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像從來沒有這么正經過。」

    夏瑤笑了笑,更是握緊楊追悔的手。

    「相公,有蚊子咬我。」

    阿木爾嗔道。

    「娘子,別怕,有我在。」

    周不仙忙摟住阿木爾的腰部,繼續道:「再咬你,我就一巴掌拍死它。」

    「謝謝相公,我好愛你喔。」

    聽著他們那變態至極的對話,夏瑤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更忍不住笑出聲,道:「你真的很搞笑,竟然當紅娘把他們撮合為一對。」

    「你不覺得他們很合適嗎?」

    楊追悔揚起眉毛,顯得十分得意。

    「很怪異。」

    夏瑤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陸炳,道:「如今陸炳也被你控制了,看來我的大仇得報之日就快來了。」

    「不管你要做什么,記住一定要先和我商量,嚴嵩父子可沒有那么好對付,而且在他們后面還有上清宮的支持。」

    「知道,我以后都聽你的話。」

    楊追悔隨手捏了一下夏瑤粉臀,嬉笑道:「還疼嗎?」

    「又開始不正經了。」

    夏瑤一把推開楊追悔,像個快樂的森林精靈般往前跑著。

    「真的像變了一個人,能一輩子這樣就好了。」

    楊追悔感嘆著,也跟了上,周不仙則在幫著他的愛妻驅趕蚊子。

    從建州左衛出發到魚失所,花了整整三天的時間。

    期間楊追悔還對夏瑤的起邪念,卻被夏瑤拒絕了,因為她不希望第二天痛苦地走路,為了不讓楊追悔失望,她只好用嘴巴和手替楊追悔解除,還喝下了那自噴出的美味。

    當他們來到魚失所時,那兒已有八名身著嫣紅襜裙的少女在迎接著他們。

    一看到這些妙齡少女,楊追悔不禁感嘆道:「文明開化的地方就是好,至少知道將美表現出來。」

    擅長吃醋的夏瑤立即用手肘去捅楊追悔的胸膛。

    由于他們不懂女真族的語言,所以這次阿木爾變成他們的翻譯,一名自稱是族長的六旬老者將他們迎到部落中,將關于海獸的資料更清楚地告知他們。

    楊追悔多次問到海獸到底有沒有人駕馭,可得到的答案都是沒有,這讓他忐忑不安,他可不確定憑著自己或者這把還未開封的刻龍寶劍,能殺死一只兇猛海獸。

    如果是母的,楊追悔就用大雞雞它。

    如果是公的,楊追悔的菊花可能不保。

    談話間,酒菜已準備好,那幾名襜裙少女在酒席間翩翩起舞,偶爾還去挑逗楊追悔,弄得夏瑤郁悶不已,女扮男裝的她卻不能趕走像蝴蝶般圍在楊追悔身邊的少女們,而且還有兩名少女圍在她周圍,不時用羽扇挑逗著她。

    見楊追悔一點都不收斂,還不時露出色瞇瞇的笑容,夏瑤心一橫,干脆拉住少女的手,讓她們坐在自己旁邊,想以此刺激楊追悔,可惜她又不是被帥哥圍著,楊追悔又怎么可能會生氣呢?

    飯后,他們便到族長為他們準備好的房間休息,為了防止楊追悔拈花惹草,夏瑤堅持要和他睡一個房間,無奈的楊追悔也只能點頭。

    休息了一個下午,一場略顯平淡的晚飯后便是營火表演。

    作為貴賓,楊追悔被圍在正中間,穿著異服的海西女真少女手牽著手哼著歡快的歌兒,還不時朝楊追悔聚攏,讓楊追悔吃了不少豆腐。

    「真是氣死人!」

    站在人圈之外的夏瑤氣得直跺腳。

    見一個長相不錯的少女又送上門,楊追悔便裝作無意間與她撞在了一起,順手摸了一下她的大腿,被瞪了一眼,楊追悔急忙收回手,反正只要有那堆營火,就算吃再多的豆腐也沒人會注意到。

    玩鬧了近半個時辰,營火表演進入階段。

    幾個壯漢搬來用手臂般粗細的鐵棍串好的剝皮黃牛,架在篝火之上,兩人負責轉動鐵棍,一人負責涂油,其余的人則不斷吆喝著,震耳欲聾。

    半刻鐘后,場上已彌漫著牛肉的香味,楊追悔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這時,阿木爾走到楊追悔旁邊,小聲道:「主人,這算是送別禮。」

    「什么意思?」

    楊追悔臉上的得意頓時消失。

    「剛剛有人說明天主人即將和海獸搏斗,一般是有去無回,所以便為主人準備了這盛大的歡送儀式。」

    聽罷,楊追悔才知道原來這是變相的送葬儀式,心里雖然有點不爽,不過還是盡量裝得很開心,反正與海獸搏斗是遲早的,今夜就該好好享受一下,如果那些苗條的異族少女都能與自己親熱一番,那是最好。

    可惜這一切都是楊追悔的一廂情愿,有夏瑤在,他再放肆也不可能溺倒于異族少女的溫柔鄉中。

    一會兒,族長便用刀將烤熟的牛肉一塊塊切下,裝在盤子里,再分給楊追悔他們幾個客人以及族中的長老,至于那些族人,他們也只有看的分。

    享受完盛宴,營火表演已接近尾聲,大家開始收拾東西,楊追悔則和夏瑤回房間休息。

    躺在床上,夏瑤埋首楊追悔胸前,問道:「明天真的要去找那只海獸嗎?」

    「就外表來說,它和我們在潮州看到的那只一樣,但是為什么會少了馭龍者呢?」

    吃得有點飽的楊追悔打了個飽嗝,繼續道:「如果真的沒有馭龍者,也許我可以變成它的主人。」。

    「絕對不可能。」

    夏瑤撐起身子,盯著楊追悔的面頰,道:「在我看來,你確實是數一數二的高手,可面對實力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的海獸,我覺得你應該小心一點,若不行,明天我們直接回去吧。」

