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軟綿綿好似只小貓咪的琉璃千代,楊追悔似乎有點擔心她肚兜里的赤血碧煉,怕會像邵元鶴那樣倒霉,他可不想腸穿肚爛。

    用一根樹枝挑開琉璃千代的腰帶,腰帶一散聞,裹著的黑裳朝兩邊散開,柔肩頓時裸露而出,露出線條優美的頸部和清晰可見的鎖骨,鎖骨之下不到半指處便是的開端:越往下,越發明顯,可當楊追悔想將琉璃千代整座看清楚時,可惡的黑色肚兜卻擋住了視線。雖已經睡去,可是她的呼吸讓那對躲藏在肚兜內的聳乳充滿了活力。

    饑不擇食的楊追悔用樹枝戳了戳她的,便聽到她那細微的呻吟聲,看來她也是一個敏感的女人呀!

    若不是看到昨晚的情景,楊追悔絕對已經撲上去她了,這個如蛇蝎般的女人讓楊追悔心生畏懼,又捅了幾下,除了看到她如媚蛇般扭動的嬌軀,楊追悔并沒有看到赤血碧煉爬出來。

    咽下口水,楊追悔像拆彈專家般蹲下,手伸向琉璃千代的輕輕觸摸,那種緊繃而造成的彈力讓楊追悔完全失去了理智。帶著不安的心情,楊追悔便將她的肚兜猛地往下拉,本以為會看到赤血碧煉爬出來,卻看到了一對白花花的,由于拉得太用力,那對還在那兒搖動著,發出陣陣乳波,處更有可愛的紅色櫻桃在等待著楊追悔開采。

    「真是波濤洶涌,這女人長著這么大的,卻不讓男人享受,真是太可惜了。嘿嘿,今天我就用你的身體來修煉龍第三式,讓你體會到做女人的完美滋味的!」

    沒看到赤血碧煉,又受其誘惑,楊追悔已經將危險拋諸腦后。將她拉起來,壓在樹上,張嘴吮吸著她的,幻想著能吸出奶水,如果可以那該多好呀!就不用回去吃青蘋果了。可惜這女人雖大,卻沒有奶水,也很窄很淺,也不知有沒有懷孕過。但楊追悔絕對沒有想過她還會是一個!

    拿著蔓藤,楊追悔在琉璃千代身上捆綁著,為了怕她掙脫,還將她的雙手也綁牢了。當然,為了不影響,蔓藤并沒有將關鍵部位擋住,沿著下緣而走,又讓她大張著大腿,有點類似當初施樂捆綁公孫綠萼的手法,其實楊追悔就是有樣學樣。

    捆綁完畢,楊追悔退后數步,仔細審視著自己的成果。

    琉璃千代低著頭,未剝光的黑色連衣裙又讓她透露出幾分野獸的野性之美,高聳雙乳更是點睛之筆。

    「完美的女人!」

    贊美了一聲,楊追悔便稍微復習了下龍第三式的口訣,大致確定了步驟,便走近琉璃千代,伸出舌頭舔著她的。

    「唔……唔……」

    琉璃千代發出的呻吟聲非常的好聽,猶如一只夜幕中嚶嚀而唱的夜鶯,更像音樂播放器,則是控制鍵,楊追悔用舌頭開始控著她,讓她發出很容易激起男人的呻吟聲。

    「等你醒了,你絕對猜不到要受到怎么樣的虐待。琉璃千代,你那比夏瑤還強烈萬分的自尊心絕對會讓你痛哭流涕,而且我是不會憐憫你的,在你感覺到絕望的同時,我就會插進你的體內,讓你享受羞辱的。」

    此時,楊追悔魔手已經隔著黑裙和褻褲撫摸著琉璃千代的,有時候朦朧才是美。

    「唔……唔……」

    琉璃千代緩緩睜開眼,無神的目光看著正在褻瀆自己的楊追悔,雙眼頓時恢復了精氣,厲聲道:「你干什么?」

    「不好意思,吵醒你了,我向你道歉。至于我在干什么,你應該看得很清楚,我正打算享受你的身體。」

    楊追悔不以為然道,心里卻還在提防著琉璃千代,如果她身體哪處突然跑出了赤血碧煉,楊追悔絕對會選擇逃跑。

    「不可能!你應該已經死了!」

    琉璃千代震驚道,顯得非常不安,完全不相信這男人還活著。

    看著琉璃千代那被黑紗蒙著的臉,楊追悔淡淡道:「知道我現在最想干什么嗎?就是在之前看看你到底長什么樣子,是一個絕世大美女呢,還是一個擁有魔鬼身材的丑八怪,真希望你有天使般的面孔啊。」

