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穿越小說 > 神雕之顛鸞倒鳳 VIP未刪節全文 > 第185話 敢脫就敢含
    「先追到手再說!」

    柯薔薇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他救我的那刻最帥了,我真的以為他是來自天上,要接我上去當神仙呢!」

    「不能去,要不靜兒服侍誰呢?」

    「呵呵,那你找人嫁了吧!」

    接下來的兩天,韃靼那邊都沒有什么動靜,只有那裊裊炊煙表明他們還駐扎在兩里外。我們的網址是,書包的全拼+i后面是點COM就算如此,楊追悔也沒有放松警戒,每天都在城墻上站上半個多時辰,三餐后更要像散步一樣到處走走,偶爾他還會去看望柯薔薇,可每次過去都遭到她的表白,楊追悔有點哭笑不得,索性不再去看望她,只希望她的鬧劇能早點結束。

    雖說柯薔薇姿色不錯,可倒追自己,楊追悔還是有點接受不了。不過等柯薔薇康復,楊追悔倒是想知道她會不會主動獻身。

    吃過晚飯,和鄧子龍在外面巡邏了一圈,楊追悔便決定回房間休息。躺在床上,楊追悔正望著窗戶發呆。

    不多時,黑暗已慢慢籠罩大地,到了該點燈的時間了,不過楊追悔完全懶得動,反正一會兒便要睡覺了,現在點燈也是浪費,而且他不喜歡那種好像燒焦的氣味,給人發生火災的感覺,所以他依舊躺在那里。

    來這里已經兩天了,韃靼卻按兵不動,楊追悔考慮著要不要帶兵殺過去,可邡些明軍不像自己這樣刀槍不入,傷亡是楊追悔不想看到的。

    從目前局勢來看,大同府趨于安全,可獨石城不知如何了?繼承了凌霄四雛獨特武器的芙兒、三娘、紗耶及施樂,應該會成為黃蓉她們很好的幫手,若三顧鳳凰肯出手,韃靼絕對攻不下獨石城。

    再者,八天后,達賴臺吉的援兵應該會到達獨石城,擅長馬術的他們將會成為攻擊力很不錯的援軍,至于女真族,估計沒那么快趕過來。

    除了擔憂獨石城,楊追悔更擔心戰爭勝利之后,面對道術偏邪的上清宮,楊追悔就顯得有點嫩了。

    此刻,楊追悔倒希望師伯凌綰白能在自己身邊,至少她會告訴自己;些對付上清宮的辦法。

    吱的一聲,門被推開。

    楊追悔翻身而起,看到一個黑衣人走進來。

    「何人?」

    楊追悔馬上警覺起來,已抓起刻龍寶劍。

    「在下寄寒香,曾是上清宮三大長老之一。」

    聲音很溫柔,很難將她和什么長老聯繋在一塊,而且好像還有點熟悉,不過楊追悔想不出在哪兒聽過這聲音。

    上次與周不仙聊天時,周不仙有提過寄寒香,卻不知道對方竟然是女人,而且還跑到了自己房間。

    「找我何事?」

    楊追悔依舊保持警覺。

    「聽聞閣下與上清宮結怨,閣下能否和在下細說一番?」

    「理由?」

    「呵呵,如今的上清宮已被邵元節弄得面目全非,道義無存。」

    頓了頓,寄寒香繼續道:「當初我、周不仙、邵元節三人都為輕仰道人之徒,成為上清宮創派三大長老,花了十年擴充上清宮,讓上清宮和伏虎山齊名。輕仰道人病逝,宮主之位便要從三大長老中選出,怎料年少氣盛,我被邵元節氣跑,師兄周不仙也遠走蠻夷。這些都是陳年舊事,以我對邵元節為人的了解,得罪他的人絕對不可能活著,所以你想活命就必須和我好好道來。」

