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砍而來,楊追悔劍尖頂地,一個飛旋腿,正中皆川優樹蠻腰,踢中,楊追悔沒有得意,倒是滿臉的歉意,這是皆川優樹的身體啊,若被自己搞得留下了永遠的傷疤,恐怕以后就變成皆川優樹永遠的灰色記憶了,也正因為如此,楊追悔的攻擊顯得那么的軟弱無力。我們的網址是,書包的全拼+i后面是點COM

    (醒醒吧,離開她的身體。

    「我要殺了這個玷污你身體的男人!」

    皆川優樹叫著,嬌喝出聲,再次攻向楊追悔。

    避開刀鋒,楊追悔旋轉數下,人已轉到皆川優樹身后,一想到懷蝶最憎恨男人,楊追悔便心生一計,順手將憶柳劍拋向前面,以吸引她的注意力,雙手則抱住皆川優樹小蠻腰,在皆川優樹盯著落地憶柳劍的時刻,楊追悔魔手已經伸進皆川優樹裙內,色狼的本事讓他一下就按到皆川優樹軟乎乎的,有點瘋狂地用力搓著。

    懷蝶確實超級的討厭男人,所以在楊追悔做著邪惡事情之際,皆川優樹略微恢復神智,便將手里的刀拋開了。

    (懷蝶!

    憶柳劍蜂鳴著,飛起,正與懷蝶刀碰在一塊,白色金黃色兩道光芒頓時擴散,將整個劍門渡籠罩住,暴雨瞬間停歇,濃云散開,陽光瞬間照下。

    這一切發生不過眨眼之際,堪稱奇跡!

    楊追悔已經抽出沾著的手,看著倒在自己懷里的皆川優樹,心頭一熱,將她緊緊摟住,目光則看著那兩把正卷繞在一塊的刀劍。

    (懷蝶,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別再去管那些過往,好嗎?

    (憶柳,你的身體好溫暖。

    刀劍散發出更強的光芒,楊追悔只能用手遮住眼睛,透過指縫,他看到兩個全身赤裸的嬌艷女子擁在一塊,撫摸著彼此的,聽不到聲音,但看她們那亢奮的表情,楊追悔就知道她們絕對非常的舒服,他也好想沖過去和她們歡好,一龍戰雙鳳!

    可他哪敢,若貿然掏出大雞雞,絕對被懷蝶斬斷!

    (懷蝶!我泄了!

    (我也來了!

    隨著兩聲震耳龍鳴,混在一塊的光芒頓然消失,似乎從未發生過,一柄藍金相間的刻龍寶劍「當啷」一聲落在甲板上。

    「楊君,我做了一場很可怕的夢,夢到我把他們都殺了。」

    皆川優樹呢喃著,有點渙散的眼神滿含哀傷,渾身抽搐,淚已決堤,洗著她臉上的鮮血,還她白凈的臉蛋。

    撫摸著皆川優樹臉蛋,心痛的楊追悔緊緊摟著她,柔聲道:「我不會讓你再離開我了。」

    皆川優樹眼睛睜得非常大,突然推開楊追悔,慢慢站起身,環視一圈,看著地上那些尸塊,她終于明白一切都不是噩夢,是真真實實發生過的!