    「那此行的目的完全沒有達到,更不可能聯合得了海西女真,甚至會失去建州女真的信任,只聯合野人女真是不可能打敗韃靼的。」

    楊追悔摟緊夏瑤,嬉笑道:「怕什么?上次那只我能搞定,這次的也絕對可以。」

    「你在安慰我,反正明天我要和你一起去,你死我也要跟著你死。」

    「行,行。能不能幫我吸一下?」

    「都硬起來了,真是的!」

    夏瑤白了楊追悔一眼,非常主動地將其掏出,用那張櫻桃小嘴封住熱呼呼的,開始埋首苦干,楊追悔則在想著明天的事。

    一刻鐘后,楊追悔便了,射得夏瑤滿嘴都是,夏瑤將都吃進肚子里,之后躺在楊追悔懷里,靜靜享受著這份難得的安逸。

    艷陽高照,數名漁夫正將繩索解開,推著漁船入海。

    平時魚失所的海邊有很多孩童在抓螃蟹或者貝殼之類的,如今海邊根本不可能看到孩童,都是那只海獸的影響。

    「主人,族長和我說,只要漁船一出海,那只海獸便會出現,先是將漁船打爛,然后將漁夫都吃掉,之后又會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中。」

    阿木爾解釋道,周不仙正拉著他的手,好像怕他的妻子會愛上楊追悔般。

    「如此說來,這幾個漁夫都做好赴死準備了。」

    「因為他們都是以捕魚為生,如今不能出海,那他們的生存之路就等于斷送了,而且又有族長下令,他們就算不想也必須出海。」

    阿木爾解釋道。

    「娘子,別打擾主人。」

    周不仙嚴肅道。

    「抱歉。」

    阿木爾忙擁住周不仙,嗔道:「人家只是分析給主人聽而已嘛。」

    看眼這對同性夫妻,楊追悔握緊刻龍寶劍,道:「謝謝你的提醒,祝你早日為你相公生子。」

    「他每晚都很努力的,每晚都把人家弄得。」

    阿木爾害羞道。

    楊追悔還是不敢想象周不仙插阿木爾的畫面。

    這時,一名漁夫向楊追悔招手,楊追悔便走向那艘漁船,而夏瑤還在睡夢之中,為了能讓她平平安安的,楊追悔特意喂了點迷藥給她,估計她醒來的時候,楊追悔已在海中與海獸搏斗了。

    撫著藍金相間的刻龍寶劍,楊追悔便跟著漁夫一道上了漁船。

    「主人保重。」

    阿木爾、周不仙及陸炳異口同聲道。

    漁夫撐著漁船往遠處駛去,船身搖擺不定,讓人覺得漁夫是一個新手,可從他那佝僂之軀以及手指厚厚的繭來看,他應該是一個老漁夫才對。

    楊追悔很想和他交談,可惜語言完全不通。

    站在海邊的海西女真族族長眺望著漸漸遠去的幾艘漁艙,雙手合緊,匍匐于地,像虔誠的教徒般禱告著,其他在場的族人也都紛紛效仿。

    見海邊趴著那么多人,楊追悔覺得自己似乎死到臨頭了。

    「真搞笑,我怎么可能會死在這里呢!」

    楊追悔慢慢拔出刻龍寶劍。

    在艷陽照射下,劍身閃著金黃亮光,帶給楊追悔的卻是冰冷至極的感覺,這把劍是加入憶柳、懷蝶的靈魂融鑄而成,楊追悔一直將它視為寶貝,所以不管它表現得多怪異,楊追悔都不會太在意。

    轉動劍柄,凄寒劍身映出楊追悔那張成熟的面頰以及那深邃且堅定的雙眸。

    收劍入鞘,楊追悔站在船頭眺望著遠方,正期待著海獸的出現。

    海岸線漸漸遠離視線,混著咸味的海風不斷鉆進楊追悔的鼻腔,長袍發出「獵獵」聲響,更是裹緊楊追悔那強壯身軀,黑發也被海風挑逗得如野草般飛晃著。

    對于藍龍的攻擊方式,楊追悔深有感觸,藍龍不會傻得從遠方沖過來,而是選擇由水底進攻,所以他的目光不是落在遠方,而是近前。

    海水散發著濃濃的腥味,還漂浮著一層濃黃色的泡沫,使得楊追悔看不清海水下的動靜。

    隨著時間的流逝,漁船離魚失所越來越遠,楊追悔只能聽到附近幾名漁夫的喃喃自語,以及海浪拍打漁船的嘩啦嘩啦聲。

    霎那間,一股巨浪憑空而起,猶如魔鬼般張牙舞爪的撲向右側的兩艘漁船。

    同時,一條藍色尾巴騰起,在半空中定格,接著便狠狠砸向漁船。
真人捕鱼V8 宁夏11选五购买平台 科乐长春麻将在哪下 中国长城股票最新消 申城上海麻将下载 皇冠博彩 222628黄大仙精准资料 二手麻将机多少钱一 天津11选5号码定位走势图 平特二肖100元赔多少 贵阳微乐麻将鸡 青海省11选5最新开奖 捕鱼少女游戏 新出的棋牌游戏? 安徽快3计划 证券公司股票推荐 友玩广西棋牌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