    這個往事周不仙曾和楊追悔說過,寄寒香又重復了一遍,使得真實性更髙了,不過楊追悔還是不明白寄寒香怎么會出現在這里,而且從她那滿頭黑發來看,似乎遛不算老,便問道,「寄前輩,您多大了?」

    「我自小被輕仰道人收養,不知真正的年齡,應該快四十歲了吧。」

    「看起來,周不仙比你老多了。」

    楊追悔脫口而出。

    「你見過周不仙師兄?」

    寄寒香忙道:「聽聞你聯合了女真三族,師兄又曾去那邊,那你確實見過他了?」

    楊追悔忙解釋道:「我到野人女真族時,聽人說起過,因為你師兄在那里住了幾年,所以大家都知道他,不過他前段日子已過洋到東瀛,好像是要研究什么獸的。」

    「那也是我不愿意沾染的。」

    寄寒香將門掩上,道:「坦誠相見,將你和上清宮的恩恩怨怨都告知在下,興許在下可以救你一命。」

    「自己的路自己走,不勞寄前輩費心了。」

    楊追悔回絕道。

    「呵呵,我相信下次見面,你會和我說的,告辭!」

    寄寒香作揖后便退了出去。

    楊追悔走到門口,左看右看,確定她走了,這才松了口氣,嘀咕道:「莫名其妙。」

    第二天一大早,楊追悔依舊像前兩天那樣去巡邏,之后回到總兵府用膳。

    吃完早飯的楊追悔本打算回房間調息,卻遇到了秦豐艷。

    提著花籃的秦豐艷抿嘴而笑,道:「楊大人現在有空嗎?」

    「夫人,有何事?」

    楊追悔笑著,上下打量著這個風韻猶存的美婦,那雙美眸含著淡淡的溫柔,給人一種很好親近的感覺。

    「我要到后花園摘點桃花泡茶,家丁都不知跑哪兒去了,楊大人武功高強,可否幫小女子一次?」

    面對美婦的邀請,楊追悔卻之不恭,便和秦豐艷一道走向后花園。總兵府的后花園種滿了楊追悔叫不出名字的花花草草,而秦豐艷所說的桃樹種在一條蜿蜒小河兩側,兩根橫放于兩岸的木頭成了小河之間的獨木橋。

    「為什么總兵府的后花園會有河流?」

    楊追悔好奇道。

    「可能是便于花園的澆灌吧,我嫁入總兵府時就有了。剛開始也覺得有點奇怪,久了便見怪不怪了。我們到對面去。」

    秦豐艷已踏上獨木橋,也許是由于木頭潮濕的緣故,她差點失足跌進河里,幸好楊追悔拉住了她的手,這才幸免于難。

    「謝謝楊大人。」

    秦豐艷忙行屈膝禮。

    「小事。」

    走到河對面,秦豐艷負責提花籃,楊追悔則開始賣弄輕功,飛起,摘下桃花,落下,放進花籃,換來的是秦豐艷的拍手贊美。偌大的花園不斷回蕩著秦豐艷那有點夸張的笑聲,似乎有點兒放蕩了。

    摘了滿滿一花籃,秦豐艷便坐在河邊休息,偶爾還將花瓣扔進河里,看著金魚相互追逐著,秦豐艷笑靨橫生,好像一朵盛放的牡丹花,讓坐在她旁邊的楊追悔看得都有點癡了。

    也許是因為剛剛太過興奮,在樹下跳著蹦著,秦豐艷臉上一片桃紅,腋窩處也被香汗浸濕,讓那兒的布料近乎透明,隱約可見淡藍色的肚兜,那對被裹得十分緊,從側面觀察她那秀峰的楊追悔似乎看到了邊緣輪廓,一條絕美的弧線。

    雞雞為之一振的楊追悔忙移開目光,不敢再意秦豐艷,就怕自己會做出禽獸行為,不過這里四下無人,禽獸一下也無妨吧?

