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穿越小說 > 君臨戰國 > 第五卷 秋獵大典 第101章 辰凌稱象
    這郭隗乃是燕國老臣,在數年前燕王噲誤聽佞臣謠言,竟學起了堯舜讓位,把王位傳給了相國子之,如此一來,權臣當道,暴政連連,引發國人不滿,燕國太子平率軍攻打子之,雙方大戰,兩敗俱傷。

    太子姬平兵敗之后,狼狽逃亡長白山一帶,企圖借助外族的勢力回到燕國奪權。

    正在這時,齊國借平定燕國內亂的名義,打進了燕國,迅速占據燕國南部土地,斬殺了子之余黨,但齊國并未退兵,而是作為侵略者,北渡易水,要就此滅掉燕國,成就霸業。

    燕國太后易王后率領部分舊臣逃亡關外的渤海一帶,極力抗爭,企圖東山再起,由于這易王后是秦惠文王的女兒,已派人向秦國求援了,希望借助秦國的威勢,發兵討伐齊國,這樣燕國就能保住了。

    易王后有一子,名為公子職,十五歲的時候,被燕王噲派到韓國充當人質,四年過后,燕國內亂,易王后派人到韓國迎接公子職,卻遭到韓國的拒絕,原因是公子職早在半年前就私自逃走了,下落不明。

    燕國易王后一方,出動了不像少斥候和探子,四處打探公子職的下落,都沒有結果,都感到兇多吉少了,郭隗想不到,竟然在魏國會場上,見到與他長得如此相近的人。

    盡管辰凌此時修煉成武師,外形變得英偉挺拔,但眉宇間的五官神色,卻仍保留六七分的原樣,這郭隗曾是燕國重臣,自幼沒少見過公子職,所以一眼就發現了。

    “公子職?真的是公子姬職!”郭隗心情激動,暗叫天助我也,如果他真的是失蹤的燕國公子,燕國就有救了,易王后有了王子在世,那威望就不同了,完全可以與太子平派系爭得燕國的主位。

    …………

    洛語嫣看了辰凌一眼,黛眉含笑,語氣轉柔道:“語嫣有三個問題,有的是被別人問住,有的是道聽途聞,二位一個是名動天下的策士,一個是魏國聲名鵲起的英雄人物,這三個問題,目前都沒有合理的答案,不論你們聽沒聽過,都同樣的公平。”

    眾人一聽才女的話,頓時都興趣十足,能困住洛才女的問題,一定很讓人頭疼吧。

    魏公子也有些緊張了,目前辰凌算是他派系的人,如果辰凌受辱,對于他這一方的聲勢肯定有所打擊,偏偏又無可奈何,因為這時候,他也沒有更好辦法了。

    公孫衍、張儀、鄒衍、蘇代、屈原等人也都聚精會神,想聽一聽究竟是哪三個問題。

    這時洛語嫣輕啟,聲如天籟道:“第一個,是別人考問語嫣的,我齊國有一頭大象,在王室的園林內,高大威猛,遠比一般的象要壯實,我王想知道這頭大象的精準重量,卻不能傷害到這頭象,不知二人誰可有辦法?”

    眾人嘩然,心想原來是稱象的問題,但仔細一想,卻又不由皺眉,不殺死大象,卻成碎塊,一點一點稱其重量,又如何知道呢?畢竟世上可沒有那么大的秤,即使魯班在世,也打造不出來那樣的大秤啊。

    陳軫想來機智萬分,此刻聽后,皺起眉頭,迅速片刻,也沒有什么好辦法。

    連聰穎靈動的洛大才女都犯難的問題,眾人也覺得無可奈何。

    “不傷害大象,恐怕還轍法稱出來。”

    “是啊,兩個人都答不出來,那這一場算平局了。”

    洛才女見誰也不出聲,略微失望道:“陳先生,你能想到辦法嗎?”

    陳軫臉色有些尷尬,剛才還興致滿滿,此時有些不好意思道:“洛姑娘都想不出來,陳某就更是不如了,我一時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來。”

    這人說話極有策略,一是說你個大才女想不出來,我想不出不算丟人,二是時間有些短,想不出來也正常。

    洛語嫣見辰凌神色淡然,以為他也沒有辦法,正要出下一個題,忽然辰凌開口了:“且慢,我有辦法。”

    “哦?”眾人目光聚集過來,都望著辰凌,不相信他真能有辦法?

