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穿越小說 > 神雕之顛鸞倒鳳 VIP未刪節全文 > 第176話 皇后張氏
    楊追悔跪在地上,渾身冒著冷汗,睜大眼看著舉刀圍向自己的錦衣衛,不知所措。第二书包网:shubaoi.com他的腦子里一團混亂,正在重播著剛剛那詭異的一幕:受賞者竟然要殺當今皇帝!

    這絕對是殺頭之罪!

    「抓下這個亂臣逆子!」

    嘉靖怒吼,像猴子般跳了起來,而坐在他旁邊的珧玲兒則一臉鎮定,嘴角顯露著快意笑痕。

    憑楊追悔如今的武功修為,想要擋下那些錦衣衛是小事,而且為首的還是受命于自己的陸炳,只要楊追悔隨便說出一個字,陸炳便會倒戈相向,變成自己的盾和矛,可是……

    考慮到芙兒她們的安危,楊追悔也只能束手就擒了。

    錦衣衛擒住楊追悔,將他壓在地上,等候著嘉靖的發落。

    「寡人視你為國之棟梁,你卻當著大臣及外邦使者的面辱罵寡人,還欲行刺!楊過,你這是大逆不道!來人,推出去斬了!」

    「陛下息怒。」

    徐階急忙躬身走出,道:「請三思,請聽他解釋再發落。」

    「尚書大人說得有理,陛下切莫氣壞了身子。」

    珧玲兒抿嘴而笑。

    嘉靖冷眼盯著楊追悔,問道:「楊過,念你屢立戰功,寡人想聽聽你的解釋。」

    「陛下,我……」

    楊追悔該怎么解釋,難道要說自己精神錯亂嗎?

    (!

    「看來他是默認了。」

    珧玲兒嘆息道:「真可惜了。」

    楊追悔抬頭瞪著珧玲兒,恨不得跳上去她。

    「先打入大牢,聽候發落。寡人頭疼,兩位尚書負責招待外邦使者,我先回寢宮休息了。」

    一臉惱怒的嘉靖起身便走。

    珧玲兒白了楊追悔一眼,跟在嘉靖身后離去,錦衣衛則架起楊追悔,拖出太極殿。

    阮飛鳳面具下的那雙眼睛充滿了恐懼,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辦?甚至連呼吸都快停止了,只希望這一切都是夢,可這個夢太過真實了。

    被迫換上囚服,銬上手煉腳煉,楊追悔被關進了最偏角的大牢內。

    鐵門一鎖,獄卒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哼道:「這是死牢,不管你是皇室中人,還是曾經那尾巴翹得比狗還高的大臣,永遠都不可能離開這里,除非是你要被斬符的那天!」

    獄卒大笑幾聲,搖搖晃晃地走開了,還打了好幾個酒嗝。

    楊追悔壓根就不想理會這種下賤小人,只是觀察著大牢的構造。觸目所見都是粗如手臂的鐵柱、枯黃干草、潮濕的墻壁,一扇腦袋大小的窗戶位于一丈多高的墻上。除此之外,墻壁上還殘留著道道血跡,早已干涸,也不知道是哪個被折磨的倒霉蛋留下的。

    長嘆一聲,楊追悔想著自己先前到底是哪根筋出了毛病,竟然會去刺殺那個狗皇帝,難道是自己月經失調不成?

    想起珧玲兒那不懷好意的笑容,楊追悔總覺得一切都和她有關,不過也可能是幸災樂禍,誰教自己三番兩次了她,而且還,又偷走了她的肚兜和褻褲。

    早知道,楊追悔應該將她的肚兜和褻褲帶在身上,剛剛直接扔到嘉靖臉上,看他有何反應!

    走到鐵牢前,伸手觸摸著骯臟的鐵柱,楊追悔知道曾經有無數雙手摸過這里,十惡不赦之人、被陷害的忠良,絕對都曾經有過,自己到底算是前者還是后者?

    正邪善惡通常都是相對的,在珧玲兒眼里,楊追悔這個奸污她的人是壞蛋,但是在三娘、小月、黃蓉等人的眼里,楊追悔是一個好人。

    想著從后面干珧玲兒的香艷畫面,楊追悔還是有點想不通——一個堂堂的貴妃怎么會跑到瓊州去扮演妓女?

    除非……

    楊追悔眉頭深鎖,如果一切真的如他想像的那般,估計事態會變得更加棘手,而且他已經將軒止步等人的死和珧玲兒掛上鉤,但是為什么燃跡又能逃過一劫?

    千頭萬緒,楊追悔腦子都快了,索性不去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

    這個監牢也只有那一堆枯草可供休息,所以楊追悔打算躺下好好休息一番。正要躺下,楊追悔卻覺得眼前的草堆好像動了一下,定眼一看,楊追悔差點蹦起來——一只腳裸露在外面!三寸金蓮!

    難道草堆下面有一個女人?還是說只有一只腳?

