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穿越小說 > 君臨戰國 > 第八卷 戰龍在野 第196章 臨時王城
    辰凌接受萬民朝拜,從外郭進入王城內,由于王城臨時建造,規模并不大,全部建筑由“前朝”與“內廷”兩部分組成,四周有城墻圍繞,四面由筒子河環抱,城四角有角樓;四面各有一門,正南為正門。第二书包网:shubaoi.com

    王城禁宮而且并不在城中心,而是在東郊處,搭建方圓兩里的圍墻,防御除了土墻石塊外,還有一些用鹿柵布置,工匠正在補修王城建筑,在王宮的東南和西北兩方位,駐扎了兩個禁衛軍營,乃是王族的親信軍隊,負責王宮的安全以及防止兵變發生。

    “王兒,你久未在燕國,不知這里的形勢,燕國本土大部分都被占領,眼下只有著偏遠靠海的位置,齊軍沒有攻來,再不翻身,燕國危矣!”易王后輕聲嘆道。

    辰凌深感同受,隨著軺車緩緩進入王城內,先回禁宮內沐浴更衣,一個時辰后,在王城議政大殿前的廣場上,舉行接風大典,大擺筵席,為二王子歸來慶賀,有了繼承人,文武大臣都覺得復國有望了。

    禁宮內雖是新建,但宮殿樓閣數量也不少,分為養心殿、閱政房、慈寧殿、鳳鸞殿、和鳴殿等,自成一小別院,辰凌來到養心殿,是他的臨時居住之所,宮內最大別院之一,有單獨的花苑園林。

    辰凌沐浴更衣,宮內宮娥、過內侍寺人們悉心服侍,洗去全身灰塵汗泥,四日馬不停蹄,風塵仆仆,泡個熱水澡后,換上干凈的綾羅綢緞,重新梳發盤成古代的發型,然后戴上玉冠,整個人顯得丹唇如玉,劍眉星目,充滿威嚴王者之氣。

    人靠衣裝馬靠鞍,一點不假,換上君王的服飾,他也有些像王者了。

    辰凌看著銅鏡中得自己,舉手投足,多了一些以前從未有過的感覺,人的一生,充滿激情、驚喜和挑戰,來到古代,新的生活世界,他要正確去面對機遇和挑戰。

    “殿下,大典宴會就要開始了,王后讓殿下起駕過去。”

    “知道了。”辰凌走了出去,在六個俏麗宮女,四個內侍的列隊簇擁下,來到議政大殿的廣場上。

    這時燈火輝煌,廣場上擺滿了不少的桌案,文武大臣近百人,酒桌上滿上爵杯和肉鼎,沒有過多的佳肴,更不會有什么豐富的菜系和小炒,宴會上有酒有肉,已經不錯了,何況是瀕臨滅國之禍的燕國。

    易王后正在大殿內等候他,辰凌從后室進入,拜見過母后,易王后看著辰凌一表人才,從淳于臻那里聽到他在河東戰場的戰績后,對這十年未曾謀面的王兒,感到非常欣慰和滿足。

    “王兒,宴會就要開始了,咱們出席吧,文武大臣已經恭候大半個時辰了。”

    “一切遵照母后吩咐。”辰凌恭敬道。

    易王后如今算是燕國的太后了,說起此女,還要提到秦國,易王后正是秦惠文王的女兒,實際年齡并不大,只有三十六歲,仍是美貌依舊,體態嬌美,充滿富貴典雅之氣。

    易王后邊走邊說:“王兒,今日除了文武官員外,還有幾股大勢力,不得不重視,關系到咱們燕國的興衰覆亡。”

    “哪幾股勢力?還請母后請示。”

    “一是墨家子門的首席高手,被稱為墨家未來繼承人的墨妃暄,她帶著墨徒精英弟子來到燕國,要幫助燕國抵抗外敵;墨家主張‘兼愛’‘非攻’,兼愛就是反對人對人的壓迫,非攻就是反對不義的掠奪戰爭,創于春秋戰國,目前墨家門徒遍布天下,見齊國背信棄義,攻占燕國全境,燒殺搶奪,遍地暴行,終于看不眼,半月前來到燕國,已經在遼東處斬殺了齊國的一名將領,喝退了齊國的進兵,否則后果更不堪設想。”

