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穿越小說 > 神雕之顛鸞倒鳳 VIP未刪節全文 > 第159話 飛鳳熟透了
    阿木爾心狠手辣,阮飛鳳心慈手軟,為了一絕后患,楊追悔只能選擇傷害阮飛鳳,所以依舊對準阿木爾,拔掉瓶塞。第二书包网:shubaoi.com

    當蛇蠱以閃電般的速度鉆進阿木爾嘴里時,阮飛鳳驚叫著朝后倒下,暈厥過去。

    看著正被蛇蠱折磨得七孔流血的周不仙和阿木爾,楊追悔仰頭大笑著,冷冷道:「讓你們作威作福這么久,也到了該償還的時候。」

    楊追悔將半死不活的周不仙踢得翻過身,盯著他那還在溢出鮮血的眼睛,道:「上清宮的長老,也許他們現在很想見你。」

    這時,周不仙全身又開始劇烈抽搐著,整張臉都凹下去,蛇蠱的尾巴正從他鼻孔伸出,又馬上溜了回去,楊追悔甚至能看到蛇蠱在周不仙腦顱間穿梭的畫面,十分惡心。

    足有一刻鐘,周不仙才停止流血,此時他盯著楊追悔,面無表情。

    「知道我是誰嗎?」

    「主人。」

    周不仙答道。

    「很好。」

    楊追悔拍拍手走到阿木爾面前,確定他們兩人都被自己所控制,楊追悔的心情非常愉快。

    向阿木爾拿了另外一半解藥服下,楊追悔便道:「趴下,學狗叫。」

    周不仙和阿木爾聽到命令都趴在地上汪汪叫著,還使勁搖著,可惜少了狗尾巴,否則絕對非常像只狗。

    「舔我的靴子。」

    看著他們伸出舌頭舔靴子的下賤模樣,楊追悔笑不可抑,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

    將尚在昏迷的阮飛鳳抱起,楊追悔便命令他們兩個跟在自己身后走出去。

    一出去,四名巫衛就將矛頭對準楊追悔。

    周不仙忙喝出聲,用女真語言訓斥著巫衛,四名巫衛都傻住了,根本不知道發生什么事。

    楊追悔雖然聽不懂他們的語言,不過也知道變成傀儡的周不仙是在替自己說話。

    片刻,巫衛都低頭讓在一邊,楊追悔忙抱著阮飛鳳走向她房間。

    吩咐丫鬟小柔照顧好阮飛鳳,楊追悔便帶著周不仙和阿木爾走向另一間房,他要好好懲治他們。

    坐在床邊看著他們兩個,楊追悔瞇眼笑著,道:「從今天起,周不仙你做男人,阿木爾你做女人,你們是夫妻,現在開始洞房。」

    「是。」

    他們兩個同時點頭哈腰,要多乖就有多乖。

    接下來,楊追悔就將床讓給他們。

    「相公,你要溫柔點。」

    阿木爾嗲聲嗲氣道。

    「放心。」

    周不仙捋著白須,已將阿木爾抱到床上,更開始撫摸著阿木爾胸膛及。

    一想到周不仙將爆阿木爾菊花,楊追悔就很解氣,不過男男相奸的畫面還是少看為妙,否則絕對會食欲不振。

    才剛走到門外,楊追悔就聽到阿木爾的慘叫聲,還叫道:「相公,痛,輕點,痛死了!」

    楊追悔額頭冒出冷汗,嘀咕道:「這對鴛鴦一定會很幸福。」

    楊追悔雖然有爆過別人的菊花,可都是美女的,想象著周不仙爆阿木爾菊花的畫面,他就有點胃海翻騰,索性走開讓他們好好洞房。

    走進阮飛鳳屋內,見她已醒來,小柔正在喂她喝水,楊追悔便放心了,微笑道:「你嚇死我了。」

    「阿木爾怎么樣了?」

    阮飛鳳急道。

    「沒事,只是中了蛇蠱而已,不用擔心,我不會亂來的。」

