瞄準他,不惜一切代價!」

    「大哥,這次要攻擊城門,都等了這么多天,不能再等下去了。」

    哈達阻止道。

    「只要他活著,就算大同府所有的城墻都倒了,我們也不可能攻下它。」

    朝魯臉上已冒出了冷汗,道:「攻擊!」

    楊追悔已落到韃靼陣營中,一劍刺穿一個韃靼兵的胸口,又用力往前推,將另一個韃靼兵也刺死。

    奪過韃靼兵手里的長矛,往右邊刺去,三個韃靼兵的喉嚨頓時被貫穿。

    「啊!」

    楊追悔如雄獅般吼著,用力揮動刻龍寶劍,劍光閃過,好幾個韃靼兵都被斬斷了腦袋,身子卻由于慣性還在往前奔跑,鮮血灑得滿地都是。

    看到這一幕,箭樓內的守兵都想下去助陣,可只會一些拳腳功夫的他們都出不了城門,又如何幫忙呢?所以只能瞪大眼,看著楊追悔沖鋒陷陣。

    這時,炮聲又起,炮彈落在楊追悔周圍,炸死上百名韃靼兵,命大的楊追悔只被飛出的鐵屑擊中腿部、腹部,卻沒有流血,黃金鎧甲終于起到了保護作用,不過就算沒有鎧甲,憑藉刀槍不入之體,楊追悔也不怕會受傷,只是擔心若被炮彈直接擊中,那絕對沒有生還的可能性。

    「我來!」

    朝魯推開一名炮手,重新調整炮口瞄準的角度,拿過火把點燃引信。正暗自慶幸大難不死的楊追悔忽覺得震耳欲聲,一聲巨響,眼前一片漆黑,整個人被濃煙籠罩著。

    明明感覺到炮彈在自己面前,但楊追悔卻不覺得疼痛,有的只是像蜜蜂繞著頭頂的嗡嗡嗡聲。

    當他聞到腐肉氣息時,他臉都煞白了。

    罌粟!

    一直不愿意想起的名字。

    濃煙漸漸散去,眼前的場景證實了楊追悔的猜測,那只丑陋無比的肉獸擋在自己面前,正像大便一樣落到地面,渾身上下都是鐵屑,在它面前則是一個剛剛被炮彈轟出來的土坑,還在冒著濃煙。

    這只肉獸替楊追悔擋下了那枚足以奪走他性命的炮彈?楊追悔根本不敢相信,明明罌粟是想要他死的!

    頭一偏,楊追悔已看到罌粟幻化而成的白狐正用陰冷目光看著他,片刻就消失在城墻下,肉獸則鉆進土里,消失得無影無蹤。

    來不及多加思考罌粟那奇怪行徑,楊追悔已執劍往前狂奔。

    炮彈落入自己陣營,韃靼兵早就潰不成軍,楊追悔輕易突破他們正要形成的包圍圈,躍起,穩穩落于離朝魯不到百步之處。

    看了一眼朝魯的衣著,楊追悔便知他是此次戰爭的指揮官,遂使出霜雪飛劍,刻龍寶劍脫離楊追悔的手,朝朝魯飛去。

    朝魯已搭弓,拉弦,松手,箭矢急速飛出,箭頭恰好命中刻龍費劍的劍尖。

    當!

    刺耳聲響后,箭矢被震斷,刻龍寶劍繼續往前飛去,可朝魯早已移到‘邊,刻龍寶劍從他耳邊飛過,插在樹干上,葉子震落一地。這時,哈達已沖向楊追悔,躍起,雙腳踢向楊追悔胸口。楊追悔略微后退兩步,避開腳鋒。

    哈達雙掌撐地,以手代腳,似乎只剩下幻影的雙腿掃向楊追悔的腳踝。楊追悔暴喝一聲,人已跳起,哈達踢了個空,左手掌用力撐地,身體在半空轉了好幾圈才落地。

    像猴子一樣的哈達彎腰盯著楊追悔,道:「沒有了劍,難道你就是一只縮頭烏龜了嗎?」

    「我會讓你對這句話負責的。」

    楊追悔冷冷一笑,走向哈達,右掌暗暗運勁。

    「我會把你踢飛!」

    似乎只懂腿功的哈達又如先前那樣攻擊楊追悔。這次,楊追悔不閃不躲,那早已灌滿真氣的右掌奮力推出,結結實實打在哈達腳掌上。

    轟天擊!