    「啊!」

    皆川優樹抱頭叫著,身體頭抖得更加的厲害,又忽然停止了喊叫,像被抽走了靈魂的她朝后倒去,楊追悔忙抱住她,可她已經暈過去了。

    攔腰抱起皆川優樹,楊追悔便下命令道:「讓他們撤退。」

    公主暈倒,江井被殺,這里說話分量最大的就是紗耶了。摸著江井那把武士刀站起,紗耶將之高高舉起,帶著淚水喊道:「撤出劍門渡!」

    那些倭寇已經沒了什么斗志,紛紛轉舵。

    「我們乘勝追擊吧。」

    俞大猷建議道。

    「我們沒有勝利,勝利的是他們,若他們不宣布撤退,我們便全軍覆沒。」

    海瑞嘆息道,「我不知道我到底看到了什么,也許這一切都是天意吧,下令所有船只停止開火,檢查傷亡情況。」

    「那楊兄弟怎么辦?」

    戚繼光問道。

    「他不會有事的,也許我該說這次戰爭的轉折點是楊追悔這孩子,等他回來,我要擺酒好好感謝他。」

    「稟告都督,有人求見!」

    「嗯?」

    海瑞望過去,看到女扮男裝的夏瑤站在另一艘船上,不知她什么時候到來的海瑞顯然有些驚訝,就忙走過去。

    夏瑤跳到主戰船上,問道:「我們勝利了嗎?」

    「也許吧,小兄弟,你為何出現在此?」

    海瑞忙問道。

    「我也想來幫忙,沒想到已經結束了,尚書大人有一封信叫我交給你,我帶來了。」

    夏瑤拿出信封,低頭遞給海瑞。

    海瑞打開信封粗略看了一下,倒吸一口涼氣,脫口而出:「叛國?」

    似乎知道信的內容,夏瑤就壓低聲音,道:「都督請別聲張!」

    海瑞怕信的內容被人看到,就揉成團扔進了海里,道:「等你離開之時,我會將回信寫好,到時麻煩轉交尚書大人。」

    「麻煩都督了。」

    夏瑤拱手道,舉手投足都看不出是女兒身,看來夏瑤為了能報大仇,進行了相當大程度的模仿訓練,可那對被她用白布裹住的就顯得有點可憐了。

    「公主怎么樣了?」

    紗耶走進船艙,「所有的人都在等待她的命令。」

    此時的皆川優樹躺在床上,睫毛動個不停,卻無法睜開眼。

    楊追悔拿著濕毛巾擦去皆川優樹臉上的汗水,道:「恐怕沒這么快,你先出去安撫人心,絕對不能讓他們折返。」

    紗耶看著這個讓皆川優樹動心的男人,也不多說什么,點了點頭走出了船艙。

    過了半個時辰,一直渾渾噩噩的皆川優樹終于醒來,睜著那雙比天山之泉還清澈幾分的明眸,滿是疑惑地看著楊追悔,臉上沒有高興,也沒有悲傷,有的只是不知何來的疑惑。

    「優樹,你終于醒了。」

    楊追悔握著她的手,俯身親了一下。

    皆川優樹抖了一下,下意識地收回手,盯著楊追悔,依舊沒有開口。

    「怎么了?」

    楊追悔覺得皆川優樹的表情似乎有點怪異,就怕她還受到懷蝶的影響。

    「大哥哥,你是誰?」

    皆川優樹聲音非常的甜,卻讓楊追悔愣了好幾秒。

    回過神的楊追悔露出笑意,道:「我是你哥哥,你難道忘記了?我們自小分開,今天你搭乘東瀛人的船來到了大明,以后我們就要一直生活在一塊了。」

    「記不得了。」

    皆川優樹搖了搖頭,笑容非常甜美純凈,以前的哀傷似乎徹底消失了。

    「哥哥出去一下,你先休息。」

    「這里好黑,哥哥別走!」

    皆川優樹顫抖著聲音,忙抓住楊追悔的手。

    「我馬上回來,乖。」

    楊追悔撫摸著皆川優樹細滑手背,俯身在她額頭親了一下,待她放手后,楊追悔才走出去。

    「哥哥,我好怕。」

    皆川優樹呢喃著,裸露在外的肩膀都收進了被單內,只剩一個腦袋,那雙瞳孔特別的靈秀,像潛藏海底的珍珠。

    楊追悔將優樹失憶一事說給紗耶聽時,紗耶表現得非常的平靜,那身素白和服正被海風刮得發出沙沙聲,玲瓏有致的身段完全顯露。

    撫開老愛遮住眼睛的瀏海,紗耶似乎有很多話想說,又不知道該從哪里開始說起,微微嘆息,雙眸已濕,不爭氣的眼淚又流出,卻聽不到她的哭泣聲,很是平靜地抹去淚水,望著東瀛方向的紗耶便問道:「楊君,你能照顧好皆川公主嗎?」