    怕刺激到阮飛鳳,楊追悔只好盡量說好話,幸好被的阿木爾聲音傳不到這里,否則阮飛鳳很可能再次暈厥。

    阮飛鳳面色十分蒼白,卻流露出一種病態美,讓楊追悔十分心動,不過小柔在這里,楊追悔也只能規炬地做一個純潔的女婿。

    阮飛鳳喝下一口水,便吩咐小柔退下。

    小柔一將門關上,楊追悔便將阮飛鳳摟進懷里,撫摸著她的如玉肌膚,道:「鳳兒,你可嚇死我了。」

    「阿木爾真的沒事嗎?」

    阮飛鳳抬頭問道,顯得楚楚可憐。

    「真的。」

    楊追悔笑道:「他是你的兒子,我怎么可能會對他下毒手呢?現在他和周不仙都是我的傀儡,對我只有好處,我還要用他們控制這部落呢,所以你就放心吧。」

    說完,楊追悔還俯身吻住阮飛鳳薄唇。

    「唔……唔……」

    阮飛鳳忙推開楊追悔,赤紅了臉道:「別這樣子,怕被看到。」

    眼神飄忽不定的阮飛鳳已然忘記阿木爾的事,只是軟軟地靠在楊追悔胸前,呢喃道:「現在你打算做什么?」

    「進入你的身體。」

    楊追悔呵氣道。

    「你又開始不正經了!」

    阮飛鳳鼓起雙腮,嬌嗔道:「人家是問正經的,打算何時回中原?」

    「還必須處理好建州和海西女真,否則我這次的出行就不算完成。」

    變得正經的楊追悔感嘆道:「不過我現在不在乎這些,我在乎的是小瑤,我絕對不能讓她一直這樣子下去,不僅僅是她,我甚至擔心我愛的人都會發生危險。」

    楊追悔連續嘆息數聲:「因為是她,所以我下不了手,真擔心我要和她兵刃相交。」

    「楊公子不用如此擔心,夏瑤姑娘深愛著你,所以她一定是在部落的某處,只要依據我們之前說過的方式,我們一定能讓夏瑤姑娘恢復理智。」

    阮飛鳳含笑道。

    「但愿如此。」

    楊追悔還是沒多少信心。

    「我先陪你休息一會兒,等你恢復了,我們再處理好部落的事,必須將部落的統治權轉到你手上。」

    「奴家沒想那么多,既然楊公子已控制了周不仙,讓他將巫王之位傳給你也可以。」

    「不行,部落大部分的人思想都很呆板,讓一個外族人來做巫王,這絕對行不通,想來想去,只有你最合適,而且你還要做為使者出使大明。」

    脫掉靴子上床的楊追悔將床簾放下,擁緊阮飛鳳,吻了一下她的耳垂,道:「先好好休息,這事晚點再說。」

    感覺到楊追悔硬物頂住自己的臀溝,阮飛鳳便道:「這樣子很難好好休息的。」

    「那要如何?」

    「沒……」

    「你說吧。」

    聞著阮飛鳳體香,楊追悔有些迷醉,可惜阮飛鳳身體虛弱,要不然楊追悔這只禽獸絕對掏出到處亂插。

    「奴家剛剛是亂說的,楊公子不用在意。」

    阮飛鳳盡量不去想那根讓她又愛又恨的,緊閉雙眸,逼迫自己休息。

    沒多久,楊追悔睡著了,可阮飛鳳完全沒有睡意,因為楊追悔老是挪動身子,不斷摩擦著阮飛鳳的。

    「楊公子?」

    毫無睡意的阮飛鳳喚道。

    見楊追悔一點反應都沒有,阮飛鳳只好選擇沉默,卻鬼使神差地伸手去撫摸楊追悔,心跳驟然加快,蔥指沿著往里摸,一直摸到。

    阮飛鳳咽下口水,見楊追悔沒什么反應,她的動作也開始變大,覺得這的溫度越來越高,甚至快要將她點燃。

    此時,楊追悔睜眼看著她的動作,不做聲,但是這樣子摸來摸去的,就算是和尚也受不了,更何況楊追悔這個經常拿槍亂捅女人的猛男?所以他終于干咳了一聲。

    「啊!」

    阮飛鳳忙收回手。

