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穿越小說 > 神雕之顛鸞倒鳳 VIP未刪節全文 > 第007話 風韻武三娘
    「謝謝仙姑搭救!」

    楊追悔都快流出眼淚了。第二书包网:shubaoi.com

    「我不是什么仙姑,我是南海神尼的徒弟,你就叫我三娘吧。」

    美婦雙手慢慢抬起,一股仙氣慢慢繚繞升空,看來她是利用內力強行將衣服和身體上的水分蒸發。

    「武三娘?」

    楊追悔忍不住喊出聲。

    美婦露出迷人笑容,薄唇張開,語道:「我還以為已經沒有人記得我這名字了,呵呵,你叫什么名字?」

    「楊追……」

    楊追悔忙改口,「我叫楊過!」

    「嗯,挺好聽的。」

    武三娘點了點頭。

    接下來,楊追悔就將「自己」的身份大致介紹了一遍,尤其是涉及黃蓉救了自己這部分。

    武三娘是武三通的老婆,育有兩子,也就是老是跟在郭芙身后的兩個跟屁蟲。

    楊追悔記得武三娘應該是中了李莫愁的冰魄銀針死了才對,為什么還會出現在這里?滿腦子都是困惑,但見武三娘神態自若,他也不想詢問了。

    只是注視著這位實際年齡四十歲左右的美婦,心想把她推倒在床上絕對是一種非凡的享受!

    「公子,你現在還不能自由活動,必須好好靜養。」

    衣服已經干了的武三娘飛向楊追悔,裙角飄搖著,一對美得接近無暇的玉腿讓楊追悔差點噴出鼻血。

    武三娘落在楊追悔面前,身子顫抖了一下。

    「怎么了?」

    楊追悔好意地攙扶武三娘,感覺到那份出水嫩滑,楊追悔只想將這個美得出塵的武三娘擁進懷里。

    武三娘搖了搖頭,道:「只是殘余的毒氣攻心,休息一日兩日便好,你無需擔心,調理好自己的身體就可以了。」

    「難道你也中了李莫愁的毒嗎?」

    楊追悔問道。

    「不是……只是……」

    武三娘紅潤臉蛋略顯溫紅,淡淡道:「在幫你吸毒時不小心攻入經脈,所以需要每天運行真氣驅毒。」

    武三娘竟然幫自己吸毒……

    冰魄銀針刺中大腿,險些都中命根子了。

    所以武三娘就是用她那張嬌嫩嫩的紅唇吻住自己的命根子附近,然后吮吸著,而且很可能還碰到自己的命根子……

    想到那一幕,楊追悔的命根子便在下面搭起了帳篷。

    「傷口怎么樣了?」

    武三娘往下看,看到那好像散發著熱氣的帳篷時,武三娘忙移開目光,媚眸閃著一絲絲的波瀾,那反應就好像從未經歷性事的少女般。

    楊追悔有點尷尬地歪頭望著湖邊的垂柳,道:「一點感覺都沒有,好像不存在,很郁悶。」

    「郁悶?」

    武三娘似乎不明白這個現代網路流行用語,但前面那句還是聽懂了,就道:「傷口敷藥,每晚睡前換一次。五天后,你的大腿就會有感覺了,這點你不用擔心,外面風大,我扶你回去。」

    「謝謝三娘。」

    楊追悔攬住武三娘的肩膀,武三娘則摟著楊追悔的腰,扶著他往回走,楊追悔那有點不安分的手輕輕撫摸著武三娘那滑溜溜的肩膀,讓武三娘臉蛋泛起微微的粉紅,看來是太久沒有接觸男人,已有點不習慣。

    坐在床上,楊追悔就問道∶「三娘,你為什么會住在這種地方呢?」

    楊追悔這到把武三娘問住了,武三娘就陷入了沉思中,喃喃道:「我已經記不得我到底在這里待了多少年?五年,七年,還是十年,我已經記不得了。我只記得當初受了李莫愁一針,身體已經死了,但我的意識還在,還能感覺到,甚至聽到兒子在我身邊哭泣,抓著我的手。那時候我好想看一看他們,但是我的身體不聽使換了。后來夫君武三通把我埋入土中,但我再次睜開眼睛時,看到南海神尼正在替我針灸,并說我是氣息不順,全身經脈封死而造成的假死現象。后來南海神尼帶我到靜月湖,叫我在這里調養身體,從那之后,我就再也沒有離開靜月湖了。」

    武三娘微微嘆息,一直冰封的心似乎被遙遠記憶慢慢融化,開始變得火熱,變得脆弱,變得想找個男人安慰自己。

    「三娘你不想你相公和孩子嗎?」

    楊追悔問道,這話戳到了武三娘的痛處,讓她的心都揪在一起了。

    武三娘對武三通的愛已經淡了,也許是因為武三通在自己「死」后就拋棄了兩個兒子,隱居深山吧。

    至于那兩個成天為了追求郭芙而吵架不斷的兒子,她也不怎么關心了,因為他們已經學會獨立,并不需要什么母愛了。

    武三娘搖了搖頭,靠在楊追悔肩膀上,呢喃道:「時間會改變一切,我已經習慣這種清心寡欲的生活了,所以不會再踏入江湖了,腥風血雨也已經不再屬于我。」

    楊追悔斜視武三娘領口內的兩顆高聳,只見那兩座挺挺上種植著兩顆嬌紅得好像要流出玉汁的櫻桃,讓楊追悔只想含在嘴里,好好伺候她一番。

    楊追悔輕輕攬住武三娘的肩膀,表情很是正經,問道:「三娘既然沒有再踏入江湖,又為什么會救我?」

    「這算是緣分吧。」

    武三娘臉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神尼出島前叫我每月十六日到市集買龍顏草,以供仙血龍魚食用。我離開獨石城時碰到已經暈迷的你,之后便帶你到靜月湖,替你吸毒療傷。」

    又是龍顏草,又是什么仙血龍魚的,楊追悔聽了只覺得莫名其妙,繼續問道:「三娘,那我里面那條底褲呢?」

    「我……我拿去洗了……掛在林子里……我待會兒就替你取來……」

    武三娘身體已經開始發熱,原以為已經清心寡欲的她,心頭竟然涌起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沖動,那是人類最原始的沖動。
真人捕鱼V8 福建31选7开奖官网 体彩浙江6 1 王者捕鱼电玩城安卓版 今天能打麻将吗 今日茅台股票价格 自带rmb交易平台的手游 长沙麻将番数图解 今天股市行情最新消 北京赛车pk10拾改单是真的吗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 西甲2020皇马vs巴萨 姚记棋牌app下载可提现 急速赛车游戏下载 金蟾捕鱼有什么技巧吗 微乐家乡麻将怎么换头像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