    「我一個人不行,還要有你在,畢竟你一直陪伴著她。」

    「公主一直很想看櫻花,可是苦無機會,看來她以后都不會有機會了。」

    轉身看著楊追悔,紗耶繼續道:「你現在有什么要求,你就說出來吧。」

    「我只想優樹以后的人生都平平安安的,就這樣子,沒有別的想法了。」

    楊追悔道。

    「那我知道該怎么辦了,也許公主對我說的都是對的,不論是什么民族,其實都是有血有肉的人,沒有誰低賤的道理,更不能因自己國家的空缺而掠奪他國。」

    紗耶顯得有點惆悵,「既然公主失去了記憶,她就沒能力指揮大家了,這個重擔將落在我身上,我會帶領他們回東瀛,為守住長沼神圣土地獻上最后的力量,所以請你帶著公主離開這兒。」

    「你那是去找死,一點都不值得!」

    楊追悔挽留道。

    「這不是值得不值得的問題,這是武士道精神。我是一名忍者,但我也了解這個道理,所以你就別再多說了,請進去陪公主吧,我先召集大家開會。」

    「有了結果再和我說。」

    說完,楊追悔鉆進船艙內。

    皆川優樹一看到楊追悔,開心得撲進了楊追悔懷里,緊緊摟著他,喃喃道:「哥哥出去好久喔,優樹好想你。」

    「才一下子,哪里久了?」

    楊追悔笑道。

    「就是很久嘛!」

    皆川優樹露出甜滋滋的笑容,似乎覺得只有這樣子抱著楊追悔才最安心,完全不在乎男女之別,若她看到楊追悔的大已經頂起來,不知她會作何感想。

    說實話,被一個渾身散發香氣,又只穿著一件單薄內襯衣的美女摟著,還不斷擠壓著,能不激動嗎?所以楊追悔會也是形勢所趨,完全不是想奸皆川優樹,現在她都稱呼自己為哥哥了,楊追悔還好意思奸皆川優樹嗎?若如此,那楊追悔就真的是禽獸不如了。

    「哥哥,你能不能帶我離開這黑黑的地方呀?」

    皆川優樹一臉的幸福,感覺到楊追悔心跳的加快,她更是抱緊了楊追悔,似乎覺得只有和楊追悔抱在一塊才有安全感。

    「我們馬上就可以走了,別擔心。」

    楊追悔吻了一下皆川優樹額頭,手在她柔滑肩膀處輕輕撫摸著,看著那對起伏不定的,他不自覺地咽下了口水,面對這個失憶尤物,楊追悔又該如何和她完成初次呢?

    「啊!啊!啊!我真是邪惡的人類!」

    不到一刻鐘,紗耶就走了進來,示意楊追悔跟她出去。

    一出去,楊追悔就看到所有的倭寇頭上都綁著白色帶子,正中間還有一點紅色。

    「我們已經舉手表決,決定返回家鄉,請你照顧奸公主,若她有什么閃失……」

    紗耶發覺自己今天好像變得多愁善感了,一點也不像忍者的作風,就矜持地笑著,但再多的笑容也掩飾不了她內心的惆悵,深吸一口氣,道:「麻煩你帶著公主離開這兒,這里已經不屬于她了。」
真人捕鱼V8 闲来贵州麻将破解版 龙王捕鱼秘籍 秒速赛车计划网址 吉祥麻将官方版下载 股票买跌还是买涨 广东麻将推倒胡下载 摇钱树捕鱼游戏下载 南宁麻将打牌技巧 72体育足球直播 温州麻将三财神几番 股票历史走势图 下载850土豪版 分配工资会计分录 棋牌游戏开发公司? 股市今日行情 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