    楊追悔撫摸著阮飛鳳的大腿外側,并朝內側摸去,道:「把我吵醒了,你知道該當何罪?」

    「奴家不是故意的。」

    阮飛鳳嗔道。

    楊追悔手掌已隔著馬面裙揉著那軟乎乎的,說道:「好像濕了。」

    還沒完全放開的阮飛鳳嬌羞道:「奴家懶得搭理你。」

    「如果你身體恢復得差不多,我們就可以歡好了,只是不能像在牢里叫得那么大聲,否則會被人聽到的。」

    「恢復……差不多了……」

    聽到這話,楊追悔立即將她壓在身上,捕捉著她那到處閃躲的目光,輕輕一笑,已將她的大腿掰開,馬領裙往上一掀,順手褪下那件被蜜汁弄濕的褻褲,一朵脹鼓鼓的花遂展現在他眼前,肉瓣早已輕輕張開,正蠕動著,吐出芳香瓊汁。

    「別看奴家那里。」

    阮飛鳳忙捂住眼睛。

    楊追悔咽著口水,已將掏出,頂住微微分開期待自己的口,卻故意在那里上上下下磨蹭,還故意用去頂口,每當阮飛鳳以為楊追悔要時,楊追悔卻又拔出,搞得阮飛鳳坐立不安。

    反覆幾下,阮飛鳳有點受不了了,遂伸手握住往送去。

    「你想舒服了?」

    楊追悔嬉笑道。

    「你就知道取笑奴家!」

    阮飛鳳白了楊追悔一眼,道:「再不進來,奴家便關門了。」

    「既然美人邀君入甕,夫君哪有不入的道理?」

    說著,楊追悔用力一挺,「滋」的一聲。

    「噢……慢……慢點……塞滿了……」

    阮飛鳳弓起蛇腰,感覺自己幾乎要死了,只能怪楊追悔插得太急,那東西又太粗長。

    不過對于阮飛鳳這種熟婦而言,越是這樣子,她就越愛,只是還學不會像妓女般索求。

    「是不是還希望我再深入一點?」

    楊追悔問道,但是他的整根都已經。

    「嗯……」

    「你等等。」

    楊追悔作勢要拔出。

    「你干嘛?」

    阮飛鳳急道。

    「我都了,還不夠長,我打算去外面找一根長度是我兩倍的黃瓜。」

    楊追悔一本正經道。

    「黃瓜?」

    阮飛鳳完全笑不出來。

    「嗯,我的不夠長,唉!」

    「夠……夠了……」

    阮飛鳳脹紅了臉,簡直想找個地洞鉆下去,若楊追悔那尺寸不算長,恐怕這世界上就沒有幾個男人的雞雞算長的了。

    「既然娘子說夠了,那我就再次入甕。」

    楊追悔壞笑著,用力一挺,插進了三分之二,又問道:「還希望我再深入一點嗎?」

    「夠了。」

    阮飛鳳別過頭。

    「可還留了一些在外面。」

    楊追悔提高音量道。

    「楊公子……請別戲弄奴家……」

    「我這不是戲弄,我是希望你能更享受。」

    楊追悔揉著阮飛鳳,道:「身體不夠敏感,可體會不到洞房的舒服。」

    「唔……知……知道了……」

    感覺到開始在內緩慢抽勁著,阮飛鳳的呼吸變得急促,更覺得喉嚨十分干燥,不時咽著口水。

    正在這時,門突然被推開了。
真人捕鱼V8 9码 微信支付的真人麻将app 刘伯温四肖必选一肖 加拿大快乐8开奖三位数 刮刮乐APP官方版下载 北京赛车开奖网站 点中一码不是梦2020 福彩好运彩 微信登录的捕鱼游戏 长沙麻将口诀解析 cctv意甲比赛直播 贵阳捉鸡麻将微乐下 今日股票推荐 大唐麻将下载安装 买一千块股票亏了两千 最好玩的棋牌游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