    辰凌心中暗想,戰國有十大修煉圣地,墨門就是集劍術武道和學術理論結合的門派,地位非常高,影響力非常大,只怕僅次于第一大派鬼谷宗了。

    “那另外還有何勢力來到燕地?”辰凌繼續問道。

    “二是趙國、中山國派來了使者,要跟燕國談出兵援助協議,讓燕國割地給兩國,他們才同意出兵助燕國解圍。”

    “這是趁火打劫,落井下石!”辰凌有些怒意。

    “列國之間的紛爭,就是這樣,戰國之間,百姓流動大,戰爭多,各國只有利益,沒有仁義!”易王后輕嘆了一句,點出了戰國的時代性。

    辰凌仔細想想,也確實這個道理,春秋戰國時代,世風剛健質樸,不尚空談,求真務實,對國家大政的評判既直截了當,又坦蕩非常,當時普遍現象是:國有昏君暴政,則人才立即出走,民眾立即反抗,或紛紛逃亡。

    這種剛健坦蕩精神,既包括了對昏聵政治的毫不容讓,也包括了對不同政見者的廣闊包容,因之釀成了春秋戰國時代,百家爭鳴,以及一系列政治奇觀。

    銅鐘響起,易王后與公子職身份的辰凌走入大典正中的臺階上方,那里有一個大屏風,屏風前擺放著兩個玉案長桌,分別是王后和公子的座位。

    在臺下分左右兩首,左首為來賓,第一列是墨家的門徒,第二列是趙國的使者,第三列是東胡的使者,第四列是中山國的使臣,第五列是番邦高句麗使節,除墨家外,其余四列席位都是與燕國比鄰的邦國。

    有首邊的席位兩排文官,兩排武將,排得密集,能坐下五六十人,這時俏麗的燕國宮女穿插在宴席間,為文官武將的桌案上的三角爵杯和鼎具內添加的酒水和肉食,這些官員見到二公子的平安歸來,都覺得復國有望,氣氛熱烈,絲毫沒有往日即將滅國的慘淡氛圍。

    “易王后,王子職駕到——”

    內侍官高呼一聲,右手邊所有文武官員起身恭迎,而左手邊的來賓使者們,只是把目光投射過去,并沒有起身相迎,似乎對這個所謂歸來的燕國公子,并不感興趣,對即將覆滅的燕國,沒有極大的尊重。

    易王后和辰凌坐下后,王后悠然揮手道:“眾卿家不必多禮,都坐下吧。”

    所有文臣武將跪坐在桌案前,目光都往辰凌身上匯聚,看清他的莊嚴神情、一表人才后,都吃了定心丸,有明主在,何愁燕國不能中興?。、

    當!

    銅鐘又響了一下,宴會正是開始。

    在這隆重場合,自然少不了歌舞,此刻席位一旁的編鐘敲擊者和奏師輕奏著古曲,二十名歌姬在殿中翩翩起舞,增添宴席的氣氛。

    辰凌利用這個時機,目光掃去會場上的坐席,先看一看場中都有那些面孔,他率先望向左手第一列,墨家的席位,恰在這時,墨家席位中也有一個女子正迎目瞧來,辰凌待看清她的絕世容顏,不免心頭一震,世上竟有如此俠姿絕美的女子!
真人捕鱼V8 街机捕鱼达人2017版 t0股票交易平台 北京快乐8开奖走势图360 天天捕鱼电玩城 快乐8平台是真的假的 幸运农场预测手机软件 正规捕鱼游戏信誉平台 手机棋牌娱乐 深圳风采走势图带连线 六尾中特一波 宝博棋牌217下载 天津11选5号码定位走势图 能赚rmb的网络游戏 山西太行麻将一门牌 美国中产家庭的资产配置 e球彩直播在哪里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