    楊追悔正想著蕩之事,秦豐艷已將螓首靠于楊追悔肩上,道:「好累,讓我靠一下。」

    「嗯。」

    聞到秦豐艷渾身散發出濃濃幽香的楊追悔忍不住深呼吸著,視線更是斜斜射進秦豐艷那略微有點分開的領口內,一條深深的溝壑落在被擠得緊緊的雙峰間,淡藍色肚兜擋住了楊追悔的視線,讓他不能將這對看得一清二楚,不過這種朦朧美比全裸更誘人,讓楊追悔都搭起了帳篷。

    為了掩飾自己的獸性,楊追悔只好屈起左腿,讓雞雞貼著左大腿內側,如此一來秦豐艷至少不會看到自己的丑態。

    「楊大人喜歡這里的風景嗎?」

    秦豐艷呢喃道。

    「挺喜歡的。」

    楊追悔忙答道,偷偷看了一眼秦豐艷那似乎蘊藏著哀思的雙眸,楊追悔喉嚨有點干澀,咽下口水,道:「田園風光其實挺好的。」

    「那你說是我美,還是這里的桃花美?」

    聽到這句好像故意在勾引自己的話,楊追悔已忍不住了,一把將秦豐艷摟進懷里,盯著她那雙到處閃躲的眼眸,道:「夫人比桃花美上一百、一千倍」秦豐艷輕輕推開楊追悔,人已跑開,在桃樹下旋轉著,裙擺飄起,那雙修長白嫩的大腿不時顯現,讓楊追悔更加饑渴難耐,他遂站起身,緊緊盯著她的,恨不得裙擺飄得高一點,那樣子便可以看到那神圣的土壤。

    幾瓣嬌紅桃花落下,被秦豐艷接住,捧著桃花,輕輕呵氣,花瓣飄起,在空中轉了幾個圈兒后飛到了楊追悔掌心。

    「真的是我美嗎?」

    此時的秦豐艷已少了那分羞怯,多了幾分野性,好像一只母獅般,正用貪婪的目光盯著楊追悔,不時發出銀鈐般的笑聲。

    「我向來不會說謊。」

    楊追悔三兩步便跑到秦豐艷跟前,摟住她的柳腰,將她整個人都按在了桃樹前,身子更是緊緊壓著她,含著花瓣,道:「我要像品嘗花瓣那樣品嘗夫人,以確定到底是夫人好吃?還是花瓣好吃?」

    「也讓我先吃一下花瓣。」

    秦豐艷踮起腳尖,不由分說咬住了那還未完全被楊追悔呑吃的花瓣,更吻住了楊追悔的嘴唇,有點饑渴地吮吸著。

    欲火焚身的楊追悔手在秦豐艷身上亂摸著,一邊回應著她的激吻,一邊解開她腰際的薄紗,用力一抽,他的視線遂被她那完全暴露的吸引了,原來這個騒貨竟然沒有穿疲褲,只戴著肚兜,看來她實在是騒啊!

    秦豐艷用一只手遮住,白了楊追悔一眼,道:「都看了人家下面,那人家也要看你下面,快點脫。」

    「你要含嗎?」

    楊追悔笑道。

    「你敢脫,我就敢含!」

    秦豐艷哼道。

    楊追悔三兩下便除了長袍,露出那根青筋暴露的大,用手搖了搖,嬉笑道:「夫人,麻煩你用你的櫻桃小嘴將它含住。」
真人捕鱼V8 四川金七乐模拟选号开奖结果 qq麻将有红中麻将吗 同城游美女捕鱼宝藏系统在哪里 琼崖海南麻将下载2017 海王捕鱼2手机下载 天天乐棋牌app 在线股票模拟交易 黑桃莽荒纪单机破解版 股票投资技巧 多多棋牌最新版 黑龙江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澳洲幸运8是正规彩票吗 北京11选5预测推荐号码 2019年生肖码表 重庆麻将胡牌公式图解 沪深指数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