    洛語嫣通過幾日的接觸,發現這辰凌大不簡單,有心考校一番,聞言大喜道:“辰公子,你真能有辦法?”

    辰凌心中暗笑,這又何難?上小學的時候,他就知道了,課本學過嘛!

    “這個并不難,只是大家沒繞過這個彎兒而已,首先,找來一艘木船,把大象趕上船,刻下船身下沉入水的記號,然后趕大象上岸,用石塊放入船上,直到船身下沉的位置與稱載大象的時候平齊,這個時候……”

    “啊!”洛才女忽然驚喜大叫一聲,還未等辰凌說完,就已經意會過來了,的確,同等總和重量下,石塊就好稱重了。

    辰凌嘴角微微一笑,心想不愧為大才女呀,反應還挺快,他繼續說完:“把石塊一個個稱完,累加起來,就是那大象的重量了。”

    沉寂了片刻,眾人豁然開朗,原來如此啊,都明白了過來,不是直接稱象,而是通過對比,然后間接稱出大象的重量,高明之極。

    這個時候,在場百余位名士賢者,權貴使臣,都對這辰凌刮目相看了。

    唯有太子心中暗怒:這辰凌,又表現了一把,真是氣死本太子了,你等著,三日之后,就是你的死期了。

    洛語嫣笑逐顏開,果然,辰凌沒有讓她失望,她笑著道:“第一局,辰凌勝了。”

    眾人紛紛喝了一聲“彩”,擁護這個說法。

    “第二道問題,我這有一顆夜明珠,是番邦的智者來到齊國稷下學宮,送給了語嫣,這珠子內有好幾道褶皺,兩邊雖然各有一個空洞,卻并不直接通透,用眼無法看到對頭,他問我有沒有辦法穿一根線,從這頭穿到另一端,而不破壞空內的結構,語嫣索好久,也沒有辦法,不知你們二人,誰能有對策?”

    這一下,全場又安靜了,如何穿夜明珠的細孔,都想了想,然后搖頭放棄,都覺得自己的法子行不通,不約而同把目光又聚集在陳軫和辰凌兩人的身上。

    陳軫此刻覺得有些犯難,剛才輸了一局,而第二道題,更是沒有思路,想了片刻,拱手道:“陳某從不把弄玉珠,對這些玩意兒的構造,不甚了解,想不出折子來。”

    眾人一聽,都能接受,別說這陳軫,在場縱橫家、名家、墨家、兵家、陰陽家的代表都有,卻無一人能想出辦法,也沒人嘲笑他,畢竟大才女洛語嫣都自認想不到了。

    “辰公子,這個你有辦法嗎?”

    辰凌想了一下,雖然曾在書中看過這類問題的解法,但沒有親自試驗過,也沒有把握,萬一試驗不靈,也是極可能發生的,他說道:“洛姑娘,我有一個法子,或許能解開。”

    “哦?什么法子,說來聽聽?”洛語嫣雙眸閃著亮光,極其感興趣問道。

    “這個,需要一點道具,等吩咐人取來就知道了。”他召來一名丫鬟,一名仆人,吩咐了幾句,二人各自出去了,頃刻,兩名家丁各自回來,對著辰凌微微點頭,遞交了過去。

    辰凌走上前,從洛才女手中取過夜明珠放在了桌幾上固定好,然后解釋道:“這是幾滴蜂密,這是一只螞蟻!”邊說著,邊把幾滴蜂密涂抹在一個空端,等氣味揮發差不多了,把螞蟻的腿上系上了細線,然后放入小孔內。

    “啊,我明白了。”洛語嫣再次歡呼起來,興奮得,完全不顧才女的形象了。
真人捕鱼V8 成都麻将技巧必胜绝 华东15选5带坐标连线 文华期货最大的配资 打字员兼职1000字15元 谁有宝博下载地址 北京pk拾冠军计划免费 江西多乐彩前三直遗漏 兼职网赚论坛 河北11选5在线购买 连码三中二是什么意思 长沙麻将闲来手机版下载 捕鱼送彩金的棋牌游戏 波克棋牌斗地主下载 湖南幸运赛车现在还有没有 手机捕鱼游戏 三分彩开奖是同步的吗