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追悔死都不敢相信施樂的第一次竟然是給了自己,可這早已是過去式,又沒有錄影,想去探知也很難。我們的網址是,書包的全拼+i后面是點COM不過依小月的性格,她是不可能撒謊的,所以楊追悔潛意識已經認同她們的觀點,也就是施樂趁自己昏迷時,用自己的桶破了她的,沒有切身體會那種破處的感覺,楊追悔還真有點不爽。若是在現代,楊追悔就會讓施樂再去重建,自己再桶破,若還是沒有體會到破處的快感,那就讓她再去補,補了破,破了再補,直到爽為止!

    「輕點……唔……」

    小月哼出了聲。

    楊追悔這才意識到自己確實有點太用力了,比起施樂的承受能力,小月顯得有點脆弱,于是放慢速度著,并很溫柔地撫摸著小月臀部,俯身在她脊背上親吻著,兩只手開始抓捏著她和施樂壓在一塊的,很具彈性,加之熱水滋潤,滑膩膩的,抓都抓不住,老是從手里掙脫。

    「相公,你別太用力,這桶子會散的。」

    施樂嗔道。

    「知道。」

    楊追悔站直身子,抓著小月細腰,開始專心于,桶開小月,沖向,似乎連那兩顆蛋蛋都要塞進去了。

    「太深……唔……別……」

    聽著小月嬌柔的聲,楊追悔更加的興奮,知道小月已經適應自己的粗大,楊追悔便漸漸加快了速度,看著小月那充血老是往外翻卷的,楊追悔手在其處輕輕撫摸著。

    小月如遭電擊,嗚咽道:「請別弄那里……小月受不了的……」

    「相公,我那里勉強還可以承受,小月絕對受不了的,而且她和你次數很少,經不起那種折磨,若讓小月走不了路,就算再多次也沒有意義了。」

    施樂囑咐道。

    「我很愛惜小月的身體,不會做那種事,放心吧。」

    楊追悔笑了笑,大力耕耘著小月又緊、出水又多的。

    干了半個時辰,三次的小月無力地趴在姐姐身上,楊追悔低吼一聲,把不住的他用力桶進去,爽得渾身打著寒顫,隨之射進小月內。

    「啊!」

    感覺到的澆灌,小月忍不住呼喊出聲,施樂蔥指按在小月唇上,小聲道:「親愛的妹妹,會被人聽到的喔。」

    「唔……知道……可……可太熱了……」

    小月嬌軀痙攣,肉不斷吮吸著楊追悔那漸漸軟下的。

    全部灌進小月內,楊追悔慢慢抽出了,整條上都是小月的和,濕得不成樣,處還有透明的析出。

    「幫我舔干凈。」

    楊追悔道。

    施樂很自然地握著楊追悔,張嘴吮吸著,將上面的液滴都吃進了肚子里,勾魂目光與楊追悔相遇,讓楊追悔又慢慢。

    舔干凈之后,施樂輕輕著,張嘴親吻著光溜溜的,問道:「相公,還想嗎?」

    「這是別人的地盤,被人知道了不好,玩過一次就行,以后還有很多時間的。」

    楊追悔笑道。

    「嗯!」

    應了聲,親了下楊追悔的,很懂得善后的施樂愛憐地幫著愛人將這惹人疼愛的寶貝塞進他褲內,并替他整理好袍子,系好腰帶。

    「你們還要繼續泡著嗎?」

    楊追悔問道。

    「嗯,這是我們人魚的習性,相公別見怪就是了。」

    施樂點頭,便將妹妹摟進懷里,小月還在嬌喘著,看來她還是有點適應不了楊追悔的勇猛無敵。

    看眼人魚姐妹壓在一塊的白嫩,楊追悔俯身在上面親了幾下,便向她們道別,晚上好好休息,明天還要去見一見還與倭寇斗爭著的海瑞。

    說實話,楊追悔并不是一個只知道的人,但卻是一個很熱衷于的人,為了以后能安安穩穩地,并建立屬于自己的王國,不管是抗擊倭寇,剿殺海盜,或者救濟窮人都是很有必要的。只有打好基礎,以后推翻大明統治才能勢如破竹,否則他一人舉起反抗旗幟,別人都不知道他是哪根蔥呢!

    回到房間,夏瑤正坐在床邊,一看到楊追悔,夏瑤便笑得非常甜,起身道:「你口渴嗎?」

    端起桌上參茶就遞給楊追悔。

    這超乎自己想像的友好動作嚇到了楊追悔,平時夏瑤都是兇巴巴的,這下變得溫順,楊追悔不覺得奇怪才有鬼呢!接過參茶,楊追悔并沒有喝下,這讓他想起了吃下蘋果受盡自己虐待的琉璃千代。

    「我剛剛喝了很多湯,不渴。」

    楊追悔便將參茶放回桌上。

    「那你現在就要休息嗎?我幫你寬衣解帶吧,」

    夏瑤又問道。

    楊追悔打了個咚嗦,狐疑地看著笑容滿面的夏瑤。自己之前捏了她的,她還能笑得如此燦爛,有詐,絕對有詐!

