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穿越小說 > 神雕之顛鸞倒鳳 VIP未刪節全文 > 第165話 菊花綻放(一)
    「那讓我陪你休息。第二书包网:shubaoi.com」

    楊追悔爬上床,手落于她的小蠻腰上,輕輕撫摸著,呢喃道:「晚上睡覺會很熱,你至少應該把外衣脫了。」

    夏瑤使勁搖頭。

    見夏瑤還是很難放得開,阮飛鳳也爬上了床,著楊追悔那根還黏著自己津液的,道:「剛剛我認小瑤為干女兒了,今晚便由我們母女倆一同服侍楊公子,作為楊公子即將前往魚失所的獎勵,記得要打敗海獸噢。」

    「母女?」

    楊追悔吃驚道:「小瑤這個冷血動物竟然會……」

    楊追悔話還沒說完,夏瑤手肘便擊向楊追悔腹部,疼得楊追悔差點哭爹喊娘,他遂有點野蠻地將夏瑤翻過身,笑道:「你打了本少爺,本少爺要讓你這等民女嘗嘗被的滋味!」

    「楊公子,先奴家。」

    阮飛鳳嗔道。

    面對起來一發不可收拾的阮飛鳳和必須霸王硬上弓的夏瑤,楊追悔倒是有點迷茫了,不知道該先動誰,左看看右看看,楊追悔便俯身吻了一下夏瑤的薄唇,呢喃道:「小瑤,我讓你看看以后我們必須做的事,我們還從來沒有做過。」

    夏瑤臉紅撲撲的,不知該往哪兒看。

    「楊公子,是奴家在上面嗎?」

    阮飛鳳問道,手繼續著楊追悔的火熱。

    為了讓夏瑤看清楚兩人的官,楊追悔選擇了觀音坐蓮式。

    在楊追悔的攙扶下,阮飛鳳慢慢坐下去,確定頂到口,阮飛鳳遂放松身子,享受著瞬間塞滿的充實感。

    「都……都了……」

    「我感覺到了。」

    楊追悔親吻著阮飛鳳的頸部,緩慢著,道:「你里面好濕,而且很熱,看來你已經很想我了。」

    「都是你這冤家害的,奴家以前可不會如此。」

    埋怨著楊追悔,阮飛鳳卻非常主動地揉著自己的充血,呻吟道:「小瑤,這樣子被塞滿真的很舒服,娘也想讓你體會這種感覺。」

    平躺在那兒的夏瑤想移開目光,可那不時進出粉色的大讓她的身子都定住了,肥厚的時而被撐開,時而又像嘴巴般含住,而且還不時溢出蜜汁,這種靡的畫面讓夏瑤覺得自己連呼吸都成了一種奢侈。

    見夏瑤被吸引住,楊追悔遂附到阮飛鳳耳邊呢喃著。

    「小瑤,今天你我成為母女,我現在送一份禮物給你,是你絕對想不到的。」

    說著,阮飛鳳已跪在地上,像只般趴著,卻不讓滑出,還將夏瑤的大腿掰開。

    「干娘,你要干什么?」

    夏瑤被嚇到了。

    「送大禮給你。」

    阮飛鳳已將夏瑤的腰帶解開,很嫻熟地拉下她的褻褲,看著那隆起的及緊緊閉合的,阮飛鳳感嘆道:「年輕真好……」

    楊追悔抓著阮飛鳳蛇腰,緩慢著,為了能讓阮飛鳳順利完成任務,他不能插得太快,就怕阮飛鳳沉浸在之中,忘記今晚的主角是夏瑤。

    「干娘。」

    夏瑤不知道該說什么,一邊看著阮飛鳳那對前后搖晃著的,一邊捂住光滑的。

    「干娘要給你禮物。」

    面帶微笑的阮飛鳳很容易就解除了夏瑤的武裝,看著那泛著光的,阮飛鳳俯身,用那紅唇親吻著夏瑤的。

    「啊!」

    夏瑤驚叫出聲,完全想不到阮飛鳳會做出這種事,她一直以為只有男人才可以舔女人,沒想到……

    不對!在未遇到楊追悔之前,夏瑤連碰都不敢碰,被楊追悔多次調戲,直到那次在尚書府中六九式之后,夏瑤才知道原來男女可以互相舔對方的官,而到這一刻,她才知道原來女人也可以舔女人的官。

