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穿越小說 > 神雕之顛鸞倒鳳 VIP未刪節全文 > 第186話 修煉淫功
    「讓我摸摸,看它有多熱。」

    秦豐艷走到楊追悔面前,依舊用一只手捂住,另一只手則握住那根熱得有點燙手的大,笑道:「真的挺熱的。」

    「含住吧,它需要夫人的小嘴巴。」

    「你猜猜,若我現在大聲叫出來,總兵府的人會認為發生了什么事?」

    秦豐艷輕笑道。

    「什么意思?」

    好像被潑了冷水的楊追悔的立刻就軟下來,完全不懂秦豐艷話里含義。

    「我們可以合作,我知道你被上清宮追殺了很久,還廢了珧玲兒的內功,以你的能耐加上我對上清宮的了解,我相信這合作會非常的愉快。」

    秦豐艷已不再顯得妖媚,倒是多了幾分冷艷。

    聽她的語氣,楊追悔冷汗都冒了出來,道:「你是寄寒香!」

    「正是。」

    「怎么……怎么會?」「十五年前,我離開上清宮,怕邵元節迫害我,我被迫嫁給柯興寧。這么多年以來,我一直想要奪回上清宮,不愿意讓邵元節將上清宮搞垮。他現在雖讓上清宮的香火達到極繁盛的地步,可物極必反,江湖所有門派幾乎都對上清宮有成見,而且又與神蟒教結怨,種種跡象表明上清宮將遭噩運,身為上一任長老,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上清宮毀掉。」

    「我只是一個無名小卒,又做不了什么事。」

    「你別和我惺惺作態,明眼人不說瞎話。你利用功廢除珧玲兒內功這事我可是知道,單憑這點,你就會遭到上清宮的追殺。你之所以還能活著,全靠女真族的使者,不過等到這邊的局勢完全穩定,你還是會被上清宮殺死!」

    楊追悔附到寄寒香耳前,吐氣道:「那前輩打算怎么做?」

    「很簡單,和我合作,合力打敗上清宮,我要讓上清宮重歸正道,要不輕仰道人永遠不會瞑目!」

    「這似乎是不錯的交易。」

    楊追悔忽然將寄寒香壓在桃樹上,抓住她的手臂,一把經脈,冷笑道:「我終于知道你為什么要用這種卑劣的伎倆讓我屈服,原來現在的你連一點內功都沒有。」

    「看來你也不笨。確實如此,若我還像以前那樣,我昨晚定用武力讓你說實話。」

    寄寒香一副不屈不撓的模樣,不過現在的她只是一個弱女子,為了讓楊追悔就范,她只能色誘了。

    「如果你真是長老,就算武功不高強,也不可能連一點內功都沒有吧?」

    楊追悔繼續聞著寄寒香嬌軀散發出的幽香,喃喃道:「你的身子保養得真好,我真的很想好好嘗一嘗。」

    「實不相瞞,當初我遭邵元節毒手,身體多處位被封死,這才被迫嫁給柯興寧,以圖茍活于世。」

    「好,那我可以和你合作,不過……」

    「想要我,是不是?」

    「前輩真是性情中人,一語道破晚輩的想法,呵呵,這也算是你合作的誠意,沒問題吧?」

    幻想著寄寒香的畫面,那根再次恢復威武,還析出了晶瑩的液滴。

    寄寒香摟住楊追悔的脖子,問道:「在那之前,告訴我你的師傅是誰,以我的閱歷,我從未聽過有專門修練功的門派,只知道神蟒教有合歡這一說,不過神蟒教向來只收女弟子,所以我對你的門派很有興趣。」

    「我對前輩這里很有興趣。」

    楊追悔一把搗住寄寒香的,中指已沿著有點泥濘的幽谷,「沒想到前輩這里這么濕,看來也想和晚輩一道修練功了,嘿嘿。」

    「唔……」

    寄寒香嬌軀微微顫抖,完全沒有阻止楊追悔的侵犯,只是盯著他的雙眼,道:「告訴我你的師傅或者門派。」

    「我最早師承古墓派,之后被冰落夜逐出師門,后來偶然得到一本武功秘笈,記載著功口訣,所以我無門無派。」

    「那秘笈呢?」

    「燒了,因為我怕這世界上有第一一個人學會它,到時候像前輩這么可口的女人很可能會被他分享。」

    「真的?」

    寄寒香還是有點不相信楊追悔的話。

    「功修練者只能為男性,前輩只能輔助,和晚輩一道修練很可能會讓前輩重新獲得內功,要不要試一下?」

    楊追悔嬉笑道,中指正在寄寒香內抽動著,寄寒香那時不時皺緊的柳葉眉讓楊追悔非常得意。

    寄寒香一邊承受著楊追悔手指,一邊仔細思考著楊追悔的話語,最后還是點頭了,看來她也明白她要想奪回上清宮,也只能將希望寄托在楊追悔身上,那么雙修絕對是少不了的,只要有獲取內功的方法,她都不會輕易放棄。

    這十五年來,寄寒香已悄悄拜訪了多名自稱醫術高超的大夫,可被封死的位根本解不開,這也是她為什么愿意待在柯興寧身邊最大的原因,要是恢復了以前的三成功力,她早拍走人了,不過柯薔薇已成了她的牽掛。

    「麻煩夫人轉過去,我從后面進去,我會讓夫人體會功的魅力所在。」

    「那種體位我可從未做過,不過今日當作見面禮,要是聽到腳步聲可不?aclass="__cf_email__"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data-cfemail="3be7857beb8e">[email protected]</a>,到時候我會叫的。」

