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穿越小說 > 君臨戰國 > 第十四卷 變法圖強 第333章 莊子說劍
    莊子聽到對方誠懇請求,孺子可教,坐起身來,嘆道:“也罷,你我有緣,不妨多留一個傳人在塵世間,或許將來古路上,還有相見之日,你想學什么?”

    “學習劍術!”

    辰凌深知家族劍譜后三劍,有目錄介紹卻無修煉之法,乃家族先祖當年推測和猜想的劍術終極之境,從未修煉成過,無法登峰造極,而他如今,困在第六階武者境,數年內無法突破。新第二書包網:shubaoi.com

    由于辰凌附體姬職之后,身體已經是十八九年紀,根骨定型,雖然他強行修煉,一路突破上來,但是卻阻隔在先天境之下,沒有特大機緣,或者靈丹妙藥,很難沖破困龍卡。

    “有三種劍法,你欲學哪種?”

    “請問前輩,哪三種?

    莊子道:“有天子之劍,有諸侯之劍,有百姓之劍。”

    辰凌一愣,問道:“何解?”

    莊子長衣飄然,空靈落地道:“天子之劍,拿燕溪的石城山做劍尖,拿齊國的泰山做劍刃,拿趙國和衛國做劍脊,拿周王畿和宋國做劍環,拿韓國和魏國做劍柄;用中原以外的四境來包扎,用四季來圍裹,用渤海來纏繞,用恒山來做系帶;靠五行來統馭,靠刑律和德教來論斷;遵循陰陽的變化而進退,遵循春秋的時令而持延,遵循秋冬的到來而運行。

    “這種劍,向前直刺一無阻擋,高高舉起無物在上,按劍向下所向披靡,揮動起來旁若無物,向上割裂浮云,向下斬斷地紀,這種劍一旦使用,可以匡正諸侯,使天下人全都歸服,這就是天子之劍。”

    辰凌若有所思,全身升起一股武道意志,對君王劍勢有了全新了解,繼續追問:“諸侯之劍怎么樣?”

    “諸侯之劍,拿智勇之士做劍尖,拿清廉之士做劍刃,拿賢良之士做劍脊,拿忠誠圣明之士做劍環,拿豪杰之士做劍柄。”

    “這種劍,向前直刺也一無阻擋,高高舉起也無物在上,按劍向下也所向披靡,揮動起來也旁若無物;對上效法于天而順應日月星辰,對下取法于地而順應四時序列,居中則順和民意而安定四方。這種劍一旦使用,就好像雷霆震撼四境之內,沒有不歸服而聽從國君號令的,這就是諸侯之劍。”

    辰凌身軀微動,靈海空明,似乎要抓到某一個靈感,又問道:“百姓之劍又怎么樣呢?”

    莊子說:“百姓之劍,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勇不可擋,相互在人前爭斗刺殺,上能斬斷脖頸,下能剖裂肝肺,這就是百姓之劍,跟斗雞沒有什么不同,一旦命盡氣絕,對于國事就什么用處也沒有,匹夫之勇而已!”

    辰凌聽到這些,心神空靈,仿佛劍道之意盡數概括其中,天子之劍、諸侯之劍、黎民百姓之劍,正是代表著三種劍意,大千世界,戰國紛爭,天下劍客,莫不如此。

    只有領悟了這種劍,才能找到真我,道我,自我!

    辰凌身為諸侯之王,欲做天子,安撫百姓,三種劍意,正是代表三種境界,洗禮著他的心靈,使他漸漸渾身披上一層寶輝,心如菩提,身如琉璃,無垢無凈。

    漸漸地,辰凌閉上了眼,用心去感受,自己所想、自己所要,吸收天地之氣,感受這個時代的氣息,劍意在醞釀,身體的靈性在舒展。

    莊子注視著辰凌的狀態,微微點頭,他盤膝而坐,漸漸浮空而起,離地有一丈高,俯視著身前的靜坐入定辰凌。

    此時的莊周,身如靜湖明月照,有一股超塵脫俗的氣息漾出,在這一刻他看起來飄逸出塵,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謫仙會隨時乘風而去。

    莊子口中開始念起了道家經文:“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

    辰凌似乎進入了一種玄空的狀態,聆聽道家的古經,老子的道德經,他此刻的內心世界并未如身體那般寂靜,大道天音,如淵似海,深奧浩瀚,這道家的字句,每一個字響起,對他而言,都如海崩淵裂,響徹天地間。

    “道沖而用之或不盈,淵兮似萬物之宗;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

    辰凌整個人定在那里,道音如鐘,悠遠而浩大,艱澀難懂,根本不明其義,漸漸地,他感覺,道德經這五千言,字字如珠,惜字如金,每一句都在闡述著一種人生、悟道、升華、望仙的哲理。

    “天長地久。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長生。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無私邪,故能成其私……”

    黃鐘大呂般的天音,一遍又一遍的響起,每一個字落入辰凌的心田,都是先如震動山河般激蕩,而后又如海上生明月般寂靜,這些古字經文,道家寶典精華,已經清晰刻印在葉凡的心中,但是神音不絕,依然不斷在他耳畔回蕩。

    五千言,頗有大道至簡,繁華落盡,平淡歸真的古樸感覺。

    說來奇怪,這與他自己在后世時候,讀起來的道德經文,有一些出入,后世經文,似乎是一篇文章,非賢者能人,根本無法讀透,就好比一顆明珠表面裹滿了沙子,世人只能看著沙子而望其意,根本無法觸摸到里面明珠的精華。

    而此時,莊子一字一字讀出來,感覺每一字都似乎與天地本源產生共鳴,在刻入腦海心田的時候,似乎也被諸子圣人解釋了一通,里面不但有對人生的感悟,對天地規則的陳說,更有對宇宙星圖浩瀚循環的至理闡述。

    也不知過去了多久,辰凌睜開眼簾,看到莊子手持木枝條,在半空翩翩起舞,演示著一種飄渺如仙的劍法,滌塵、弘大、犀利、超然……

    “這是什么劍法,彷如劍仙一般?難道這是道家的劍術?”

    當這路劍術施展完,莊子的身影收斂停緩下來,對著他微微一笑,說道:“你都記下了吧?星空古路,老朽即將去走,臨行之前,授你道義和劍術,包身之用,或許哪一天,你也能走上前人的路追尋而來,老朽還有一個義女,莊若水,日后你若相逢,替老朽照顧一番,我要走了,去找一個伙計同行,儒家的一位大賢,估計也等不及了,該上路了,諸子的道,前人的路,走向星空……”

    莊子的身影越來越閃爍,最后化成無數粒的淡銀星光,蒸騰起來,消失在林樹間,原來莊子在他未醒來之前,就已經走了,留下這一副圖像最后傳授他一套道家劍術,辰凌站在原地,望著半空虛無的光影,深深一嘆,戰國諸子圣人,還真有一些離奇之處,諸子的路,難道都走向了未知的空間嗎?
真人捕鱼V8 快乐8压大小的方法 追光棋牌安卓版 能赚点零花钱的网络 中国体育彩票11选五下载 企鹅团队赚钱是真吗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 白小姐一肖精选中特网 麻将二八杠怎么玩 双色球黄金对应码 中国传统麻将4399小游戏 王者电玩城安卓 江西微乐南昌麻将 新能源板块股票推荐 血战麻将技巧图解 网上真钱捕鱼游戏 福建36选7第2000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