    看著正埋頭苦干的阮飛鳳,夏瑤忍不住發出呻吟聲。

    比起楊追悔的技術,阮飛鳳應該算生澀得多,但同為女人的她知道哪兒最敏感,也知道如何才能調動夏瑤的內心需求,所以便將那顆躲藏在軟肉下的充血壓出,香舌在那兒不斷舔動著,啾啾作響。

    「干娘……別……別這樣子……」

    被弄得完全失去抵抗能力的夏瑤只得任其擺布,眼睛盯著阮飛鳳那隨著抽動而發出陣陣乳浪的,或是她那高高翹起的肉臀,她很想看一看楊追悔和阮飛鳳結合之處,可都被擋住,只能聽到那不斷回蕩在房間里的撞擊聲。

    見夏瑤已開始享受,楊追悔的心也放松了不少,便問道:「小瑤,感覺如何?」

    夏瑤被舔得渾身燥熱,更覺得內功仿佛都被廢了,哪里還有力氣回答楊追悔的問題,所以只是微微點頭,不斷扭動著如蛇嬌軀,很想制止阮飛鳳的侵略行為,可那種麻入骨頭的舒服又讓她欲罷不能,再加上楊追悔那炙熱雙眸的監視,讓夏瑤更加魂不守舍,嘴里不斷哼出舒服的調調。

    「小瑤,你這里真的很香,相信楊公子也很喜歡舔的。」

    阮飛鳳將壓開,吃著那不斷流出的女液精華,舌尖偶爾還觸碰到夏瑤那朵可愛的菊花。

    「干娘……你會弄死我的……」

    「這是干娘給你的禮物,以后你和晴兒也要如此服侍楊公子。」

    阮飛鳳撐起身子,道:「讓干娘好好抱抱你。」

    說著,她將夏瑤擁住,唇瓣開始在她頸部來回親吻著。

    由于阮飛鳳改變姿勢,楊追悔也不得不改變,就用大腿支撐著阮飛鳳的身體,依舊在她的內橫沖直撞著,算是觀音坐蓮與式的綜合姿勢,不過他還是不能用力,畢竟他不是這場三人行的主角。

    阮飛鳳撫摸著夏瑤臉蛋,道:「把舌頭伸出來。」

    「干娘……那樣子……」

    「聽話。」

    脹紅了臉的夏瑤只得怯生生地伸出舌頭,還未完全伸出,阮飛鳳便吻住,開始吮吸著。

    「唔……」

    夏瑤睜大了眼,不由自主地將嘴巴張得更大,迎接著阮飛鳳香舌的入侵,感覺到那靈活的舌頭在自己口腔內不斷游動著,還搜刮著自己的津液,夏瑤便開始學著她的動作,讓舌頭在阮飛鳳口腔內攪拌著,像饑渴的沙漠旅人般咕嚕、咕嚕地吃著阮飛鳳故意送進自己嘴里的津液。