    「怎么了?」

    夏瑤依舊笑容滿面。

    「沒……」

    楊追悔笑了笑。

    這時,夏瑤坐在床邊,從枕頭下摸出一把白古平兄的匕首,在袖口抹了幾下,道:「聽說發達的潮州時不時有盜賊出沒,所以我向嬤嬤要了把匕首,比起長劍,匕首似乎更適合防身呢。」

    楊追悔不僅覺得脖子被匕首劃過,更覺得自己的大雞雞正面臨巨大危機,為了防止變成太監,楊追悔已經打消了調戲夏瑤這念頭,更意識到今晚絕對不能和夏瑤一塊睡,就道:「兩個人睡覺也許太擠,我去找嬤嬤,讓她再弄個房間,這間就給你了,明天見。」

    「好的,明天見喔,歡迎回來睡覺。」

    夏瑤像招財貓般動了動指頭,等楊追悔灰溜溜地離開后,夏瑤「撲哧」笑出聲,得意道:「笑里藏刀果然好用,看他以后還敢不敢打我主意!」

    楊追悔找到嬤嬤房間,卻找不到嬤嬤,等了好久,還是沒有看到嬤嬤的蹤影,像個流浪漢般的楊追悔只好跑到了后院,看著頭埋在金翼下的神雕,楊追悔走進幾步,伸手撫摸著她那柔順至極的金羽。

    神雕被驚醒,六只眼睛都在盯著楊追悔。

    「沒地方睡覺了,所以只好來找你了。」

    楊追悔趴在神雕身上,羽毛下傳來的溫度讓楊追悔感覺到一種安寧,摟著神雕的脖子,睡意來襲,楊追悔已經閉上了眼,神雕卻還在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的主人。

    一個時辰過去了,楊追悔早已睡死,神雕卻還在看著他,眼珠子都沒有轉動一下,柔和金光四射開,神雕幻化為少女,并不是全身赤裸,關鍵部位都被金羽組成的金甲包裹著,介乎于露與不露之間,妖嬈與清純的完美結合。

    抱緊躺在自己懷里的楊追悔,少女呢喃道:「我娘說要我永遠做你的仆人,可我希望像你的其他女人一樣。」

    嘆氣、無奈、幽怨,她的嘴角卻還帶著幸福的淺笑,只至肩處的金色柔發受到涼風吹拂,正不斷撫摸著少女白里透紅的臉蛋。

    夢里正和黃蓉歡好,楊追悔就被吵醒,武三娘正站在自己身前,問道:「相公,你為何會在這兒?」

    「和我的神雕聯絡感情!」

    楊追悔猛地坐了起來,神雕也睜開了惺忪的六個眼睛。

    「快點起來啦,這樣多不好看。」

    武三娘瞪了楊追悔一眼。

    「那你親我一下。」

    楊追悔指了指臉頰,一臉賊笑。

    「真受不了你。」

    武三娘掀開面紗,給了楊追悔一個淺淺的吻,嗔道:「滿足了吧?小壞蛋!」

    「是的,馬上有了精神!」

    楊追悔站起身,舒展著筋骨,看著神雕,楊追悔心里似乎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到底是人還是鳥?

    「快點去整理一下,早飯都快涼了。」

    武三娘道。

    「嗯。」

    楊追悔瞇眼看著神雕,問道:「傻鳥,你要不要吃什么啊?」

    懂事的神雕搖了搖頭,趴在那兒繼續休息。

    草草吃了早餐,楊追悔也就該前往劍門渡一帶了。怕神雕餓,楊追悔特意向嬤嬤要了十兩生豬肉喂神雕,神雕卻不吃,有點郁悶的楊追悔試著拿了一碗飯給它吃,它倒是吃得很開心。

    看著忙碌進食的神雕,楊追悔似乎覺得自己應該改變以前的看法了,它和以前的傻鳥不一樣,除了這身鳥的外表,它的性格和行為方式似乎更趨向于一個人,一個少女!

    吃飽又喂了些溫水給神雕,楊追悔也就動身了。

    「拿著!」

    夏瑤將昨晚用于威脅楊追悔的匕首遞給了正跨上鳥背的楊追悔。

    「干嘛?」

    楊追悔疑惑了。

    「你隨身不帶武器怎么行?」

    夏瑤瞪了他一眼。

    「謝謝。」

    楊追悔點了點頭。在他們目送下,載著楊追悔的神雕已經高高飛起,按照戚繼光交給自己的戰略地圖,楊追悔很輕松地認準了劍門渡方位,食指一指,伴隨著一聲高亢鳥鳴,神雕和楊追悔已經消失在一片朝陽之中。

    楊追悔一邊看著身下地形一邊對照著地圖,越是接近劍門渡,心里的不安就越發明顯,三百多艘八幡船,那到底是什么景象。奸賊嚴嵩一直克扣軍餉,估計潮州明軍的軍餉也被嚴嵩扣下了不少,裝備絕對沒辦法和倭寇相比的,要戰勝他們,也許士氣方面起著更重要的作用吧。

    楊追悔記得二十年后由戚繼光和俞大猷率領的明軍打了「南澳大捷」,成功剿滅以吳平兄妹為首的海盜集團,斷了倭寇的救發,這才結束了倭寇的昌盛時代。

    這是二十年后的事情,難道必須等到二十年后才會發生嗎?自己這個穿越者若不能力挽狂瀾,那穿越還有什么意義呢?還不如直接被劫匪一槍打死!

    胡思亂想之際,楊追悔已經來到了劍門渡上空。
真人捕鱼V8 微乐吉林麻将真人版下载 手机填大坑 免费 幸运农场计划专家 下载gpk捕鱼大亨安卓 吉祥吉林棋牌官方下载 福彩北京快乐8官网 股票投资报告 管家婆无错三头中特 星悦云南麻将官网 10元体验金百家乐 捕鱼大师平台 一个人的扑克玩法大 陕西四人单机麻将游戏 中国置业投资股票 独平一码公式计算法 网友让我玩皇家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