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野人掀開阮飛鳳的長裙,將里面那件褻褲拉下,露出還有點紅腫的,那是楊追悔昨晚的杰作,由于插得太過于激烈,導致腫起的到現在還未消腫,不過昨晚是阮飛鳳感覺最舒服的一次。新第二書包網:shubaoi.com

    兩個女野人指著阮飛鳳交談著,一人將她的壓開,露出熟婦少見的粉,另一個則將那只興奮異常的蠱放于口,它便爬了進去。

    當女野人松開手時,蠱早已爬進阮飛鳳內,慢慢融化,刺激著阮飛鳳的,別看阮飛鳳此時還非常端莊,當蠱完全融化時,她的欲將被成倍的挖掘而變成一個婦!

    女野人又交談了幾句,便野蠻的扯掉阮飛鳳的腰帶,將褙子和立領中衣拉開,將她的肚兜扯下,一對豐滿且驕傲地挺著的完全露出,兩顆粉色正奇跡般地硬起充血,完全不需男人的刺激。

    「別這樣……」

    阮飛鳳忙將眼閉上,縱然昨晚已和楊追悔發生性關系,可還是不愿意赤裸裸地將身子展現在他面前,但一切都無能為力,她感覺到變得越來越熱,越來越癢,一種想被大塞滿的沖動在她心里蔓延著,可理智告誡著她不能屈服于。

    看著阮飛鳳漸漸硬起的,兩個女野人都在笑著,偶爾還用手去捏,敏感至極的阮飛鳳時不時發出低微的呻吟聲,雙腿顫抖,偶爾還會偷偷看楊追悔,見他一直盯著自己,阮飛鳳簡直羞愧欲死。

    女野人玩了一會兒阮飛鳳的,接著便將她的馬面裙掀開打結,毫無贅肉的修長大腿并攏,包住的褻褲早已被溢出的弄濕,顯出飽滿的輪廓,似乎還象嘴巴一般輕輕蠕動,吐出更多的汁。

    看著被捆綁受辱的阮飛鳳,楊追悔竟覺得此時此刻的阮飛鳳分外的妖嬈,巨物早已。

    楊追悔不斷吞著口水,他多想沖過去好好享受阮飛鳳這個將被欲占有的女人,但被捆綁的他動彈不得,他很想掙脫束縛,可真的無能為力,只能看著阮飛鳳被兩個女野人玩弄。

    一個女野人正隔著褻褲撫摸著阮飛鳳,另一個則捏著她的。

    「唔……別……別……這樣子……我受不了……」

    阮飛鳳哀求道,在蠱刺激下,她身子每個部位都非常敏感,哪受得了女野人的刺激呢?

    聽到阮飛鳳的求饒聲,女野人卻加快了撫摸和捏弄的速度,更大程度地刺激著阮飛鳳。

    蹲在地上的女野人收回手,眼睛被沾滿手掌的所吸引,便伸出舌頭舔了一下,眼露異彩,干脆張嘴親吻著阮飛鳳。

    「啊!」

    阮飛鳳渾身顫抖,雖說受不了一個女人替自己,可襲身的她真的很喜歡這種感覺,她甚至希望女野人能脫掉阻擋之物,將舌頭插進空虛至極的內,可她知道,若沒有男人射入以中和蠱所帶來的欲之水,她將在這種強烈的欲中死去。

    阮飛鳳喘息著,看著面露饑渴的楊追悔,她只能苦笑。

    蹲在地上的女野人將阮飛鳳的褻褲脫下,整張嘴貼住濕異常的,用力吮吸著,吃著美味異常的,手還用力捏著阮飛鳳的肉臀。

    站著的女野人笑出聲,張嘴便含住阮飛鳳一顆,象嬰兒般吮吸著,發出「啾啾」的響聲。

    「唔……噢……別……奴家受不了……」

    阮飛鳳張嘴喘息著,還不時舔著原本濕潤,但她卻覺得異常干燥的薄唇,則前后微微搖動,摩擦女野人的嘴唇,帶給她異樣的快感。

    她已經快迷失自我。

    看著由反抗逐漸變得享受的阮飛鳳,楊追悔便知那蠱威力有多大,估計效用和終不歡相似,都是讓人在極度欲中死去。

    「岳母……」

    楊追悔已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阮飛鳳用曖昧的眼神望著楊追悔,搖擺速度加快了不少,嗚咽道:「楊公子……奴家的身子不聽使喚……只有這樣子才能舒服些……抱歉……噢……好癢……里面……唔……」