    瞬間,兩女的舌頭完全纏繞在一塊,如同兩條處于狀態的青蛇,不斷發出的呻吟聲更讓楊追悔大發,只想將她們干上好幾遍,可夏瑤還是……

    阮飛鳳用力吻了一下夏瑤的臉蛋,嫵媚道:「喜歡干娘這份禮物嗎?」

    夏瑤擁著阮飛鳳,呢喃道:「謝謝干娘,我知道以后該怎么做了。」

    「嗯,干娘后面好熱,你要不要試一下?」

    阮飛鳳喘息道。

    「其實……我和楊過說過,只有等大仇報了,我才會和他行房……」

    「原來如此。」

    阮飛鳳笑了笑,便附到夏瑤耳邊呢喃著。

    聽罷,夏瑤猛地搖頭,道:「絕對不可能,」

    見夏瑤反應如此激烈,楊追悔便問道:「討論什么大事?」

    「我和小瑤說從后面也……」

    「干娘,別說了!」

    夏瑤忙捂住阮飛鳳的嘴巴,雙瞳不斷閃爍著。

    楊追悔頓悟道:「小瑤,后面其實也可以的。」

    「我才不會相信你的話!」

    夏瑤白了楊追悔一眼,卻又支支吾吾道:「如果……如果你要嘗試……我會配合的……」

    一聽到這句話,楊追悔鼻血差點噴出,遂從阮飛鳳濕淋淋的內拔出,彈跳了好幾下。

    莫名的空虛讓阮飛鳳顯得有點失落,可今晚他們是打算調教夏瑤,所以也只能讓自己委屈點了。

    讓在一旁,阮飛鳳將戰場交給他們兩個,伸手摸摸,那兒泥濘不堪,還散發著一股淡淡的臊味及楊追悔摩擦留下的溫度。

    「你真的要試嗎?」

    夏瑤睜大眼,莫名的恐懼讓她渾身顫抖了好幾下,見楊追悔滿臉的期待,她知道一切都將發生了。

    「試一下,如果很痛便作罷。」

    楊追悔摟著夏瑤,親昵道:「一切都由你做主。」

    「好吧,那我該怎么做?」

    「躺下,盡量拾高,放松,也可以唱唱歌。」

    「唱你個頭!」

    夏瑤白了楊追悔一眼,躺了下去,螓首歪一邊,卻不時偷偷看楊追悔的大。

    「把腿分開。」

    夏瑤連瞪楊追悔好幾眼,卻也慢慢打開緊閉的雙腿,將濕黏的大方地呈現在楊追悔面前,害羞的她忙捂住臉龐,道:「不許那樣子看人家那里。」

    「小瑤那里真的很漂亮。」

    阮飛鳳由衷贊美道。

    「干娘……不許嘲笑人家……」

    夏瑤嗔道。

    「確實很漂亮。」

    楊追悔手指沿著褶皺分明的不斷滑動著,一條條閃著欲光芒的蜜汁水帶便纏繞在他指尖。

    看著那朵皺緊的雛菊,楊追悔便拿著枕頭墊在夏瑤粉臀處,讓她的撅得高點,要不然還真難捅進菊花。

    其實要的話,讓夏瑤趴著是最好的選擇,不過那樣子趣味少了很多,楊追悔希望能好好欣賞夏瑤的表情,不管痛苦與否。

    按捏著夏瑤那略顯干燥的菊花,楊追悔將從溢出的涂在那兒,溫柔地按撫著,道:「待會會疼記得和我說一聲。」

    「嗯……」

    「公子,你這兒也不夠濕。」

    說著,阮飛鳳俯身含住楊追悔的,開始啾啾地吮吸著,一只手還去揠弄自己的,自娛自樂。

    「鳳兒,你真的很會服侍人。」

    感覺到阮飛鳳的舌頭在自己上不斷掃著,楊追悔打了好幾個寒顫,就怕會被她這張吸力極強的嘴巴搞,所以忙將注意力集中在夏瑤的雛菊上,繼續將蜜汁涂在她的菊花上,偶爾還試著將手指。

    「楊過……」

    夏瑤欲言又止。

    「怎么了?」

    「沒……」

    見阮飛鳳吸得很歡心,楊追悔便問道:「鳳兒,應該好了吧?」
真人捕鱼V8 35选7福彩 手机斗牛棋牌 意甲历届最佳射手榜前三 52大庆麻将咋下载不了了呢 彩金之家捕鱼游戏中心 河南麻将游戏下载 欧冠西甲为什么5个名额 波克城市棋牌官方免 穆勒德甲 贵阳捉鸡麻将必胜口 融资融券对股票有什 血战麻将高手打牌思路 能赚钱的手机捕鱼游戏 大唐棋牌官方下载地 椰子篮球鞋 星悦内蒙古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