    寄寒香轉過身,雙手壓在桃樹上,非常主動地翹起了笑,那朵微微裂開的花兩側是鼓起的,花瓣上都是折射光的蜜汁,幽谷入口也展現在楊追悔面前,稍上方還有一朵褶皺分明的。

    見楊追悔沒有動靜,寄寒香扭頭看著他,見他一直盯著自己的,寄寒番倒有點不滿了,道:「我如此有誠意,你卻一點都不誠懇。」

    「抱歉,前輩,是你那里太漂亮了。」

    楊追悔握著頂住幽谷入口,慢慢挺進。

    「唔……」

    雖說寄寒香已是四十熟婦,可丈夫柯興寧一直忙于軍務,很少和寄寒香歡愛,加之寄寒香認為柯興寧能娶她是八輩子修來的福分,所以不太愿意和他歡好。成婚那段日子倒是一、兩天歡好一次,可越到后面,寄寒香越覺得柯興寧只是一介莽夫,十月懷胎生下柯薔薇后,兩人便很少歡好,寄寒香都快忘記蜜徑被塞滿的感覺廣。

    「噢……」

    當楊追悔將整根送入時,寄寒香雙腿顫抖,肉箍緊楊追悔的大,她更覺得那好像會燒死人的熱度正直沖,搞得她差點站不住。

    只是簡單的都讓寄寒香如此滿足,若楊追悔開始時,寄寒香還不被奸死呀!

    「前輩,晚輩這東西不賴吧?」

    楊追悔調笑道。

    「很大……很長……」

    不喜歡掩飾的寄寒香直言道,似乎柯薔薇也繼承了她這有話直說的優良傳統。

    「謝謝前輩的夸贊,晚輩會更努力的。」

    楊追悔扎好馬步,已開始緩慢著。

    「慢……慢點……我還沒有適應……」

    寄寒香將臀部撅得更高,還輕微搖擺著,使得楊追悔的不斷撞擊著熱呼呼的肉,滾燙蜜汁更是沿著處溢出,滴答入地,滋潤著樹根,也許明年的桃花會開得更加嬌艷。

    楊追悔深知要滿足一個虎狼之年的熟婦,最佳方式是往死里干,所以一開始他便用力捅著,每次都沖開寄寒香的,退出時又連都快滑出,定格,再次用力捅入,如此反覆一一十多下,寄寒香都快發瘋了。「噢……噢……熱……熱死了……」

    聽著寄寒香的聲,楊追悔很難將她和上清宮長老聯系在一塊,現在楊追悔只將她當作一個求歡的女人,自己那根大是她最大的渴望。

    「我讓你感覺一下功的魅力所在,你會體驗到從未有過的快感。」

    楊追悔趴在寄寒香背上,雙手各捏住一只,隔著肚兜找到了那早已硬起充血的櫻桃,左右旋轉著,并大力抽動著,啪唧、啪唧,簡直都有點像抽水機,那股股則不斷噴出,不僅弄濕了楊追悔的,有些還灑到楊追悔胸前,淡淡的臊味在兩人之間蔓延開,飄入彼此鼻中,楊追悔干得更用力,寄寒香叫得更歡了。

    在后花園優美風景的襯托下,這場騒交歡倒是多了幾分神圣色彩,如果再多1條蛇,那楊追悔便是亞當,寄寒香則是夏娃,蛇引誘他們吃了禁果,沾滿的禁果。楊追悔還在繼續馳騁著,被不斷搖晃的桃樹灑下片片花瓣,有些落在寄寒香嬌軀上,有些落在楊追悔腦袋上,有些更是落在兩人處,黏在寄寒香或者楊追悔恥毛處,用它們的身體感覺著神圣的。

    「慢點……我受不了了……」

    寄寒香呻吟道。

    「不夠爽嗎?」

    楊追悔猛地拔出濕淋淋的,整根都是寄寒香的蜜汁,都有點反光了,寄寒香那被干得不能閉合的則一張一合著,吐出有點渾濁的蜜汁。

    「爽,快點捅進來。」

    寄寒香忙道:「我還要繼續體驗你的功。」

    「我知道前輩很爽!」

    楊追悔再次用力。

    「唷!丨再次被塞滿,寄寒香發出了十分滿足的呻吟聲。連續上百下,寄寒香已經受不了了,全身都在顫抖,喘息道:「……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

    「可不是現在,功才剛要開始。」

    楊追悔有點邪惡地笑著,點了寄寒香的四滿、關元、曲骨三位。

    「啊!」

    寄寒香昂起螓首,聲嘶力竭地呻吟著,以為會噴灑而出,卻覺得口好像被堵死了,這會兒甚至連都沒有流出一點,都被封在深處。

    「好脹……唔……怎么回事……」

    「功的精髓所在,利用女體的讓彼此獲得額外的內功。」

    楊追悔親吻著寄寒香的頸部,寄寒香則歪過臉,非常主動地伸出香舌,兩人的舌頭立即纏住,像交歡的蛇般不斷扭繞著,非常饑渴地吃著對方的津液。
真人捕鱼V8 北京赛车pk10网 免费游戏麻将 网络棋牌打鱼输2万多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管家婆精选心水资料 黑龙江6+1开奖结果查询表近100期 36选7推荐号码预测 股票资配公司? 快速网赚项目 麻将算钱规则图 股票申购新股规则 网上有哪些赚钱的软 湖南麻将怎么打初学规则 易方达上证50指数 qq分分彩qq群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彩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