    為了解除困惑,楊追悔便將枯草一點點地踢開,一個趴在那里的女人漸漸顯露出。

    她也和楊追悔一樣穿著囚服,只是這件囚服破爛不堪,還黏著不少干涸發黑的血漬。由于她趴著,楊追悔無法看清她的容貌,不過單單看那挺翹美臀以及完美的身體曲線,楊追悔下意識地覺得她應該是一個美人胚子。

    當然,也可能是背影殺手。

    不管如何,楊追悔還是得先確定她的生死。

    楊追悔蹲在地上,抓住她的手腕,見脈搏還在跳動,只是很紊亂,這才松了口氣,問道:「你怎么會在這里?」

    這女人只是手指無規律地動了幾下,并沒有其他的反應。

    楊追悔輕輕將她整個人翻了過來,看著她那臟兮兮的臉蛋,雖不算是國色天香,但也天生麗質,只是此時的病態將一切的美都掩蓋了。

    皺巴巴的蒼白嘴唇,雙眸緊閉,亂如稻草的鬌發。

    單單從容貌來看,這個女人應該四十歲左右,不過微微敞開的衣領暴露出的肌膚還算是冰肌玉骨,如果讓她洗個澡,換一套干凈的衣服,她應該會是一個大方得體的女人。

    看了一眼她那高聳的,楊追悔問道:「夫人,你還好嗎?」

    她動了動嘴唇,卻說不出一個字。

    見她如此的虛弱,楊追悔便道:「我去叫人來幫你看病。」

    正要起身,她卻突然抓緊楊追悔的手臂,全身都在顫抖,上下唇動了好幾下,聲如蚊蚋道:「不……不要……」

    楊追悔不小心看到她的肚兜一角,見肚兜邊緣縫著金絲,便知她的身分絕對不一般,就想利用真氣幫她恢復點體力。

    這時,腳步聲響起。

    楊追悔忙用枯草遮住她的身子,若無其事地在牢里踱步。

    「吃吧!」

    獄卒將一碗混著青菜的白飯和一碗水放在牢前就走開了。知道這個女人快虛脫了,楊追悔便讓她躺在自己大腿上,將水一點點地喂給她,求生的本能讓這個女人張大了嘴,要不然楊追悔還不知道該如何喂水給她呢!

    水喝下一大半后,女人干咳了好幾聲,十指緊緊抓著楊追悔的衣角,無力道:「謝謝你……」

    見她還不能睜開眼,楊追悔便問道:「我再拿點米飯給你吃。」

    「謝謝你。」

    知道這個女人太久沒有進食,胃無法消化這干巴巴的米粒,楊追悔便將剩下的水和飯菜攪拌在一起,當成米粥喂她。

    一刻鐘后,女人終于將米飯都吃光,太過疲倦的她枕著楊追悔的大腿就睡著了。

    看著她那起伏得很有規律的雙峰,楊追悔稍微放心了。

    一個時辰后,女人終于醒來,伸手觸摸著楊追悔的臉頰,問道:「你是何人?」

    直到這一刻,楊追悔才發現她是一個瞎子!愣了一下,楊追悔答道:「我叫楊過。」

    「呵呵,楊過,是郭靖、黃蓉夫婦收留你的吧?」

    見她知道這點,楊追悔更為驚訝,不禁想著她會不會也是楊過的老相好?可想來想去,楊追悔都覺得這個可能性非常小,因為《顛鸞倒鳳》開篇的五萬字涉及到的女人很少,幾乎都在楊追悔以前收集的木偶行列里,那么她又會是誰呢?

    「嗯,是的。夫人怎么會淪落到這種地步?」

    楊追悔忙問道。

    「呵呵,說來話長。」

    她露出笑意,輕聲吟道:「寥落古行宮,宮花寂寞紅。白頭宮女在,閑坐說玄宗。」

    聽著詩句,楊追悔大致確定了她是一個被打入冷宮的妃子,可這里是死牢,又不是什么冷宮。

    為了確定她的真實身分,楊追悔直言道:「敢問夫人尊姓大名?」

    「賤妾姓張,張碧奴。」

    「張碧奴……」

    楊追悔念叨著,突然像了般抖了一子,急問道:「夫人是母儀天下的張皇后?」

    「正是,唉……」

    張碧奴微微嘆息,道:「飛得越高,摔得越重,賤妾深知這道理了。」

    楊追悔難以置信地盯著她那張臉,又覺得她沒有必要騙自己,便問道:「那么張皇后又怎么會淪落到這種地步?」

    「說來話長……」

    張碧奴便將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地告訴楊追悔:「自珧貴妃進宮后,賤妾便失寵;知自己花容凋零,我也沒什么好奢望的了,只希望能看著初彤長大嫁人。怎料那天睡到半夜遭人劫持,醒來后便在這兒,眼睛還瞎了。知道這是死牢,我便向獄卒求救,可他們說張皇后好端端的在宮里,我再胡說,他們便要殺了我。」

    楊追悔問道:「這聽起來確實有點不可思議,娘娘你有得罪什么人嗎?」

    「賤妾一直都待在后宮,安于本分,不可能會得罪人的。」

    「珧玲兒呢?」

    「珧貴妃……」

    張碧奴陷入了思考,好一會兒才開口道:「賤妾記得有次看到她和上清宮的邵道長在聊天,不過賤妾不記得他們說了什么。」

    楊追悔面色凝重,看來他一直小看了珧玲兒,沒想到她也是上清宮的人!

    「你有看到我女兒初彤嗎?」

    張碧奴問道。

    「我剛到京師,還沒有見過公主。」

    楊追悔如實道。

    其實他根本不知道有初彤公主的存在,畢竟他是一個穿越者。

    「我很擔心她的安危。」

    頓了頓,張碧奴問道:「你怎么會來到這里?」

    楊追悔只得將太極殿上發生的事告知張碧奴。

    「怎么會這樣?」

    張碧奴叫出聲,「這不可能的,只要是正常人都不可能會做出那種舉。弒君!嚴重的話會誅九族的。」
真人捕鱼V8 今日股市行情大盘走 街机捕鱼大亨旧版本 天中图库好运彩精布衣 2020年六号宝典开奖记录 北京pk拾开奖走势图 靠谱的在家兼职工作 黑龙江36选7前100期开奖号码 开奖直播现场 香港2018 福建36选7几点开 正版王中王香港资料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l 心水一点指什么动物 微乐白城麻将手机版 街机电玩捕鱼 星悦麻将福建 终于发现财神捕鱼有漏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