    「我不怪你,要怪只能怪阿木爾,若我自由,我絕對將他千刀萬剮!」

    楊追悔咬牙道。

    「唔……他是我兒子……」

    阮飛鳳昂起頭,呻吟的同時卻流下眼淚。

    「一只狗都比他強,至少吃屎的同時會搖尾巴。」

    「別說了……唔……」

    「好吧,反正多說無益。」

    楊追悔注意著那兩個女野人,眼珠子一轉,喊道:「和女人弄一點都不爽,你們來和我弄吧,我保證讓你們舒服得要死。」

    知道和她們語言不通,楊追悔便讓阮飛鳳翻譯給她們聽。

    「這不成,楊公子會和那個男人一樣的。」

    阮飛鳳立刻搖頭。

    「也許她們舒服了會放過我們。」

    楊追悔笑道。

    「不……唔……不能讓楊公子冒險……」

    「阿木爾也不會放過我的,我寧愿被女人奸死,也不愿意就這樣子死去,所以麻煩將我的話轉告給她們。」

    楊追悔正義凜然道。

    「這……」

    阮飛鳳渾身顫抖著,發出歇斯底里的聲,在兩個女野人的玩弄下達到,噴出的更被女野人全部吃進肚子,未浪費一滴,她還將舌頭插進阮飛鳳內攪拌著,吃著和的混合物。

    被搞得全身無力的阮飛鳳斷斷續續將楊追悔的話轉告給她們。

    聽完阮飛鳳的話,兩個女野人同時將目光落在楊追悔的處,笑得十分邪。

    一個女野人走向楊追悔,將他的腰帶扯掉,三兩下便將楊追悔的大掏了出來。

    一看到這根超乎她們想象的大,兩個女野人都發出了驚嘆聲,那個還在捏弄阮飛鳳的女野人立刻跑過去,極度饑渴地盯著楊追悔的大。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好一會兒,其中一個便張嘴含住楊追悔的,用力吮吸著,兩腮都凹下去:另一個則將正在的女野人的蔽體虎皮裙解開,將里面那件短褲也脫掉,撫摸著她的臀尖,象一只狗般將臉貼于女野人臀溝,靈活的舌頭沿著不斷舔舐著,偶爾還去舔她的。

    「楊公子,你要有心理準備,她們會輪流和你做那事的。」

    阮飛鳳說道,雙腿還在顫抖著,傳來的瘙癢讓她異常的痛苦,她甚至希望替楊追悔的人是她自己,至少那樣子可以緩解這種從未有過的性饑渴。

    看著象狗一樣的女野人,楊追悔嘴角浮起一絲笑意,道:「我不會重蹈陸炳的復轍,我會讓她們嘗嘗死亡的滋味,岳母,你記得聽我的吩咐。」

    雖不知楊追悔的計策,但阮飛鳳還是點頭了,她的口不斷張合著,不時吐出晶瑩的汁。

    一會兒后,女野人吐出那根濕漉漉的,另外一個則站起身,不斷舔著嘴唇,看著楊追悔那根時不時抖動的大,眼里盡是欲色彩。

    女野人勾住楊追悔脖子,象征服者般盯著他的臉頰,另一只手則在自己私密之處不斷摩擦著,力道很重,兩根手指都陷入內,爾后她又用那只手著楊追悔的,將自己的都涂在上面,看來她也知道楊追悔這太大,貿然會出人命。

    一會兒后,她象樹懶般單腿勾住楊追悔虎腰,抓著楊追悔的頂住口,正要慢慢,楊追悔卻用力虎腰,導致瞬間。

    「噢……」

    被大塞滿,女野人爽得整個人往后仰,腳猛地用力,還留在外面的都插了進去,被完全撐開成○型,肉不斷蠕動著,刺激著楊追悔的大。

    「唔……」

    她雙手都勾著楊追悔脖子,開始象發春的般使勁搖著臀部,不斷發出悅耳的聲,眼神變得分外迷離。

    看著這個女野人,楊追悔偶爾也會主動地頂著她的,只想讓她快點,眼睛并沒有注視著那對象波浪鼓般搖晃的,而是盯著她的腹部。

    被奸的同時,楊追悔左手正努力往前伸,試圖讓手指觸碰到女野人的腹部,可這鐵鏈鎖得太緊,他根本沒辦法如愿。楊追悔只得喊道:「岳母,叫她松開我的一只手,我會給她更大的快樂。」

    聽著女野人和楊追悔撞擊發出的啪唧、啪唧聲,阮飛鳳都有點癡呆了,直到楊追悔再一次提醒她,她才醒悟,本就羞紅的臉蛋又浮起一層更為嬌紅的桃花,并將楊追悔的話轉告給女野人。

    女野人一邊搖擺著,一邊和另一個女野人說話,另一個女野人松開楊追悔的左手。

    左手一自由,楊追悔便捧著女野人臀部,開始非常主動的干著她,干得她連天,更是噴得一塌糊涂:而另一個女野人也激動不已,正摳弄著,眼巴巴地看著激烈的他們,希望能早點輪到她。

    被蠱所惑的阮飛鳳看到這靡場面,心里充滿矛盾,一方面想抑制快要完全沖破心理防線的欲,另一方面又想讓楊追悔的大塞滿她的空虛,再就是她還擔心楊追悔會不會步上陸炳的后塵。覺得未來一片黑暗的阮飛鳳簡直想咬舌自盡,若還有楊追悔之外的男人看到她的身體,她絕對會咬舌自盡,以示清白。見女野人快要了,楊追悔便以最快的速度點了自己的膻中、鳩尾兩道,又迅速點了女野人腹部的四滿。

    原來楊追悔要用女野人的身體修煉《吮陰心訣》當他點了女野人四滿的那一刻,女野人也達到了,她本想接著讓另一個同伴補上,輪流奸楊追悔,可意外發生了,第一波噴出,本該接近尾聲,可口張得非常大,第二波隨之噴出,接著是第三波,第四波,第五波……

    「啊!」

    女野人的參雜著恐懼成分,整張臉頓時蒼白,對的憧憬完全變成了噩夢的開端。
真人捕鱼V8 体彩快中彩玩法 福建11选5中奖开奖 516棋牌手机下载 明天股票走势怎么样 上海明星麻将官网下载 股票的开盘时间是几 分分彩漏洞获利2000万 西游之大圣捕鱼 常来海南麻将官网 李逵劈鱼单机免费版下载 闲来麻将手机版 这就是篮球 黑龙江体育彩票6 1 街机千炮捕鱼破解版 快乐双彩几个号算中奖 内部期期公开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