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追悔都有點無語了,這種賺錢方式真的是超級暴利,而且不用什么本錢!

    良久,楊追悔才問道:「那你們就組織人去更遠的地方取水啊,總比將白花花的銀子扔給他要來的好。我們的網址是,書包的全拼+i后面是點COM」

    「沒用啊,一拿到夕漁村就變成黑水了。」

    老婆婆嘆氣道。

    「那就想辦法把那男人趕走!」

    施樂叫道。

    「沒用的,這些年我們什么方法都試過了,剛剛開始是組織了十幾個壯丁去和他理論,結果沒有一個人出來,還有人說看到了他們的陰魂,后來還請了道士來,但那道士還沒進去就說里面有煞氣,拍拍就跑了。」

    看著老婆婆那張蠟黃的臉,楊追悔根本不敢想像人如果離開了水會是什么情形,那種極不人道的悲哀讓他一點食欲都沒了。

    「這些年,大部分有手有腳的人都離開夕漁村了,剩下的都是老弱孤殘,有些人渴得不行就去喝黑水,那就等于自殺啊!尸體在江中飄著,被那些黑魚啄著,別提多惡心了,哎,俺也是快進棺材的人,只希望臨死前能再喝一口甜甜的水。」

    楊追悔握著老婆婆的手,堅定道:「老婆婆,不只是一口,我會帶一大桶的水給你喝!」

    「那大浪費了,還是別去買了。」

    老婆婆搖頭道。

    「這一切就交給我了,老婆婆,你不用太擔心,呵呵,我肚子餓,我就不客氣了喔!」

    說完,楊追悔抓起一根油條,津津有味地吃著,知道這食物來之不易,楊追悔就更覺得鮮美無比。

    「老婆婆,沒有水,這饅頭和油條又怎么做出來呢?」

    細心的夏瑤問道。

    「每天村長都會挨家挨戶送一點,聽說買那水的銀兩都是村長那在青樓賣身的女兒換來的,真是太可憐了。」

    「明白了。」

    夏瑤嚼著饅頭,緩緩吞下。肚子是有點飽了,可她覺得非常的氣憤,有種想揍人的沖動。

    吃完飯,楊追悔便和老婆婆一起整理床鋪,這房子雖小,卻有三個房間,勉強還是可以睡得F。整理完,楊追悔便讓諸女好好休息,獨自一人走了出去。

    剛走出門,夏瑤便喊住了楊追悔,道:「你一個人不行的,我跟你去。」

    「我要去噓噓,我有手,可以把它抓出來的。」

    「去死!」

    夏瑤罵道,轉身就將門用力關上。

    看著那扇年久失修的木門,楊追悔嘀咕道:「明知有危險,怎么可能讓你去冒險呢?男人是可以頂起一片天地的,你就等著我頂進你身體吧!」

    笑了一聲,楊追悔便朝前方走去。

    楊追悔一離開,潛藏暗處的部元鶴(天機子)便伺機行動,盯著不停旋轉著的金蛋,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看來他不得到這顆金蛋,是絕對不會罷休的!

    根據老婆婆指示,楊追悔很快找到了那個大宅院,規模比楊追悔想像中的還要大,竟然和將軍府一般大小,只是少了緊挨著的民宅。這大宅院和那些民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猶如皇宮和草屋的對比一般,看得楊追悔、上生悶氣。

    走至大宅前,金色牌匾書「武府」一一字。

    「武府?」

    楊追悔皺起字眉,似乎非常不喜歡這個姓,抬手正欲敲門,門卻自己打開,發出一串冗長聲響后,門已經完全打開,院內陰森森的,陣陣冷風襲來,楊追悔連續打了好幾個咚嗦,比時還多。

    走進去,緊閉的屋內便傳來一個男人沙啞的聲音:「你要買什么?」

    「水。」

    楊追悔答道。

    「你不帶桶,拿什么裝水?」

    「呵呵,那你能不能額外蹭送我一個桶呢?越大越好!」

    楊追悔調笑道。

    「可以,不過要再加一兩白銀,合起來是四兩白銀。」

    「沒問題,請問……我該去哪里拿桶提水呢?」

    楊追悔已經走進了院子,正望著眼前那排緊閉著的朱木紙窗。

    「你把銀兩放在井邊,我自己會去拿。那里有桶,你自己隨便挑,但如果你未放好銀兩,你的身體和靈魂都將永遠留在這里。」

    聽到神秘人的恐嚇,楊追悔收斂笑容,道士說這里有煞氣,楊追悔更覺得這里有戾氣,那男人說話的聲音非常的渾厚,每個音調甚至都混著內功,看來絕對是個世外高手!堂堂的世外高手卻在這里欺凌漁民,楊追悔覺得他完全不配做一個男人!

    「請問水井在哪邊?」

    楊追悔問道。

    對方沉默了好一會兒,才開口道:「只要是夕漁村的人都知道,你卻不知道,而且你還會武功,與這小漁村格格不入。你若要活命,現在就滾!若不滾,就準備受死吧!」

    「呵呵,格格不入的人是你不是我,你在這里一天,就有人會因為你的貪念而死去,所以要離開這的人是你不是我,喔不……」

    楊追悔露出有點邪惡的笑容,一字一頓道,「應……該……是……死!」

    楊追悔這是在虛張聲勢,絕對是!明明只有內功,根本沒有外功,打起來除了變成肉盾還能干什么?他現在也只是修煉了龍九式的第一和第二式罷了。

    「我不管你什么來頭,趁我現在心情還不錯趕緊滾,要不然……」

    哐!