    「不許碰我!」

    琉璃千代叫道。

    「呵呵,我就喜歡你這樣子,你越痛恨我,我就越開心,你說不許碰,但我的手就是那么癢。」

    捏住琉璃千代,用力一捏。

    「啊!」

    又疼又癢又羞的琉璃千代忍不住叫出聲。

    也許是琉璃千代叫得太大聲了,正在休息的夏瑤站起身想去一探究竟,施樂卻拉住她,道:「別去看了。」

    「若楊過在做壞事,我不該阻止嗎?」

    富有正義感的夏瑤叫道。

    施樂松開手,咬了一口蘋果,悠然自得道:「也許我們還會聽到你的叫聲。」

    想起昨晚楊追悔騎在自己身上的情形,夏瑤的腳步變得有些軟,只好放棄打算,只希望楊追悔別做出什么傷天害理的事來。

    楊追悔嫵摸著琉璃千代的,軟軟的,熱熱的,滑滑的,讓楊追悔覺得自己是在撫摸剛剛出爐的白豆腐。他愛憐的俯身含住一顆,用力吸著,發出「嘖嘖」聲響。

    「唔……唔……別……」

    琉璃千代渾身顫抖著,卻無法掙脫束縛,只得任由楊追悔褻瀆自己的身體。

    楊追悔握住琉璃千代兩顆,壓在一塊,道:「如果將我的壓在這里,也沒有問題!」

    第一次聽到、這些新鮮詞匯,琉璃千代便模糊懂得是什么意思,想到那畫面,羞恥心燃起的她怒道:「快放開我!否則我要你好看!」

    「謝謝你的善良舉動,不過我已經長得很好看了,沒有再美化的必要。」

    楊追悔曲解了琉璃千代的意思。

    「放肆!」

    琉璃千代似乎找不出什么詞匯了。

    「你可以罵我混蛋,罵我流氓,罵我色狼,我都無所謂,反正我會得到你的身體,待會兒我要玩遍你身體的每寸肌膚,還要將你脫得光光的,再用……」

    楊追悔邪惡地笑著,很從容地掏出火熱的,粗大的早就因為過于興奮而,碩大呈現暗紅色。

    「不要!」

    看到楊追悔的官,琉璃千代失聲叫出,頭歪向一邊,不愿意去看那等丑物,可她不知道待會兒這丑物就要插進她的內!

    「我已經很渴望和你了。」

    楊追悔隔著面紗摸著琉璃千代臉龐。「瓜子臉,櫻桃小嘴,你絕對是一個大美人,為什么不肯以真面目示人呢?是不是怕你的美會害人惑國?」

    說著,楊追悔使勁抓捏了她的,用語言和實際行動悔辱著琉璃千代,為實踐龍第三式做準備。

    「你有種就殺了我!若讓我恢復自由,我絕對讓你變成赤血碧煉的家!」

    琉璃千代威脅道。

    「嘖嘖,你應該要懇求我才對,怎么能威脅我呢?你這樣不是讓我選擇先奸后殺嗎?你真夠笨的。呵呵,其實我是一個急性子,我現在就要看一看你的臉。」

    說著,楊追悔已經將琉璃千代面紗扯下。

    「別看!」

    琉璃千代叫出聲,頭一甩,精心綁扎的黑發散開,將她整張臉都遮住了。千代楊追悔將琉璃千代那遮臉黑發一點一點地撥開,就像欣賞一件藝術品般端詳著琉璃千代的面龐,當他看到琉璃千代翹鼻以下的部位,楊追悔略顯吃驚,她的五官長得極為精致,可是右邊臉頰上有一道很淺傷疤,破壞了整體的美。這對于一個男人而言也許沒有什么,可對于一個愛美的女人而言,就是一處敗筆。楊追悔撫摸著那道傷疤,吻了下琉璃千代的嘴角,道:「我還以為怎么了,原來只是一道刀疤而已,有必要整天戴著面紗嗎?」

    「它對于我的意義,不是你這種俗人所能理解的!」

    琉璃千代冷盯著楊追悔,恨不得把他吞下去,比蛇眼還銳利的眼神委實可怕。

    「反正我也懶得去了解。」

    楊追悔又開始玩弄琉璃千代,左右手各捏著一顆,先往外拉,再松手,又發出陣陣的乳浪,十分的養眼。

    琉璃千代呻吟著,卻非心中所愿。

    「我會讓你體會做女人的快樂滋味的。」

    楊追悔緩緩拉起琉璃千代黑裙,看著那條將女性裹得緊實的黑色褻褲,勉強可以看出的輪廓,兩座非常明顯,看來成人的就是比少女來得肥沃,享受過人魚姐妹的楊追悔深深懂得這道理。

    「你最好別讓我活下去,否則我會剁了你喂蛇!」

    琉璃千代緊閉著眼,渾身顫抖著,想并攏大腿,無奈已經被固定住了,根本沒法并攏,只得讓楊追悔繼續褻瀆自己。

    中指沿著琉璃千代凹下去的隨意滑動了一下,琉璃千代便發出更加強烈的呻吟聲,楊追悔那比老鷹還銳利的眼神,更觀察到那條地帶已經濕透了,他便扣住琉璃千代,隨意搓弄著。

    「唔……唔……」

    琉璃千代不斷喘息著,鼻息變得更重,從咽喉發出的呻吟聲顯得非常無奈。

    楊追悔松開手,再次觀察著琉璃千代的,溢出的蜜汁早就將那塊秘密基地沾濕,粉色清晰可見,忍受不了滋長的楊追悔抓住褻褲,用力一撕,伴隨著琉璃千代的驚叫聲,褻褲被撕得稀巴爛,琉璃千代這好強女人的私密之處,便完全暴露在楊追悔眼皮底下。

    琉璃千代長得玲瓏可愛,十分的小巧,處長著一叢倒三角形恥毛,兩邊卻沒有長半根,兩瓣大有點萎靡地躲在之間,卻被蜜汁點綴得瑩瑩泛光,卡分的養眼。當然,最讓楊追悔歡喜的,還是這猶如初生嬰兒般的粉嫩。
真人捕鱼V8 股票买卖规则 海王捕鱼游戏 七位数下期预测号码 十八码中特大公开你敢买吗 福彩黑龙江p62走势图 海王捕鱼游戏 太假了 我爱南京麻将辅助 注册送18彩金的捕 浙江体彩20选5走势图2元网 四肖精选一肖期期准 秒速时赛车预测软件 国外网赚项目博客 飞艇和赛车都是骗局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宁波麻将规则 苹果手机怎么下载天天爱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