    一聲脆響,哈達右腿骨頭直接被震碎,慘叫一聲,倒在地上打滾。

    「哈達!」

    朝魯忙搭箭射向楊追悔。

    當!

    鎧甲上的箭矢彈向一邊,楊追悔已彎腰將哈達提起來,轉身,冷冷看著朝魯。

    「大哥……大哥……救我……」

    「哈……」

    朝魯還未叫出聲,楊追悔已運勁掐斷哈達的脖子,一腳將他踢到朝魯面前。

    「哈達!」

    朝魯幾乎是嚎叫出聲,并迅速將一門毒火飛炮對準楊追悔,點燃引信。楊追悔兩三步就跑到火炮前,一腳踢歪炮口,炮口旋轉了一百八十度,準確無誤地對準了朝魯的腦袋。轟隆!

    朝魯的腦袋直接被轟爛,身子卻還佇立著,一手拿著火把,另一手拿著金弓。

    主帥一死,韃靼兵都慌亂了,紛紛朝四周逃去。

    殺了那些正欲逃跑的炮手,楊追悔又調轉七門大炮的炮口,對準逃兵,點燃了引信,將耳朵一堵,轟天巨響之后便是七股濃煙冒起,韃靼兵被炸得抱頭鼠竄。

    楊追悔取回刻龍寶劍,面對著城門,高高舉起,吼道:「出城殲敵!」

    「沖啊!」

    城門緩緩打開,守兵蜂涌而來,追擊著韃靼的逃兵,楊追悔身先士卒。經歷了半個時辰的追擊、劫殺、俘虜、清理戰場,大同府的危機已經解除,楊追悔站在城樓上看著守兵將擄獲的韃靼兵驅趕到城門前,粗略估計,這里至少有五百多名俘虜,其他的都去見閻王了。

    等到守兵將他們都聚集起來,鄧子龍便小聲道:「將軍,該下令處死他們了。」

    「處死?」

    楊追悔愣了一下。

    「嗯,一般戰俘都是直接處死的,我們沒有多余的糧食給他們吃,所以還是直接殺了妥當,就地處決,挖坑活埋都可以。」

    鄧子龍解釋道。

    「也對,白起活埋四十萬人都可以,這數百名的蠻人活埋了又有何不可?」

    楊追悔深吸一口氣,道:「傳我命令,將他們放走。」

    「放走?」

    鄧子龍叫得非常大聲,用不可思議的表情盯著楊追悔。

    「嗯。」

    「將軍……可是……可是……」

    「我說放走就放走,少啰嗦!」

    楊追悔冷哼了一聲,視線停留在那一張張恐懼的臉上,說道:「今天,我不殺你們,也不奴役你們,我放你們回去。我不管你們是出于什么目的加入軍隊,回去后好好的和家人過日子,別再讓我在戰場上看到你們,否則我絕對殺無赦!」

    頓了頓,楊追悔繼續道:「我乃天神下凡,不管弓箭、刀槍還是炮彈都對我無效,這次戰爭你們也見識到了,天下當受大明統治,任何異族都不能瓜分大明領土一分一毫!」

    話落,城門之下一點聲音都沒有,戰俘和守兵都望著楊追悔。
真人捕鱼V8 来游戏天津麻将下载 福州星悦麻将安卓 玩什么网络游戏赚钱 体彩广东11选五玩法 秒赚app下载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单选表 彩票胆码和拖码是什么意思 无网四人单机麻将 德甲冠军奖盘 捉鸡麻将贵阳安卓版 股票只能买涨不能买 今日四川金7乐开奖走势 11选五5开奖河北一定牛 江苏7位数*规则 搜 幸运农场投注方法 发财一肖3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