    紙窗被無形的力量撞開,碰撞在一塊又彈開,如此重復著,發出讓人心煩意亂的聲音。

    看著黑漆漆的廳內,楊追悔沒有看到那個神秘人,只是意識到對方的內力不是一般的深厚,看來自己是一點勝算都沒有,可要臨陣退縮,他又覺得非常的不爽,這就像當初自己經營內衣店遇上打劫,自己表現出的軟弱差不多。

    楊追悔干笑一聲,道:「我不知道你為什么要這樣子,我只知道不能魚肉百姓這個道理,而你的行為舉止實在太過于卑劣。如果你是男人,你就不應該以壓迫無辜的老百姓為樂,這是最基本的,如今他們都快被你榨干了,你還想怎么樣?難道要讓整個夕漁村變成無人煙之地你才肯罷休嗎?」

    「不要和我講大道理!」

    紙窗拍擊得更加厲害了,那聲怒吼卷起百丈塵煙,讓楊追悔難以睜開眼睛。

    這時,一道黑影從廳內飛出,以極快的速度襲向楊追悔。

    楊追悔知道避不開,忙運起內力,一掌擊向黑影。

    啪!

    兩只手擊在一塊,楊追悔覺得胸口一陣絞痛,整個人被震開,后退數步才停下,地上滑出一條半指深的痕跡。

    楊追悔這才看清楚男人的長相,只能用奇丑無比來形容。滿臉膿瘡,嘴巴、鼻子和眼睛似乎都被膿瘡覆蓋了,簡直就和被人暴打一頓的感覺差不多。頭發披散,活像個瘋子,再看他那身金色長袍,手里的護套,楊追悔不禁搖頭,道:「我似乎看到了你的過去,你應該也是一個江湖中人吧?怎么會淪落到這個地步,真令人費解。」

    膿瘡男渾身顫抖著,臉上每一個膿瘡都隨著憤怒的表情而相互擠壓著,他也不多說話,又成一道黑影攻向楊追悔。由于距離太近,對方輕功路數又好生怪異,楊追悔這個激起人家怒氣的倒霉蛋只得挨上一記重拳了。

    悶哼一聲,楊追悔整個人飛了出去,像煎燒餅一般砸在土墻上,又滑落在地。但他卻沒有感覺到多大的痛苦,深厚的內力造就了他變成肉盾的良好基礎。等到了若仙島,習得凌霄派上乘武功,看誰還敢和自己斗!

    抱持著這種想法,楊追悔已經站了起來,干咳數聲,擦了擦嘴角,本以為流血了,沒想到擦去的卻只是一些口水。

    「把身上的銀兩都留下,我就放你走。」

    膿瘡男伸手道。

    「沒銀兩怎么泡妞呢?」

    楊追悔拍了拍胸脯,道:「我還指望誰給我點銀兩,好讓我順利到達潮州呢!」

    「那我只能自己來取了!」

    膿瘡男又使出了輕功,再次襲向楊追悔。

    膿瘡男頭稍微一歪,雙手插進土墻內,順勢往楊追悔脖子勾去。楊追悔連忙抓住他的手,陰冷一笑,一記撩陰腿準確無誤地擊中膿瘡男的要害之處。

    「啊!」

    慘叫一聲,膿瘡男蹲在了地上。

    拍了拍手,看著蹲地顫抖著的膿瘡男,楊追悔笑道:「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做為男人,當然是那里最脆弱了,很爽吧?是不是比的感覺還爽上幾萬倍?」

    「啊!」

    膿瘡男咆哮著,攻擊速度變得更快,楊追悔只覺得喉嚨一陣緊縮,幾乎快斷了氣。

    扣住楊追悔脖子,膿瘡男那張丑陋至極的臉幾乎貼在楊追悔臉上。

    「你給了我殺死你的理由!」

    膿瘡男正欲掐死楊追悔,卻忽然愣住了,在楊追悔身上聞了聞,怪叫一聲就退后,發出歇斯底里的聲音,像瘋子般抓著臉上的膿瘡,整張臉頓時被銀色的血染滿了,看上去非常的惡心。

    楊追悔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膿瘡男聞一聞就變成這樣子了,難道自己身上有狐臭不成?管它有沒有狐臭,至少命是保住了,看來楊追悔應該多踢他的小雞雞幾腳才對。

    「不要,不要,不要,啊!」

    膿瘡男仰天長嘯著,真氣外泄,上衣迸裂,露出一身黑色的皮膚,不是古銅黑,而是如墨般的黑色。他直盯著楊追悔,臉上除了恐懼還是恐懼,皮包骨的身體劇烈顫抖著,一步步走向楊追悔。

    膿瘡男胸口起伏著,叫道:「你和三娘到底是什么關系?」

    「三娘?」

    楊追悔一時間反應不過來,想起嫻熟端莊的武三娘,楊追悔似乎又燃起戀分,卻被膿瘡男那張丑陋又憤怒無比的臉熄滅了。

    「告訴我!」

    膿瘡男抓著楊追悔衣領,非常的憤怒,卻沒有動殺機。

    想起門外「武府」二字,楊追悔驚叫道:「難道你就是武三通?」

    邵元鶴見周圍一直沒有動靜,便打算用道符盜走金蛋。正當他悄無聲息地接近金蛋時,他剛剛落腳之地卻被蛇鞭擊中,顯出一道半指深的凹痕,此時,蒙著臉的藍衣少女月蟬緩緩落地,丹鳳眼盯著邵元鶴。
真人捕鱼V8 棋牌室多少钱一小时? 2020英超联赛赛程表 快乐扑克时时彩 大众麻将手机免费版 上海11选5一定牛任三遗漏 管家婆期期准免费资料精选图 网盛棋牌下载APP pk10技巧 稳赚买法 私募基金与资产配置 平特五连肖赔多少倍 豪利棋牌害人 广东好彩1那里可以买 平安银行股票代码 欢乐捕鱼大战无限激光辅助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图 广东潮汕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